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dddd

by anonymous

  • 0
  • 0
  • 0
84 views

关于中国电影的十堆炮灰
(2008-09-13 02:03:49)

前两天写了个文章,有人说,你不能什么事情都想着恨不能毁灭它,你要想想建设性的意见。但我一直很了解只要你不是人家的领导,所谓的建设性意见基本是没人理会的。在中国,有些事情,你也不知道人家在顾虑些什么,有什么可顾虑的,但人家就是有很多顾虑。那作为一个普通的电影观众,我就提一提我本人的炮灰式建设性意见,我认为要让中国的电影发展起来,需要做的事情有:



1:实施电影分级制度。这个是老生常谈了。

2:取消或改革电影审查制度。在网络,图书,电视和电影中,电影的审查是最严格的,但实际上电影的影响力往往是最小的。可能也人顾虑电影容易产生国际影响,但国外电影节那帮人什么没见过,不就那些事嘛。你现在是不让拍,所以有些人削尖了脑袋打着擦边球也要拍,一方面是考虑到外国人的胃口,一方面是觉得自己像个牛逼导演,一方面也享受偷人的乐趣,索性放开得了,随着网络的发展,大家虽然都是农民,但至少已经见过县城的摸样了,恐慌和动荡永远不是由文化引起的。

总之,一个做事情思前想后,束手束脚,尽是条条框框,一天到晚光顾着惦记什么什么是不能触碰的,除了投资方,还有一个官方机构可以随时要求你修改内容的文化领域,肯定无法迎来真正的繁荣。虽然这几年电影审查制度稍有放宽,但还远远不够。这不是主创们想象力的问题,而是敢不敢想的问题。

电影就是人的梦想,你怎能忍受做梦做一半,有人告诉你,你不能这么做。



3:取消或改革电影家协会。虽然我不知道影协是干什么的,但我知道作协是干什么。在我国,协会组织和邪教组织造成的危害往往相当,很多协会严重影响事物本身的健康发展,协会规模越大,本体发展越差。要么协会就是官方办的,索性还好点,好比主人从小养条狗,但更怕所谓的民间协会,对官方的巴结服从更甚,这就好比主人半路捡条狗。什么作家协会,电影家协会,摄影家协会,戏剧家协会,全部遣散得了。人家的协会是帮会员争取福利,扶持事业本身和年轻人发展甚至必要的时候和相关势力对峙的,我们协会干什么了,把会员圈起来免得跟主子闹事,打压年轻人和限制自身发展,最终自己成为了相关势力和最大阻力。

  比如电影家协会,这么一大号人,但有人能告诉我,他们究竟在干什么? 

所以,重申一次,在我看来,中国所有的艺术类的协会都是对该艺术发展的严重阻碍,应当全部解散,但可以组织一个中国艺术家养老协会来进行收容。

4:正确处理盗版。既然盗版在中国难以控制,牵涉到很多地方保护,那应该对盗版碟收税,一张D5的收一块钱,D9的收一块五,虽然成本可能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但毕竟你是买了盗版了。这笔钱作为基金主要用于扶持年轻导演,投资年轻导演处女作。一切扶持的力量要给予年轻人,年轻人和年轻人。

5:电影票降价。扶持县镇级电影院。

6: 正版碟降价。

7: 将中国大学生电影节,百花奖,金鸡奖合并为大花鸡奖,好好办,别搞得像矛盾文学奖似的。

8:取消初高中的政治课,加入影视课。想来想去只有政治课学不到什么东西。如果不能取消,那么就用人品课取代政治课得了。你看看我们国家有多少政治过关但人品残缺的渣子。

9:联合中国的大型国企外企,由几十家企业赞助一个巨大的扶持年轻人的计划,联合盗版碟里收来的钱,将投资分为5万短片,100万,300万,500万长片等几个级别,这样的扶持规模可以支撑起数百部新人的电影,几乎涵盖了所有艺术学院中学习这个专长和社会上有志有才者,让每个有能力的人都有能力拍电影。当然,我们会发现大量的白痴,经过数年的发展,扶持的规模大约只需要每年50部电影左右。

但需要注意的是,我说的是电影,不是CCTV6现在经常播放的那种电视电影。电视电影是比电视剧更低档的事物,它终将灭亡。

10:嘿嘿……



当然,当然,有些人会觉得,什么叫让中国的电影发展起来,就是一派胡言,我们的电影,发展的好的很嘛,你看那票房,你看那影片数目,都代表现在是中国电影的巅峰。那好吧,我真诚的希望这是中国老款电影的巅峰,让新款的电影来吧。

