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部下們的出差之旅 Ⅳ

by anonymous

  • 0
  • 0
  • 0
77 views

正當我與其他人正想著身邊的人有著某程度上的危險的時候,有可能是早已知道當事人的可怕,又或者是完全沒發覺的狄斯出聲建議說:「是說,這種天氣在海邊很適合玩沙灘排球呢,要玩嗎?」邊說邊不知從哪裡拿出了顆排球。

「我要!」狄歐首先舉手發聲,「大家一起玩一定很有趣!」

「聽起來好像很好玩!我也要!」先反應過來的犬黎第二個贊成回答。

然後羽祥看起來像是無所謂的樣子,但當他看到悠依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於是對她開口:「悠依,要一起玩嗎?」

「咦?!」顯然是不曉得自己的表情早已洩底,悠依像是被嚇到的樣子發出疑惑聲。

「對嘛悠依一起來玩嘛~」狄歐跟著幫腔說。

「悠依小姐,偶爾玩玩對放鬆身心很不錯喔。」幫腔二號的狄斯也跟著加入勸說。

眼看三人對自己如此說道,悠依也不好拒絕別人的好意,加上她自己可能也真的很想玩玩看,於是回答:「……嗯,我參加。」

「耶~~太好了!」狄歐很開心的跟羽祥擊掌,然後問著不遠處坐在陽傘下的涼椅上的影:「影也要加入嗎?」

「不了,」影只是微笑,「我不太習慣在陽光下長時間曝曬,而且我有點累了……」

「這樣啊……」狄歐像是很可惜的語氣說著:「那就我們五個玩囉?」

「那我就先當裁判好了,誰累了可以跟我輪替。」狄斯笑笑說著,「那就麻煩犬黎先生跟狄歐一組了,至於悠依小姐就跟羽祥先生一組,這樣沒問題吧?」

「「沒問題!」」犬黎與狄歐這組兩人還沒開始比賽,就先展現出異口同聲的默契。

而另一組的羽祥跟悠依則是一致的搖頭動作。

「那,比賽開始~~嗶!」又不知從哪生出一只哨子的狄斯吹哨宣布。

「那我就不客氣了,羽祥、悠依。」狄歐一副摩拳擦掌的笑著如此宣告。

「彼此彼此。」羽祥禮貌性的回答。

隨著比賽的開始,氣氛也在一瞬間變得緊張起來,貌似接下來會展開一場你爭我奪的廝殺戰……

 

 

 

……結果比賽開始不到十分鐘,我就有總被騙的感覺。

你們那種像是在 " 等等我啊~ "、" 啊哈哈來追我啊~ " 的比賽氣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既然是這樣輕鬆的比賽就不要一開始就向對方烙狠話啊!!

還有狄斯你不是說你當裁判嗎!!為何比賽開始後你就沒認真計分還在一旁傻笑看著他們打來打去的啊?!!你真的不是來當觀眾的嗎!!

「犬黎,我們來比賽看看誰能接球不漏最多顆好了!」

「好啊!看我的——!」

「不錯嘛犬黎,接的好!」

「嘿嘿,小事一樁。」

「悠依,加油!妳可以的!」

「唔……嗯,我會努力……的!」

「這球打的不錯喔,悠依。」

「還可以啦……」

 

……你們是分成一邊在比賽一邊在排球教學嗎。

我為自己那麼認真地看他們比賽這件事感到有點不值……

默默地將視線收回來後,我轉而看向另一處疑似在傘下納涼的影。

他也是在看狄歐他們打球,只是神情有些落寞……

既然覺得被孤立了,不就該早在一開始就加入打球的行列麼?

這樣的話也會像他們一樣樂在其中的吧。

為什麼選擇不參加呢?

不懂他在想些什麼。

只是看到他忽然的苦笑,我轉而看向正在打球的那方——

 

看到的是狄歐一手正在撫著犬黎的頭髮,另一手則是勾住他的脖子,然後笑著跟犬黎說「犬黎你好樣的居然給對方一記殺球啊!」眼裡全是帶著欽佩的眼光。

而犬黎也就這樣放任對方的舉動,笑得十分開心。

 

……不知為何,我忽然有點理解影的心情了。

但並不是很懂,只知道對他來說,這一幕應該很難受。

在意的人對待自己不如對待他人般……

是我的話,肯定也會覺得不好受……

 

「啊,我的帽子……」從遠處傳來陌生的聲音如此喊道,接著看到的是隨著風飄來的一頂帽子,恰好就飄落在影的不遠處。

影見狀便從涼椅上爬起,穿了涼鞋就去撿了那頂帽子,然後四處張望尋找它的主人,只見一名穿著白色泳衣,有著一頭金色微捲長髮的女子朝著影的方向跑過來,然後邊喊道:「那是我的帽子!」

