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01─亂七八糟,你當學校是你家啊?!

by anonymous

  • 0
  • 0
  • 0
132 views

  在一條昏暗的巷子裡,一位男子傷痕累累的倒在地上,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斷氣似的。

 

  「怎麼?這樣就不行啦。」遠處有個男人緩緩的走了過來,卻因為逆著光,看不清楚男人的樣子。

 

  「我以為『他』所推薦的人有多好,結果也只有這點能耐。」從語氣中不難發現是在諷刺倒在地上的男子。

 

  「你……」倒在地上的男子勉強的將頭抬起來狠狠的瞪著他。

 

  「怎麼?有意見阿!?」男子說都還沒說完就用腳狠狠的踩住他的頭,順便蹲下拿出刀子在他臉上劃幾刀。

 

  「唔……」然而,全身傷痕累累的,根本動也不能動,到頭來也只能任憑他宰割。

 

  「不好玩啊!上級老是給我這些沒用的人;況且……我也差不多玩膩了。」男子起身,將手中的小刀高高的舉起……

 

 

 

× × × × × × × × ×

 

 

 

    「哇啊啊!遲到啦!」在高中部的走廊上一位有著咖啡色低馬尾的女……不,是男子奔跑在走廊上。

 

  他用非常快速卻很非常魯莽跑法跑著,然而在轉過一個彎的同時,就這麼剛好的出了個大車禍〈不對〉。

 

  「好痛……是誰走路不看路啦!咦……是……是斐阿。」只見男子一臉害怕的看著眼前這位,被撞導致一頭天藍色的短髮看起來有些散亂的斐,感覺在他背後看到了一輛名叫通往地獄的直達車。

 

  「你膽子很大嘛,犬黎,竟然給我在開學第一天就給我遲到;而且撞到人又用這種語氣說話,原來如此……你活的不耐煩了嗎?」斐一臉厭惡的看著名叫犬黎的男子,手上拿著不知何時出現的拐子。

 

  「等等!有話好說!不要使用暴力!」犬黎害怕的慢慢往後退,不過只要他往後一步斐就往前一步。

 

  犬黎正害怕到快要哭出來的時候,就像是找到替死鬼一樣,指著剛轉過彎正要從斐的身後走過去的人。

 

  「等等!斐!你看!燕他也是遲到!」犬黎指著斐身後一頭墨綠色跟挑染紅色長髮,臉上還貼著許多透氣膠布的燕。

 

  被點名到的燕先是嚇到後裝做不認識,加快腳步走過去,只是……突如其來的一隻手將他抓個正著。

 

  「給我等等……大衣?你應該知道上學期間除了學校的制服以外,其他的一律不准穿對吧。」斐轉身面對燕,並將拐子抵再他的下巴上。

 

  「喂喂,我才剛回來而已,沒時間換衣服;況且,只是天氣開始變冷穿件大衣沒差吧?」燕刻意的轉過頭不敢直視斐那恐怖的眼神。

 

  「哼……這次姑且放過你們兩個,要是再有下次就……」斐話還沒說完,犬黎跟燕拔腿就跑。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的,在他們倆的班級裡卻同時傳出他們兩人的慘叫聲。

 

 

 

 

 

 

 

  「嗯……好舒服喔!」中午午休,犬黎像隻狗一樣懶洋洋的躺在高中部的花園裡曬著太陽。

 

  「小心再躺下去真的會變成一隻狗,而且是一隻肥狗。」斐走過來看了他一眼,坐在犬黎的旁邊。

 

  斐將頭轉過去,絲毫不理會犬黎的抗議,反而自己思考事情起來了。

 

  「喂,犬黎,你不覺得燕他……」斐抬頭看著燕的班級,順便踹了犬黎一下。

 

  「別踹我!他臉上的傷不是你把他拿來當出氣筒所受的傷嗎?」犬黎走到離斐有點距離的草皮之後躺下繼續曬太陽。

 

  犬黎說完只是背對著斐準備他開始做他的日光浴的時候,突然有一根拐子飛了過來,不偏不倚的K中犬黎的後腦杓。

 

  犬黎起身轉頭過去看到斐一臉若無其事的看著遠方,但是身旁的拐子明顯少了一根。

 

  「我有說他臉上的傷嗎?我是指他的頭髮,那算違規了吧。」海轉過來對犬黎笑了笑。

 

  「╬……我哪知啊!死混帳斐--!」,犬黎把斐的拐子丟過去,其中還在他的拐子裡施加了他的『能力』。

 

  斐單手就將拐子接住,煞那間斐接住拐子的手跟拐子一起結成了冰,斐的臉一下黑了半邊。

 

  「看來你不想活了,你既然都用『能力』了……那我也不用客氣了,原來你那麼想讓大家知道你的秘密。」話說完斐就起身轉頭準備要走。

 

  「等等!我跟你開玩笑的阿!我拜託你不要阿!」犬黎一臉慌張的看著斐,深怕他真的那麼做。

 

  就在斐準備無視犬黎,轉身就走的時候,突如其來的一本字典正中斐的頭。

 

  「誰……誰的膽子那麼大?」犬黎抬頭一看,頓時錯愕了起來。

 

  頭上一個包的斐拿著字典,往上看,發現是燕從他們教室將它丟出去。

 

  「吵死了!好好的一個午休就不能安靜一下嗎!」燕不顧其他人的反對直接大罵,只見他的同學們像是看到了可怕的東西似的,都離燕遠遠的,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波及到自己。

 

  「不能你是委員部就可以干擾其他學生!給我安靜點!混帳!」話一說完,燕立刻把窗戶關上、窗簾拉上,隨即夢他的周公去了。

 

  「燕他膽子越來越大了呢,敢對你這樣吼。」犬黎搔搔頭,躺了下來準備睡午覺。

 

  「真的很大膽呢。」犬黎瞄了眼拿著書一臉邪笑的斐,不由的害怕了起來。

 

  「燕他死定了」這是當時犬黎心中的OS。

 

  事後,聽當時在教室裡的學生的證詞,他們都說燕趴在桌上過不久,一道強風將燕連人帶桌的帶走了。

 

  而再次見到燕的時候,則是第八節上課的時候了,臉上的傷比午休之前更多,而桌椅呢?早就破爛不堪了。

 

  只見大家也早已見怪不怪,畢竟,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況且,能活著回來就算不錯了,就別那麼計較了。

 

 

 

 

 

……TBC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