哎,该怎么弄呢
(2008-09-15 04:14:10)
我们抵制某国货,因为他伤了我们的自尊。

我们抵制某国货,因为他伤了我们的感情。

我们抵制某国货,因为他伤了我们的面子。

我们支持中国货,结果他伤了我们的身体。

特选无毒奶品供出口和奥运会
(2008-09-17 00:41:56)
转载▼
标签:
杂谈


通过这次事件,我终于认识到,我们真是一个礼仪之邦。你看小日本,把好的留给自己国家,稍差一点的出口。而我们始终是有骨气的国家,就要和小日本反着来,这才是反日。

新闻报道:

在检出三聚氰胺的产品中,石家庄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三聚氰胺含量很高,其中最高的达2563mg/kg,其他在0.09-619mg/kg之间。

  被检企业中,只有广东雅士利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出口到了孟加拉、缅甸、也门3个国家。经对留样检测,未发现三聚氰胺。

  供应北京奥运会、残奥会的乳制品均未检出三聚氰胺。

领悟
(2008-09-19 12:56:16)
转载▼
标签:
杂谈


最近说我要去参加一个网上的文学比赛,和三十多位作协副主席(好多主席)一起PK,并在网上推出我的新小说。其实并无此事,我本人根本不知情,今年内也没有什么新的小说要出版。

我对写东西没有多大的兴趣,不存在看别人写自己手痒的可能。

刚才有记者打电话问我,说某主席说,如果是我父亲,下一秒就把我掐死,这个你怎么看。

我说,体制内作家,尤其是混到了领导的人是不会莫名其妙突然就这么来一句话,这话一定有个上下文和某个语境,这一定不是那个人的独立本意,你们骗不了我。

然后他问我,你觉得这样的活动好不好。

我说好,因为中国什么资源都很稀缺,唯独这个资源很充裕,一次我坐飞机,突然听见空姐对我后面的人说,主席你好,主席要喝点什么。我吓了一跳,我以为自己和胡锦涛买了一班飞机的票,后来想想不对,站起来特地看了看我上的是不是民航客机,往后偷偷一瞄,发现原来不是,后来听到这也是某个协会主席。中国作协应该有百多个主席,平时赋闲,你突然给他们整个事,从活动筋骨和延年益体上来说都有很大的意义,而且事实证明,平时一直讲究领悟各种会议精神的老同志们还是不错的,平时看一期人民日报,就能领悟出什么该写什么不该写该怎么写写到哪种程度。很快就有人创作出了《从呼吸到呻吟》这样的文章。他已经领悟了网络上“标题党”的精神。标题党也是党,无论何时何地,都在领悟党的精神,这就是职业作家的职业风范。

其实,现在是和平年代,才能容得一些其他作家蹦跶,作协还是厉害,这次都没出动正主席,一旦中国再有个什么运动,他们才是真正的运动员和幸存者,别的三教九流肯定就歇了,因为你们不懂得领悟。
取消校服
(2008-09-20 04:47:39)
转载▼
标签:
杂谈


终于,广东查出校服也有毒。我其实对校服有意见已经很久了,首先,国内校服穿着很不舒服,我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以前我在上学的时候,就觉得校服的味道怪异,而且如果裸露的肉体碰到校服皮肤会有点不适,可能是我的个案,但质量差是肯定的。

其次,校服价格不便宜,我不相信那么大批量的生产,衣服的成本还下不来,质量还上不去,按理来说学校和制衣厂一定是有某些利益关系的。

再者,校服实在很难看。身为制服之一甚至制服之首,做成这样,让人失望。

最后,把几千个学生弄成一个样实在是显得非常愚昧,我看不出这样对学生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和提升。而且我上学的时候经常认错自己的女朋友。

当然,学校最好的借口就是为了防止攀比。我觉得这是扯淡,连学校之间都互相攀比,老师之间都互相攀比,学生间的攀比靠校服是根本拦不住的。学校之所以喜欢校服存在,大家都能想明白。当务之急还是检查检查自己的校服吧。