影聞言後就立刻走向女子,直到與女子面對面後才停下腳步,將帽子遞給她:「嗯,還給妳。」

「謝謝你!」女子接下帽子後禮貌的表示感謝,然後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問:「那個……如果我沒認錯的話,您莫非是夏多˙默˙朔影先生?」

驚覺對方認識自己,影也愣了下,但還是很快的反應過來:「我是,您是……伊爾那斯‧亞‧洛思小姐?」

「沒想到過了那麼多年您還記得我呢。」女子,也就是洛思,她笑著回答。

「那是當然的了,我很難忘當初接的任務居然是要偽裝成您的哥哥嚇跑一年份的追求者呢。」像是不怕冒犯似地,影就這樣笑著說出當年的事。

「不過說真的,朔影先生當時將頭髮弄成金髮,又穿的很正式,加上本身所散發出的那種氣質真的很有貴族的樣子呢。」洛思低頭訕笑,彷彿意識回到當初,「當時的我還抓著你的手臂躲在你後面,你用著惡狠狠的口氣威脅他們說『敢再碰我妹妹一根寒毛就讓你們不得好死』,那時候的你的表情讓我印象很深刻呢。」

 

若非那個女生這麼說,我還真沒看過影一臉不爽生氣的樣子。

因為平常他總是輕浮的笑,不然就是威脅對方時的邪笑,心有妙計時的腹黑微笑,或是其他人沒注意時所露出的苦笑……

不知道是什麼樣凶狠的表情才會讓這位小姐如此難忘。

有點好奇了……

 

「哈哈,那時候我看不到自己的臉所以不知道有多可怕呢,當時嚇著您了嗎?」影溫柔摸摸她的頭問。

看來是對影不避諱的舉動並不在意,洛思就這樣乖乖被揉著頭對著影燦笑回答:「並沒有喔,我只覺得您當時真的很有哥哥的風範呢。」

然後兩人相視而笑,接下來的洽談氣氛也是這樣的輕鬆愉快。

沒有利益可言,沒有交際應酬成分在內,就像是老友在敘舊一般……
我也是第一次才發現影其實跟他人對談時也能笑得很單純。
而就在他們談話中時,另一邊的沙灘排球也暫告一段落了。

 

「嗶~休息時間到了喔!」狄斯吹了聲哨子宣布。

我在猜狄斯沒說比數只說休息一定是因為他沒認真在計分。
「呼!好累……」犬黎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走向原本早就撐好的陽傘下。

而羽祥則是走向悠依,關心的問:「還好嗎?感覺妳好像很累。」

悠依搖了搖頭,笑著回答:「我還可以的。」

然後兩人也並肩走回陽傘下乘涼,只見只有他們跟犬黎三個人,於是他們四處張望尋找其他人。

「大家辛苦了~」狄斯抱著幾瓶水跟毛巾走了過來如此說道,而跟在他後面的是抱著一顆大西瓜的狄歐。

「等等要來玩打西瓜喔嘿嘿嘿嘿嘿嘿……」狄歐放下大西瓜,不懷好意的嘿嘿笑。

我深深懷疑那顆西瓜是不是裡面有詐。

不過這麼大一顆西瓜,狄歐居然比完賽後立刻去抱過來,看來那場比賽對他來說應該是遊刃有餘。

所以,剛剛他跟犬黎的比賽結果是……

「犬黎!」狄歐笑得十分燦爛,「等等打西瓜的人就決定是你了!!」

我就知道他們一定是賭了什麼!

依照狄歐那種冒險勇於嘗試的個性絕對是會拿什麼當賭注去比賽的。

狄斯的話就是走保守路線,若非確定能贏他是絕不會打賭的,且僅針對與狄歐之間的打賭。

……因為好幾次我都不經意聽到狄歐跟狄斯打賭提出的賭注是輸家要穿女僕裝等等之類的制服被贏家使喚。

我不知道為什麼他跟其他人打賭的賭注都會很正常,但就跟狄斯的就超級的不正常……

……就算知道為什麼也要騙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犬黎你聽到沒啊,我剛剛在叫你耶。」狄歐不知何時已走到犬黎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說,「你是在看什麼啊看得這麼認真……」作勢要往犬黎所看的方向望去。

忽然犬黎猛然地轉過身雙手搭在狄歐兩邊的肩膀上,十分認真地看著他說:「狄歐,我忽然想學衝浪,你可以教我嗎?」

狄歐被這突其而來的舉動感到些微發愣,慢了半拍才回答:「蛤?可以是可以啦……」

「現在行麼?反正剛好風浪大。」犬黎不知道在急躁什麼,甚至是不顧剛才才結束激烈運動體力還沒恢復大半。

「可是你體力還沒……」狄歐貌似還有微詞。

「我還可以啦!」犬黎口氣十分堅定,像是不打算妥協的樣子。

只見狄斯望著犬黎半晌,然後默默地走向狄歐,在他耳邊小聲地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看他的口形貌似是跟狄歐說了什麼賭氣之類的話……。

