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aaaa

by anonymous

  • 0
  • 0
  • 0
397 views

工作汇报

今天的比赛结束了,我排位赛的时候引擎断油故障在发车前的一分钟查明,是序列式变速箱传感器导致,于是在起步前车队帮我解除了变速箱的电脑程序,我用离合器进行全手动换挡。第四起步以后我的车况很好,引擎工作正常,起步超越了一台车。后来一号弯有黄旗,不能超车,但有一台慢车以几乎停止的速度在上面溜达,可能他好心想让车,但我不能超他,一下就被第一名和第二名拉开了五十米,但我只用了一圈又咬到他们的后面,说明今天的确非常快。王睿的车引擎状况也不是很好,在超他的时候我们两个理解上发生了一点误会,还碰了一下,真是很乌龙,然后超过了排在第一的车手,我开始很轻松的领跑,而且优势很大,做出了全场最快的圈速。为了保护发动机,我降低了1000转的转速,只要和后面的赛车保持大概三秒到五秒的距离就可以。此时水温75,机油温度103,机油压力也很正常,但汽油压力的警告灯一直在亮。对此我也没有办法。
在领跑了大概七八圈以后,我感觉引擎的声音有点变化,我又将驾驶风格放得更加温柔。但一圈以后,引擎爆缸了。
于是我的比赛就结束了。要恭喜王少峰得到了久违的分站冠军。我的两场比赛全部以引擎故障收场,今天王睿的引擎也非常危险,濒临爆缸。而上一场他和我都爆了引擎,我想今年的引擎一定是哪里有问题。
让特地来看我比赛的朋友们失望了。

日记 [2008年05月15日](更新)
(2008-05-15 10:56:14)

不断有记者和读者给我打电话,问我捐款多少。在地震最早时候,也就是北京3点9级,中央台记者说,暂时没有人员伤亡报道,成都市容市貌还在的那个时候,我就想先捐款5000元,因为我的卡在外地取现金的权限只有5000。现在想来,幸亏没有在第一时间捐5000,要不然现在还不被人笑死。捐了钱还留下一生的污点。
其实我觉得这个风气不是很好,一些明星的粉丝都在希望自己的偶像多捐,贬低捐的比自己偶像少的人。包括作家都是这样,最近还有电话问,应该捐多少的,有个什么样的标杆。感觉就像喝喜酒送红包一样。这样真的让人----包括好心捐款者觉得很不舒服和变味。而且一些标杆以后,其他少于这个标杆的人很容易被人觉得小气或者道德出现问题。作家和车手的收入都比较少,为了避免给建立作家车手捐款标杆添砖加瓦,我个人宣布我以我名义的直接向相关部门捐款为0元。
当然,我还是要向那些捐了很多钱的作家表示敬意。于丹,易中天,池莉,郭敬明,刘和平,余秋雨等都是非常好的榜样。不过其他作家量力而行就很好。
今天很快写下这些文章,错别字不纠。那些在网上攀比来贬低去的真的让人非常反感,包括让捐款者也是这样。你们至少还有空上网呢。别的情况别人都已经说很多了,我匆忙写下这些题外的感受。
这次的确很困难,应该比当年的唐山还要困难,而且救援区域也存在比较大的危险。从在北京场地赛完了以后,牛博网老罗给我电话说要去成都,我当时也正在研究,于是马上就一起去了。我会直接把钱花在刀刃上。也已经在四川呆了两天。我觉得人兽不够,又从北京运了两个朋友带了一些装备过来。我们将避免救人不成反被救,不添乱添堵,在现场考虑怎么样能提供一些有限的帮助,因为是从北京出发,没有从家里上海出发,所以感谢在北京的徐静蕾,梁朝辉等朋友提供的一些装备。感谢上海大众申蓉汽车提供给我使用的汽车。我的读者也不用向我捐款,我的钱还够,维持一个小的团队也还没有问题。我走后也将卫星电话等物资留于灾区。我们于上午已经基本放弃了营救困在银厂沟的一名被困的生还作家的计划。经过考量我们不具备那个能力。希望救援队和吊车早日到那里,道路早日打通。
成都已经非常缺水,一些谣传导致成都市民大量囤水。作为离开灾区最近的大城市,希望在正式辟谣以后,市民可以把自己囤的水捐往灾区。也希望大量的水可以到成都。
就此。