所以,最好是趁着这次校服有毒,索性把学生校服取消了得了。

昨天(18日)省质监局公布的广东省学生校服产品质量专项监督抽查显示,有一成多的校服质量不合格,产品质量合格率为88.8%(2007年抽查学生校服产品批次合格率为52.2%)。按校服所供学校所在地统计,此次抽查深圳、韶关、清远、揭阳、东莞、江门、阳江、肇庆、梅州、潮州、云浮等市的产品批次合格率均为100%。广州市的产品合格率为95.2%;珠海市的产品合格率最低,仅为50%;佛山、河源、湛江等地的产品质量水平也较低,合格率分别为68.42%、70%和72.73%。



  含毒校服:



  在此次抽查中,连平县鲲鹏制衣有限公司生产的校服检出联苯胺。联苯胺曾是染料工业的重要中间体,如果经常穿着含有联苯胺的衣服,可引起恶心、呕吐,损害肝和肾脏。由于联苯胺的毒性很强,目前服装行业已改用其他无毒或低毒的中间体。



  此外,有18个批次的产品pH值项目不合格,占不合格项目的90%.pH值过高或过低,都会破坏皮肤的表面平衡,引起皮肤过敏或诱发感染。



  pH值不合格校服:



  因pH值不合格被评为质量较差的产品有:深圳市思贝特服饰用品有限公司珠海分公司生产的“青叶子”中学生春夏运动套装、福建省惠安明盛服装有限公司生产的“明盛”针织学生服、惠州市兴教服装有限公司生产的针织学生服、和平县港丽制衣有限公司生产的“阳明二小”针织学生服、佛山市华材实业发展公司生产的“名上名”学生校服、佛山市三水富莱服装有限公司生产的“富莱”运动服、佛山市南海区腾健服装有限公司生产的“腾健服饰”学生校服夏装、佛山市南海富莉雅实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富莉雅”学生校服夏装、佛山市南海区平洲奇裁服装厂生产的“奇裁服装”夏季针织运动裤、深圳市志天缘服饰有限公司生产的“志天缘服饰”冬装制服、廉江市通利达服装有限公司生产的学生服套装、汕头经济特区利园校服创作有限公司生产的东厦中学冬运动服上衣、汕头市服装日用制品厂生产的针织学生服、湛江市坡头区官渡中学勤俭服装厂生产的“三向牌”学生冬校服、雷州市教育校服有限公司生产的“三向”夏服、佛山市三水恒利达针织有限公司生产的“HENGLIDA”冬季针织运动衫、惠安县华荣时装厂广州经营部生产的“华荣服饰”夏季针织学生套服、深圳市伟奇服装有限公司生产的“贝克斯托”针织运动休闲服。
副主席郑主席
(2008-09-20 14:33:14)
转载▼
标签:
杂谈


以下是河南省作协副主席郑彦英先生的文章:《人不能无耻到信口雌黄》

  昨天来太行山途中,大河报记者来电话采访我,说韩寒说我在网上与全国30位作协主席一起参加的小说联展,我的《从呼吸到呻吟》标题标题党,今天早晨早起,看了韩寒在上的话,感到很惊讶!

  1、韩说我们这些老作家都是靠领悟文件什么的才开始写作,未免太武断,不了解这一批作家不要紧,不要随便给他们下定义,一个轻浮到这种程度的人,肯定连他的父母亲想什么做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他的父母健在不健在,健康不健康我不了解,正因为我不了解,我不会说他的父母自在哪种生活状态。

  2、韩说大赛中没有作协主席,张笑天不是吗?起码看一看名单再说话,狂妄自大到连认真看一眼名单都没有的程度,就对这次大赛妄加评论,太自以为是了吧?

