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BL - 短篇 - Still Love(上)

by anonymous

  • 0
  • 0
  • 0
133 views

  「你在強調什麼?」

   金屬鏡框下的淺麻仁銳利雙眸瞇起,將不知所措的人困在牆壁與他的雙手、身體之間,動彈不得。

   「欸……?」

  看著熟悉已久的臉龐逼近,他只能愣愣的看著不知為何實驗做完突然火氣爆發的人。

 

  「裝傻傌?說我厲害、說我聰明,說得我好像什麼都辦得到,你想強調什麼?突顯你的無能好搏得我的好感嗎?還是想取笑我?」

   真煩。

   自己獨自痛苦了三年,為什麼三年不見這傢伙仍和以前一樣笑著誇獎自己,笑得天真、笑得燦爛、笑得無憂無慮,笑得直像銳利的刀戳刺自己的內心,還是要用虛假的面具掩飾淌了一地的血。

   「我很厲害,三年沒和你聯絡居然和你讀了一樣三流的學校,嗯,我很厲害吧?你也這麼覺得吧?」

   白皙精緻的臉龐上勾起一抹微笑,對命運表示嘲弄。

   他原該上一流大學的,不是為了符合父母師長的期待,而是能力本能所及。

   但萬萬想不到迎接高中生活沒多久爆發了那件事,其巨大令他承受不住,所有的所有全都因此荒廢墮落。

   想拋開一切利用新環境遺忘過去、忘卻傷痛,卻好死不死撞上最不想撞見的人,那個帶予他痛楚的根源。

   他x的狗屁命運。

   「你很高興吧,暗爽吧,那個自以為高高在上、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傢伙終於從你觸不到的高點狼狽的摔下來了,站在和你同等的平地上,銳氣盡失的用敗家犬的目光注視所有人──你很想發笑吧,嘲笑我的不堪,竊笑我的無能。」

   只有與自己平行或之上的強者才有資格在身邊打轉,嗤笑所有自己之下的人──這就是過去的他。

   即使與眼前的人維持近似於朋友的關係,也是因為眼前的人以崇拜的目光注視著他,讓他很有優越感。

   但他想不到那個老在身邊打轉的人會──

   沒轉移過的淺麻仁視線清楚的捕捉到一絲顫動。

   「我說對了嗎?」

   偏偏想脫離過去的念頭全在見到那個人後急速瓦解、崩潰。

   如何想偽裝不在乎如何想同以前維持朋友關係,在那件事的「根源」面前,全部的偽裝只讓心情直朝黑暗沉去。

   「你夠了吧?一再可憐我,看我笑話很好玩嗎?」

   他無法接受眼前的人仍用以前的眼光看他,用誇獎過去可恨的他的方式,稱讚現在的他。

   感覺很虛假也很諷刺。

   被訴說出內心話的人無地自容的低頭。

   「……不對。」

   有著混血血統的淺麻仁雙眸再次瞇起,白皙肌膚襯托下顯得美麗的雙唇表示不解的開啟。

   「……什麼不對?」

   「你說的都不對,你說的我都沒想過。」

   「事到如今還想裝傻嗎。」

   「我很高興,是因為終於又見到你,說你厲害,是因為你能做到我辦不到的事,絕對沒有嘲笑你、看你笑話的意思。」

   「不敢看著我的眼睛說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終歸只是不值一信的謊言。

   「……如果我讓你感到困擾甚至厭煩,我很抱歉。」

   淺麻仁色雙眸的主人沉默的看著眼前依舊低著頭沒有抬頭意願的人。

   接著,雙手撐離牆壁解除自己設下的牢籠,看也不看離去的人一眼。

   ──這樣是最適合的結局。

   但是……為什麼該死的心陣陣抽疼?

                       TBC.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