最新的更新:
1:这里需要帐篷,整个成都已经没有帐篷,成都的部分害怕余震的市民也在抢购帐篷,灾区更加需要,因为按照现在的情况,相当多的人应该会在帐篷里度过相当多的时间。我没能在成都购买到帐篷。所以如果有帐篷的可以准备一下,地址我晚上发布给大家。谢谢。
另外成都市区也已经恢复了很多瓶装水,说明物流情况还是很及时。
2:大家尽量不要往灾区来。一方面的确有一定的危险,很多灾区水库都悬在头上,而且有一定的山洪可能性。路上也有泥石流和山上落下的石块。余震依然频繁,而且大灾后可能会有疫情。另外一方面交通已经管制,而且容易添乱。当我觉得自己在添乱的时候我就会回来。
3:我个人会将捐款直接在当地转为物资,由在北京的老罗等朋友负责落实到具体的地方。我也会注意什么物资是比较实际匮乏但我在当地没有办法解决的,比如帐篷之类,到时候就需要大家的帮助。
4: 我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可以在当地奉献一些物资的一个记者和志愿者而已。明天我会为大家送上一下比较详细但可能没有在新闻媒体上见到的文字。但这次的救灾过程,其实据我所知,新闻报道已经很开放和透明。
5:无论是部队还是民众,其实都已经非常的尽力。这里的地理条件可能在大城市的人没有办法想象,所以不要坐在沙发上太过苛求。我经常在云贵比赛拉力,所以比较了解。真的很困难。
6:那些逼捐者和说风凉话的,我给你们我最诚挚的鄙视。但我现在没空向你们致以详细的鄙视。

就此。

1:我的朋友中想捐赠物资的可以寄往该地,我的朋友们会负责比较具体的分发:四川省成都市龙潭寺龙木路18号南方物流园内正泰电器配送中心。郑先生。电话028—87656523.邮编610052。比较急需的是药物,帐篷等。
2:建议现在个体志愿者不要自发来四川,也不要驾车去灾区。按照规律,可能已经将会有疫情。而且交通已经管制。我会适时离开。我到达的时候比较早,还没有交通管制,政府也没有呼吁不要自己运送物资和援救。对于指责我占用了道路资源和平白浪费了灾区粮食的朋友们,我表示很抱歉也很内疚,在此说一声,对不起你们了。
3:江油市需要很多的药物。我今天在成都买大量药物的时候店家都给了我进价。在此感谢。
4:一支25人的医疗队面临交通问题,需要一辆能够搭乘二十五人的卡车从成都前往灾区,联系电话13980811230.彭小姐。
就此。

消息
(2008-05-16 00:17:54)

1:我的朋友中想捐赠物资的可以寄往该地,我的朋友们会负责比较具体的分发:四川省成都市龙潭寺龙木路18号南方物流园内正泰电器配送中心。郑先生。电话028—87656523.邮编610052。比较急需的是药物,帐篷等。
2:建议现在个体志愿者不要自发来四川,也不要驾车去灾区。按照规律,可能已经将会有疫情。而且交通已经管制。我会适时离开。我到达的时候比较早,还没有交通管制,政府也没有呼吁不要自己运送物资和援救。对于指责我占用了道路资源和平白浪费了灾区粮食的朋友们,我表示很抱歉也很内疚,在此说一声,对不起你们了。
3:江油市需要很多的药物。我今天在成都买大量药物的时候店家都给了我进价。在此感谢。
4:一支25人的医疗队面临交通问题,需要一辆能够搭乘二十五人的卡车从成都前往灾区,联系电话139XXXXXXX.彭小姐。已解决,谢谢大家。

日记 [2008年05月17日]更新。
(2008-05-17 03:05:51)

刚刚回到酒店。
这里缺少的是帐篷和手电筒等,在成都比较难以买到,在上海的朋友,如果愿意直接捐献物资,可以给往上海市泰安路50号,环球天韵唱片公司,孔小姐接收。唱片公司和一些朋友也已经紧制了200多顶帐篷,加上药物,手电筒,等,在36小时后将可以由李连杰先生壹基金的物资专机一起运往灾区。直接交由当地的红十字分发。可以赶上飞机的最晚的时间是今天,也就是5月18日的下午1点。谢谢大家。很多东西我在成都实在无法买齐。
再转发一个短信,我一个朋友在德阳救援,他说整个德阳包括整个灾区的情况都是缺少外科医生和护士,希望有职业证的外科人员可以提供帮助,同时还需要以下的器材,树脂夹板,树脂绑带,便携式快速蒸锅,大容量高压灭菌器 C型臂电动X光机,洗片机,消毒水。一些东西我买不到。因为消毒水是不能邮寄的,所以希望成都的网友提供帮助。
谢谢。

再见四川
(2008-05-21 21:05:41)
在地震发生后的48个小时,我从北京飞到了四川成都。

在此之前,事实上,我已经用我的方式进行了一笔捐款,然后我在自己的博客上宣布,以我名义向相关部门的捐款为零。我要直接去灾区尽一点力气。

这里的情况非常惨重,我也没有什么时间上网看大家的百态。

我不太方便把话写的太详细,因为我担心会对前期的踊跃捐款有负面的影响。我不愿意向“相关部门”捐款的原因,一方面是账目的不透明,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红十字会所收的百分之十的管理费,很早很早前我研究过这个,当时知道是百分之五的管理费,但是到了成都以后我一个朋友告诉我是百分之十五,我很吃惊,但一时没办法求证,暂且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暂时认为是百分之十。所以,在成都和几个朋友自己运输物资的时候,我一直在说,如果有三十亿的捐款,那就有三亿多的管理费。一方面在世界范围内,这个管理费都偏高,另外一方面它已经隶属政府部门,拿政府工资,按理不应该收取这么高的管理费。