  3、我过去常在网上看年轻一代的作品,包括韩寒的,我喜欢他们的新锐,他们作品中的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从来没说过,因为我知道他们终究要长到我们的年龄,那时候他们就会很成熟。但是韩寒根本没看我的作品就把我的小说定为标题党,未免太轻率吧。
=============================================================================
郑先生是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河南省省管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获得过冰心文学奖等多种奖励,同时也是河南省文学院的院长。
虽然郑先生是副主席,而且河南省有十二个副主席,但他在名单上是排在正主席之后的第一人,中国那点破规矩,不用干都能看会,所以,他将是现在河南省作协正主席退位以后的河南省作协正主席。我相信郑先生对正主席之位还是有想法的,你看他文章中的第二条就能隐约透露出他的想法。
所以,首先我要承认自己的错误,我居然看漏眼了在你们的名单里还有一位堂堂的正主席张笑天先生。我的确太狂妄自大,没有认真看你们的名册,没发现你们的正主席,臣罪该万死。
臣斗胆说两句,郑先生说,他们这些老作家不是靠领悟文件才开始写作的,那是当然,要不您不就变成新华社的社论员了,您是作家,酒肉穿肠过,文件在你心。你们是在写作的时候时刻领悟着文件。别人我不好说,但郑先生肯定记得,您在转业的时候,被河南省委组织部选为笔杆子,然后到了省委《党的生活》编辑部工作,当然当然,这是无尚的光荣。您还是灵宝市副市长,三门峡日报社总编辑、社长、党委书记,您说您不领悟,我实在不能领悟。


但是我还是得教教笔杆子文章到底应该怎么,至少上面那篇文章,有不少地方可以改进。首先,文章的官腔太浓了,写文章和写文件还是有区别的。其次,“一个轻浮到这种程度的人,肯定连他的父母亲想什么做什么都不知道。当然,他的父母健在不健在,健康不健康我不了解,正因为我不了解,我不会说他的父母自在哪种生活状态。”这种话是很没有意思的,你可能觉得拐着弯骂人很有意思,但你的弯也得拐的大点。在赛车中,你这种拐法是弯道中最没有技术含量可以全速通过的的“假弯”,可能你技术差,所以假弯也拐的很吃力,过了假弯很得意,你图了自己一个精神愉悦,但是很容易成文全文的败笔。
至于他的第二条,就已经说过了,这是一个省作协副主席对一个国家作协正主席的马屁,说到这郑先生肯定急了,你这个无知轻浮小儿,我说的那个不是中国作协主席,张笑天那是吉林作协主席,实在是不好意思,一个省十几个副主席一个正主席,全国好几百个作协主席,我实在是搞不清楚。

至于第三条,我实在是见过了很多次,作为写手,虽然我们年龄不同,但是平级的,我不敢说自己是作家,但如果真的以作家论,你是要比我低级的,因为你是国家豢养的。假若税收的取支都是在一个领域内,那就是我交给国家的税发了你的工资。所以说,我是你的衣食父母,你怎能写文章说你爷爷奶奶不好呢。有人可能会说,公务员和领导的工资也是由别人交的税组成的,难道纳税人要大过他们?当然应该是这样的。只是在我们国家不是这样的,我们已经习惯了纳税人是孙子,公仆是爷。
纵观整篇文章,你非常急躁,情绪波动大,动怒太多,芳心方寸同时大乱,明显沉不住气,心态也没调整好,我给你的评价只能是待定。

最后,我要给你个建议,2006年在中央号召大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大背景下,你领悟到了,出版了科幻读物《郑彦英诗语焦墨画——乡村模样》,在你的文章中,中国的农村无不是一副和谐的大好景象,男耕女织,衣食无忧,官民一心,繁荣富强。
该写的写,不该写的你永远不会写,你领悟的很好。我看好你当选下届中国作协主席。你明明就是郑主席,但却还是个副主席,这对不起你的工作,对不起你的名字。只有郑正主席才配得上你,不要怕,正正是不会得负的,你的位置稳的很。
驯化和孵化
(2008-09-23 03:23:17)
转载▼
标签:
杂谈


老作家写文章讲究修改,老干部做事情讲究修正,所以在郑主席的博客里,文章已经有所删改了,由一开始的删评论也改为关闭评论了,因为观者甚,也适时加上了他自己写的文章的广告链接。其实这反而让人感觉心酸,有时想来,作为他们也身不由己,我想任何作家其实都不希望如此。另外,赵女士的文章我就不作回应了,因为她是女士。上次在说新诗的时候已经说了几句另外一位赵女士,至今深感后悔。和女士不打笔仗。当然,我看到赵凝女士文章里一个留言,留言说:铁凝?好象你还是所谓的大作家了。不过,看你这篇东西写的……。在此还要请读者们不要凝视错人。