接著狄歐沉思了下,然後跟犬黎說:「那好吧,我現在教你。」

「要小心點喔。」狄斯邊提醒邊又從不知哪變出了一個衝浪板。

「嗯……。」犬黎接過衝浪板,點頭回答。

「那我們去衝浪了喔!」狄歐大喊,不知道是無心還是刻意的,但也引起了正在談話中的影的注意。

「他們去衝浪?」影聞言一臉疑惑地轉頭問狄斯。

狄斯看了他幾秒,然後嘆口氣回答:「唉……是啊,托您的福。」

「什麼啊……」更加覺得莫名其妙的影看了看在海裡學衝浪好像學得很起勁的犬黎後,覺得沒什麼多大的問題後就繼續與洛思繼續聊天了。

「……真是罪孽深重啊。」我聽到狄斯喃喃自語如此說道。

如果以影的立場著想的話,我倒會覺得是犬黎活該……

反之的話說不定我也會跟狄斯有一樣的感想。

「那個……」悠依怯生生地開口了:「羽祥……你想不想……一起去、去吃冰……」

「咦?」像是沒料到悠依會主動開口邀自己,羽祥整個一臉錯愕的看著她。

「就是啊……」被看得愈發不好意思的悠依低下頭:「你送了我那個……手鍊啊,想說請你吃冰……」越說臉越來越紅。

羽祥愣了許久才反應過來:「……啊,好啊。」

見對方同意,悠依也慌張地指著不遠處的一家店鋪說:「那、那我們去那家……可以嗎?」

「嗯。」羽祥點頭,神情也開始變得不自然……

我我我想要一副墨鏡了……在現場的觀眾之一的狄斯都已經戴上墨鏡了說。

「我們走吧……」悠依說出了讓在場的人得以解脫的一句話,然後跟羽祥離開了。
差點被閃瞎了啊我們!!!!!!!!!!!!!!

雖然單純不是錯,但是無心的閃光還是會閃死人啊!!!!!!!

連狄斯見閃光遠離都拿下墨鏡鬆了一口氣說!

眼看閃光離去、衝浪組還在進行他們的教學,某人還在疑似搭訕把妹之餘……狄斯躺在涼椅上,像是在感受片刻寧靜的當下,他緩緩地閉上雙眼。

平常整齊的髮型,此刻隨著海風飄逸,變得更加自然也帶了點狂野的感覺。

因長期在室內工作的關係,肌膚也算是十分白皙,加上身材其實說瘦弱也不瘦弱,說壯也不是壯的均等身材,如果是當模特兒一定很有看頭。

難怪會常常被抓去咖啡廳支援……。

還好這時狄歐不在場,不然我覺得狄斯以現在這種側身半躺在涼椅上,雙手撫上涼椅背的姿勢……被看到絕對會立馬被撲倒的。

……不要無意識做出誘人的姿勢啊喂!!

你、你不是在拍寫真集啊!!

我、我絕對不是因為看出神了才這樣吐槽!!絕對不是!!

正當我努力甩頭揮去不好的思想時,一陣海浪聲打破了這短暫的平靜。

 

『唰——!』忽然一個大浪打過來,嚇壞了不少在岸邊戲水的遊客。

影也因為這場忽然襲來的海浪而被嚇到,可見他與對方交談得十分認真。

原本閉上雙眼正在休息的狄斯也倏地睜開雙眼,見狀後便立刻從涼椅上爬起來,穿了拖鞋後不知為何往海邊跑去。

「狄歐!!」他邊奔向海邊邊喊著。

這時我才想到,狄歐他們剛剛還在海邊練習衝浪的!

看著一陣大浪過後趨於平息的海邊,不見那兩人的身影。

狄斯一路跑著邊喊著狄歐,甚至是跑進海裡,四處張望尋找他的身影,眼裡滿是心急如焚的神情。

直到海水至他的大腿處時,不遠處的海裡探出了一顆頭。

「噗!」那人吐了一口水,然後喊:「狄斯!我在這裡!」

那人正是狄歐,只是他接下來的話讓人覺得情況十分不妙。

「剛剛那陣大浪把我跟犬黎沖散了!我印象中大浪來我們被沖進海裡時是一直抓著暗礁的!可是等大浪過後我就一直找不到他!!」

「什麼!」

就在狄斯震驚的同時,一抹身影快速竄過他身邊,同時身上的襯衫也被丟至一邊……連在原地的洛思也呆愣愣看著眼前的人無預警地衝向海邊。

 

「犬黎!!!!!!!!!!!!」臉上出現罕見的驚慌的影充滿焦躁的大吼著。

 

——待續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