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怪獸的花園

by jujubeblack

  • 0
  • 0
  • 0
137 views

他是個野獸,別處有座他自己的花園。

在裡面安穩的棲息,從未想從那場自己的幻夢中醒來。

籠中之獸。

她在還沒有見面的多年之前早已聽聞對方的名字,猩紅又猖狂地在腦中自動構成文字:R的邊角帶著火焰灼傷的焦味,O的尾端是火舌上竄的貪婪弧度。

 

明明只是虛妄的想象卻這麼的符合實際,這般不可思議地讓她在終於見到本人後,忍不住挑了挑眉。

然後也幸好沒被看見。

對方的注意力仍舊停留在突然後找來的煩躁上,語氣不善, 陰晴不定。

 

爾後說明了自身的狀況。

 

看著那名叫做羅索的男人瞬間展開探究加欣賞的眼神,她很明白那是純粹對渦熱愛造成的愛屋及烏。表情平靜的持續到這場會面結束,心中一片空白,她的人生早已如此。

彼時的自以為大概對之後的日子有了一點概念, 讓瑪格莉特難以估料到會有更加多重巨大的災難。

不論是毀壞半座基地的爆炸燃燒還是儀器集體故障跟同事被隨手當成活體實驗對象。

一再的幫忙收拾爛攤子讓她瞭解到對方是超越普通人想像的瘋狂與隨性。

那個各色藥罐和燒杯, 計算紙與器具如山一般堆滿的專用實驗室,猶如某種異形怪獸得巢穴,充滿複雜的陷阱,最深處存放的是只有那個野獸能理解的寶物。

 

她不知道該作出何等評價,被允許進出那樣的花園似乎本身就是種殊榮?

走過一張張猶如被廢棄多年的實驗平台,鞋跟輕敲在地上的石板表面,她隨意的把一疊報表推到羅索面前的小桌上,擠下幾瓶堆放在一起的小瓶子,彩色的液體在地板上融合參雜。

「唷,今天也來了?」

對方拿那幾瓶液體的手在半空中一頓,然後拿起整疊報表胡亂地堆到了下面有燃燒裝置的燒瓶上。如雪花般層層疊落的紙片不出意外的染到火焰的邊緣,火勢蔓延成滿桌的盛宴。

對方作出極端優雅的邀舞的手勢。

隔著一扇熊熊大火, 那身姿帶著舞台劇專有的漂亮虛偽,順帶扯出愉快的輕笑。

感到無趣的嘆了口氣,瑪格莉特擺手,按下了右側牆上的某個開關。

人生總有諸多不得已,清理這樣的任性是之一,面對這裡的男人又是其他的之一。

她自我安慰的轉身,深色的海水如柱的從牆的頂端管線傾倒進這一方空間,出口的門卻瞬間自動關上。

「不喝杯茶再走?」

對方對她的行為毫不在乎的放任,像是沒有事曾發生過的漫步在即將漫延到腰上的水中。

「多謝不用。」

再次轉身按下停止,水花四濺的景象被切斷,剩下的是殘存在空氣中尚未落下的水珠,其後是紅髮男人齜牙的笑容。

 

「歡迎下次光臨,妳讓這裡變得有些浪漫呢,瑪格莉特。」

「希望你不會後悔就好。」那份報表是你搜集物統整記錄的最後一份拷貝。

 

闖入怪獸的花園,窺視對方在自己的世界中癲狂自在,貼近於理想邊境的真實。

不得不說有種即使自身世界會毀滅也無法阻止的羨慕。

 

怪獸在花園裡病態的獨自相愛,

她走進花園中,

 

——門扉闔上。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