关于作家协会,我最后说两句,因为作协不能决定作协,作协无论取消或者改革取决于当局对自己有没有信心。作家,其实在任何合理的社会里,哪怕和谐的社会里,都是让当局头疼的人,因为无论当局做的如何出色,必然会存在当局利益和人民利益冲突的地方,毕竟当局其实就应该是物业公司,人民就是业主。如果作家们不用当局费心,甚至很讨当局欢心,那一定是有问题的。很多时候,作家是关心民生疾苦,鞭策监督当局以及驱动社会公平进步的一个重要力量。虽然,你可以说,不是每个作家都想写这些,家各有志,我就是不关心世事,就是喜欢风花雪月饼,你奈我何。话说的是,但你一个言情作家为什么非要挤到一个和政治息息相关的协会里去风花雪月呢。所以说,这么多年,作协等艺术家协会一直是驯化基地,它早期还掌握一定权利,并妨碍了真正艺术的发展。这是多么奇怪的一个组织啊,它吃进去的东西和政治息息相关,它排出来的东西和政治却毫无关系。

但是,社会总是在进步,有些东西应该淘汰,很多东西是我们向前苏联学习的产物。如果不淘汰这些东西,那不妨我让大家看两句话:

苏联就是我们的榜样。

苏联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

有朋友要说了,你真反动。这可不是我说的,这是党在五十年前自己说的,我只做了引用。所以说,该淘汰的还是要淘汰。但是今天想来,既然作协是一个驯化基地,已经有一大批人在那里,我们只当他们是会员就可以,不必当他们是作家,但一定要给他们的余生一个饭碗,毕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把他们全都算作高级新华社社论员就好。或者像我以前说的,完全改革成妇联那样的组织,为作家寻求福利,打击盗版,联手抵制不法书商。

我觉得当今的作协应该自觉不要在吸纳新的年轻会员,尤其是那些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之类的,留的郑主席这样的主席们和会员们自顾自附庸风雅就可以了。驯化基地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孵化基地。那可真是比基地组织还恐怖啊。
日记 [2008年10月08日]
(2008-10-08 01:46:00)
转载▼
标签:
杂谈


最近非常奔走。先是去了长白山,是我们全国汽车拉力赛的第三场。因为在上海有事情,到了那里已经错过了车手会。东北空气新鲜,地域宽阔。半夜打开电视,发现全世界范围都无法治愈的疾病在东北已经被全部攻克了。最后那场比赛得了国家杯的第三,我们这个组别的第二。然后就飞去了珠海。在珠海住在北师大的国际交流中心,我们赛事的模特都是那个学校的姑娘,都管那里叫“国交”,幸亏那里不叫国际信息交流中心。在珠海是场地赛,拿下了杆位以后正赛那一天发车前居然停车压线,可能是忘记了我们赛车的座位是几乎在普通车的后座位置的,看走了眼,被罚通过维修区。还好最后还是拿了第一名,没有辜负看台上远道而来看我比赛的朋友们。车队一个朋友说,你以后发车的时候认准你旁边的广告牌,找一个参照物。我说这刻舟求剑我用过一次,以前拉力赛做路书的时候有过“直线300米右手边水牛处左五”,结果第二天正式比赛的时候那水牛挪地方了,害我差点冲出赛道。

就此。
不要上天津市政府的当
(2008-10-12 11:24:03)
转载▼
标签:
杂谈


中新社天津十月十一日电题:宅基地换房:天津模式欲破“三农问题”瓶颈

中新社记者 田齐

“你们村的地多少钱一亩?”“你们家能换多少平方米楼房?”天津近郊农民眼下最热衷的话题是“宅基地换房”。


所谓“宅基地换房”办法,即农民自愿以其宅基地,按照规定的置换标准,换取小城镇内的一套住宅,迁入小城镇居住。原村庄建设用地进行复耕,而节约下来的土地整合后再“招”、“拍”、“挂”出售,用土地收益弥补小城镇建设资金缺口。

从二00五年下半年开始,天津市围绕破解土地和资金双重约束的难题,在广泛征求农民意愿和大量调研基础上,推出以“宅基地换房”加快小城镇建设的办法,并在“十二镇五村”开展试点,涉及津郊近十八万农民。至二00八年末,将有十万农民告别乡间老屋,住上有产权的商品房,过上进工厂上班拿工资、有社保医保的“城里人”生活。

天津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秘书长郝玉兴说,小城镇建设需要大量资金,依靠政府财力、农民自身积累,显然不可能。只能在土地上做文章。通过宅基地换房,让土地流动起来,使资源资本化。郝玉兴给记者算了两笔账。第一笔账:东丽区华明镇十二个村共有宅基地一万两千零七十一亩,总人口四点五万,新建小城镇需占地八千四百二十七亩,其中规划农民安置住宅占地三千四百七十六亩;宅基地复耕后不仅可以实现耕地占补平衡,还可腾出土地三千六百四十四亩。第二笔账:东丽区华明镇用于农民还迁住宅和公共设施的建设资金约三十七亿元,可出让的商业开发用地预留了四千多亩,土地出让收益预计达到四十亿元,可以实现小城镇建设的资金平衡。

天津的探索得到国家相关部门的肯定和支持。国家发改委认为,天津用宅基地换房办法建设小城镇,符合中国保护耕地的基本国策。国土资源部把天津列为全国土地挂钩试点城市,并专门安排了土地周转指标。

距天津市中心区仅十三公里的华明镇负责人张长河说,我们争取用三至五年时间将村民全部迁入新镇区,让村民不但保持原来作为村民应得的收益,还要享受到新建镇区良好的社区服务、社区环境、社区功能。我们将在落实农民最低生活保障、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养老保障和农民就业等方面寻求突破。华明镇不是住宅区也不是城市的扩展,而是带着农村的痕迹、农村的记忆,跨入现代化的、比较典型的小城镇。

今年四月,天津市东丽区华明镇在世界八十七个城市一百零六个报名项目中脱颖而出,入选上海二0一0年世博会的最佳实践区。

按照天津市总体规划,该市未来将建设或改造十一个新城和三十个中心镇、七十个一般镇、一百个文明生态村。(完)
记一件无能为力的事
(2008-10-14 21:42:55)
转载▼
标签:
杂谈




昨晚,我开摩托车经过上海市沈砖公路近沈砖公路的时候,突然发现地面上有异样,我急忙避让,发现真是大海茫茫的一片大石头啊,不得不避让到对方车道里。这些石块大小不一,散落了好几十米,谁压上去最好的结果就是爆胎和钢圈变形,稍微惨一点就是底盘部件受损,再惨一点就是车祸,最惨的当然是开摩托车没注意的。这时候我才明白,难怪政府要禁摩,原来是体谅人民,中国的道路实在凶险,暂时没有资格让摩托车驾驶。

很明显,这是那些拉土石的大车超载太严重后掉下来的,我非常费解政府为什么一直在环保上和私车以及摩托车过不去,但对卡车等宽容的很,我敢说,现代的轿车的排放已经是非常环保的了,我们买的汽车,符合政府对环保出台的最新严格要求,加的也是政府垄断的所谓好的汽油,而很多的卡车,公共汽车和工厂才是尾气和排放不合格。这些暂且不说。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碎石后面的一个安全的路口,大概有四五台车停在路边,大致一看都是爆胎。有些车还一时半会走不了,因为爆了两三条轮胎,但备胎只有一个。虽然这些是受害者,但我很不明白一点,这些车都是有三角警示牌的,只要有人把自己的警示牌放在碎石前五十米,就能避免很多后车的不幸。当然,我理解受害人自顾不周的心情,而且如果我是受害人,虽然我不怀坏心,但肯定是同伴越多,心情越释怀。

  我就在头盔里想自己能干些什么,粗一想觉得自己能做的挺多的,但细一琢磨发现都不可行。

首先,我可以去请求受害车主借一个三角警示牌,但我推翻了这想法,因为他们正承受胎死路中的痛苦,这是一群真正不明真相的群众,情绪不稳定,心情很愤怒,此刻这个行为明显不妥。

或者,我可以调头回去,把摩托车横在马路上碎石前作为警示,但我推翻了这想法,因为既然有人能没看清石头,那也肯定有人看不清摩托,把我的摩托车撞了,双方损失惨重,我还得赔人家钱。在中国做好事结果自己栽了这个规律已成传统。明显不妥。

或者,我可以开着摩托车,在前面的路口和汽车平行,然后可以敲敲他的窗指前面提示他前面有一大片异物。但我推翻了这想法,因为肯人家肯定以为是飞车党抢包的,万一一慌张向我一撞或者来个正当自卫,我就死了。就算人家是个单纯的人,没以为我是飞车党,只以为我是个神经病,那也肯定注意力都在我身上,本来没事的非冲进碎石堆不可。

或者,我可以下车以后把碎石们挪开,但我推翻了这想法,因为面积实在太大,我一个人差不多要愚公五个小时,万一大家看我收拾以为是撒的就完了,而且在当今中国,这个行为会被认为太做作,万一被人认出来就更加完蛋了,这就变成了一场策划,一场阴谋,是我安排的一场作秀。

或者,我可以站在路上指挥交通,等警察过来,但我推翻了这想法,我是骑摩托车的,这说明我是违法分子,我是个罪犯,摩托车作为一种全世界都承认的交通工具,在我国是不被承认的,当然,除了某些三十万一台的警用或者开道护送用的宝马摩托车以外。其他的大排量摩托车都是不准在道路上行驶的。所以,我指挥半天,结果警察一过来就把我的摩托车给扣了,那绝对会对我的世界观产生影响,马加爵之类的我估计就是这么诞生的。我其实是个好人,但这世界会认为我是个坏人。

或者,一不做二不休,报警吧。我拨通了110,结果提示我系统正忙,请稍候再拨。我想幸亏我不是摔倒在路上趁昏迷前打电话求救,如果上天只给我一个打电话的机会,我还是打给我爹算了,至少我爹懂得开通呼叫等待功能,打了110告诉你请稍候再拨,我肯定要多吐一口血。

想着想着,就到目的地了。一下车开始忙正事,把这事给忘了。事后想起来,我还是很自责,我觉得我没有尽一个公民应尽的职责,很可能因为我的不作为导致严重的后果,虽然这些石头不是我弄掉下来的。同时,政府也没有尽一个政府应尽的职责,首先,土方车的严重超载这么多年一直很严重,而且又是半夜超载,石头和泥土又是暗色的,掉下来的东西导致的无辜车辆的交通事故或者车辆损失我觉得应该不计其数了,这就这么难管麽?你那先进到能够辨认出到底是你妈的还是他妈的或者是你大爷的汽车车牌尾号是不能于今天上路的电子系统和充沛到每到上下班高峰都有人拦截轻骑和摩托并把他们搬上卡车的警力,你都能有闲功夫每天盯着人家私车的牌照看尾数的最后一位是否符合当天能够行驶的标准,还有闲功夫去通知和管理有其他的尾数有每个月分别是两次轮换到禁止行驶的,你就管不了从固定地方出发运输土方的大卡车?

总之,我觉得,在这件事情上面,我和相关部门在这方面都很失职,我主动承担主要责任,希望相关部门和肇事卡车共同承担次要责任。

(2008-10-15 14:26:46)
转载▼
标签:
杂谈


我看到昨天的文章后有几个留言,很有意思

1:

开玩笑,你怎么什么都怪政府呢?有时你自己也应该想想啊,你就没有原因吗,我说就是你,其实政府和那些呗你骂的人都不想和你一般见识,和你用得着骂?你玩的起吗?
2:
韩寒,你错怪政府了,你低估了交通管理部门发挥罚款职能的能力,他们对卡车的超重问题毫不松懈,这你可以问问卡车司机因超载被罚款的频率和幅度,而问题是,卡车超载是不得已的事,养路费以及其他向国家交的费用太高,汽油价格又处于持高不降趋势,运输成本加大运输费用却未提高,车主所做的只能是心存侥幸地超下载,所以,他们也不容易,请不要埋怨他们,这个社会,难过的只是老百姓,政府打着为了人民利益的幌子做着损害人民利益的勾当,说是为了保护这部分人的利益从而遏制另一部分人的利益,这部分那部分的转换来去,最终,受益的————不是人民。这个是实话 卡车司机跑趟长途光罚款就要上千块钱 但运费没有那么高 再加上油价高 跑车成本加大 超载实属无奈 毕竟都要生存啊
3:
你这话说得不错,所以我们以后要用非常环保的小轿车去拉土石,而你应该开着卡车去参加婚礼,这样政府就不会管小汽车,而是转向管卡车了
4:
同样用能源,人家是为生存,你为飚车。到底谁环保啊!
这个问题上,你错了!
很简单.货车在创造财富.您的车在消耗财富.如果不超载.后果就是物流成本上升,物价飞涨,运力不足.电厂缺煤.工厂缺原材料.大车增加.油品短缺.政府进一步限制私车。
5:
1、首先要搞清楚石头是谁掉下来的,然后才能找到冤头债主;
2、其次要搞清楚博文作者与此事有无直接关系,然后才能谈论什么是客观公正和谁最有资格写此类文章;
3、最后就算是在最民主的西方国度,马路上有几块人家不小心掉下的石头,犯得着上至政府下至警察地在互联网上全世界地大开骂戒吗?
4、见了扎眼的事,不分清红皂白第一个想到的出气筒就是政府,有病!
5、就几块石头的事,这里面没有政治、经济、文化和哲学,但硬要和这些牵扯沾边,弱智!
6:
卡车超载也是为了国家的城市建设进度,他们是没有错的。

===========================================================================================
综上所诉,我得出的结论是,你们说的都很有道理,政府是没问题的,因为他们已经罚款了,而且他们对土方车收取了卫生清理费,所以他们已经进行了管理了。当然,你在清理前出事就是你自己倒霉了。卡车也是没问题的,因为他们已经交罚款了,况且他们每次把土石都装得溢出来是为了建设祖国,但祖国的运营成本比较高,所以更要多溢出来一点,但恰恰双方都没有错,或者双方的是有苦衷的,情有可原的,所以受害者都得是活该了。那总有人是错的,所以我为我的不作为就应该承担全部责任。只因我当时离开目的地太近,一到以后一忙就忘了这事了。在此我向大家认错,另外,因为我的错误言论,对政府和掉石头的土方车所造成的名誉损失表示道歉。
另外有读者说,就那么几个石头,就算西方国家也很难免。我想他的生活大概是固定在一条线路上,所以有所不知,你只要开车经常走夜路,你就知道你路遇渣土碎石的概率有多高了,所以,需要每个路过的人负责的地方有很多,能清理则清理,不能清理则竖警示牌守候,都是为了把我们的祖国的商品房建设得更快。
人家明明是很单纯的麽~~~~
(2008-10-17 00:35:23)
转载▼
标签:
杂谈






从2006年我们的拉力赛到贵州比赛开始,就见过给车辆敬礼的小学生们,甚至还见过给车辆敬礼的成年人,我感觉自己开着一面国旗,到哪都有人敬礼,一开始我对此十分的不解。当然,我不会被感动,因为我觉得自己受不起,莫名其妙人家向你敬礼了,原因是因为我在一辆汽车里。对我而言,我对当地的发展没有做出任何的贡献,对贫苦的居民没有做出任何的帮助,你敬我什么呢。

然后我去其他地方比赛,冰冻三尺或者炎炎夏日的,当地政府为了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赛员,都会安排小学生的腰鼓队一直在那里助兴——

在此要先说说腰鼓队,这个是绝对应该取缔的一个邪恶组织,因为我上学那会儿规定一定要参加一个兴趣小组,万幸我有自己的兴趣,所以参加了摄影组,但很多没有兴趣的同学就入了腰鼓队,成天背着一个腰鼓练那几个永远的欢迎节奏,用于列队欢迎来学校视察的领导,或者是被当地的领导租借去欢迎更大的领导,反正就是用于欢迎领导或者贵宾的道具。我一直难忘那样的情形,上百人的腰鼓队两边站开,整齐划一的击打腰鼓,喊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然后脑袋上悬着大横幅,欢迎教育局的领导来我校暗访。

你真要说你掌握了一种乐器倒也算了,偏偏是腰鼓,你长大以后泡妞的时候看人家都弹着吉他唱情歌,你总不能敲着腰鼓向人家表白。这根本和兴趣或者技能无关,这就是被利用了。

所以,贵州的学生也是一样的情况,他们只是被利用了,用于旅游业和招商引资,小学生只是代替当地政府表达对来贵州旅游或者投资的人们的欢迎,让人们感到“感动”和“尊贵”,那些小学生只是便衣腰鼓队员而已。

很多人认为这是贵州当地的奴化教育,我实在不能赞同。我觉得当地政府才不会想这些意识形态上的东西。上网看到这篇文章的人,你们谁从小接受的不是奴化教育么?连同我在内,从上小学的第一天,到毕业,受到的都是远远比对一辆汽车敬一个礼要更加彻底更加深入的奴化教育,所以,我们就不要说人家是奴化小学生了,论级别,我们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家奴指点农奴而已,归根结底,单纯的贵州政府只是想利用小学生罢了,人家才没那么复杂呢,你们说的那些,那是北京想的事。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