幸运的是,在一定的压力下,红十字宣布这次不收取任何管理费。这是好事情,而且我相信这次善款的使用一定比以前更加透明。我在运完物资回成都后,其实一直在打红十字的主意。虽然我们去过红十字的现场,那里每个人也的确非常辛苦,但我想毕竟灾情和捐款都是巨大的,我小人之心不可无。我在门口观察了几次次他们物资的运输和一些流程,甚至在打一些违法监督的主意。现在既然媒体和舆论都已经介入到了监督中,而且他们也已经表态,接受审计和零管理费,我想,这次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了。大家都是好心,我相信红十字的工作人员也是如此。我希望他们在这次赈灾中自己也有巨大的进步。

在四川的这几天里,我深觉自己能力有限。每天运几车的物资也是杯水车薪,而且急需的物资越来越难以买到。因为这次的受灾面积太大了,而且救援和运送物资的难度太大了。有种无从下手的绝望。最近的聚源镇中学,死亡近千人,就是学校质量的问题,因为附近几乎没什么建筑物是倒的,哪怕是以前被评定为危房的楼都讽刺性的没倒。我相信,这些都会被秋后算账。

第三天,口碑一直很好的成都的置信房地产公司愿意出资1000万为灾区建三所地震震不倒的学校。李承鹏,黄健翔和我再各出20万的钱款和物资,担任三个学校的名誉校长。能促成这件事,我们三人都觉得很欣慰。

另外,要感谢华硕电脑公司和个人李伟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后愿意为这个学校捐献100台华硕的EPC便携电脑。

也要感谢郭妮,她很好心,知道这件事情后说她很难过,她的很多读者都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她也要捐款五十万来建一个学校。我觉得她是个很好心的人,但是她每年的收入都是一本书一本书写出来的,她可能是全国写的辛勤的作家,我让她少捐一点。大家记住郭妮这个女作家,她本来是要捐款50万的,应该是中国作家中的最高。据我所知,这也几乎是她身边的绝大部分积蓄。但我一定会劝她少捐一些。有不满的人就骂我得了。

另外一件让人很欣慰的事情是,我的唱片公司环球天韵也帮了很多忙,很多上海的物资都是她们帮助收发的,而且她们也捐了很多的物资。谢谢我的很多读者或者非读者的好心人,我还没来得及详细的统计,但你们一共为灾区捐献了将近一百五十箱,三四吨的物资,大约有几十箱的药物,上千个手电,近500个帐篷,很多睡袋和五万多个口罩,还有好几千件其他的生活用品。

等过几天,捐款者的物资和名单出来以后,我会在博客上公布。这是你们的功劳,不是我的功劳。谢谢你们的好心,你们至少让好几千人不用风吹雨打,让几千救援人员和灾民有光明和药物,让几万人有口罩。而这只是来自上海的一点力量。

寄往另外一个库房的全国读者的物资我还没来得及统计。

昨天有朋友说,有文章说我的行为是违法的,属于私募物资,我想,我为了避免麻烦,我本人也能力有限,谢绝了所有让我转交的捐款。没想到号召大家捐点物资,也给红十字省点运费也有人要追究法律的责任,在此我愿意接受公安部门的调查。另外,有好心人能给他捐一个口罩和一卷胶带么?

还要感谢上海大众333车队,我本来17号有一个给经销商做的开车表演的活动,但是我16号在山里,可能回不来,所以车队和青岛的观众很理解我的缺席。车队也打算为灾区捐献一个学校。

另外要感谢陈程女士,提供了很多的物资。

也要感谢何东先生,提供了很多的物资。

前两天,梁朝辉也带着时尚集团的物资过来。他们打算在这里捐款百万。

也有朋友过来看一下各个县城,打算在这里建一个孤儿院。

谢谢我的贴吧里和一些网站里读者所捐献的物资。

谢谢在这里帮忙的廖拟和李磊。

很多朋友发短信问我,这里缺什么,他们马上能运过来。在此很感谢。

16日,政府开始号召志愿者不要私自开车往灾区。这下很多闲逼高兴坏了,很多好心的志愿者被冷嘲热讽。我想,他们没有在前线,他们根本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他们根本搞不清楚北川和汶川的关系。映秀等重灾区的确道路只有一条,要为救援让出力量,志愿者都很自觉把物资放在捐赠站,而成都通往什邡,江邮,都江堰,绵竹,绵阳等地的道路情况都非常好,高速六车道,国道六车道,四川是个富有的省份,交通建设很发达,虽然路上能看见的都是志愿者运送物资的车辆,但事实上,道路还非常空旷,和半夜的上海外环线差不多。灾情非常严重,政府和红十字的力量在一开始根本照顾不周,在一开始,很多的物资都是由成都的志愿者送去。而且他们可以知道灾区最需要什么,第二天再送过去。

闲人们哪会知道,16号的灾区很缺卫生巾。当然,很多成都人都在17号送去了卫生巾。我没好意思买,我实在不好意思跑到妇女中去,问你们要卫生巾吗。

在此,我特为志愿者平反。成都市的民间救援力量,在政府部队主职救人,红十字忙不过来的时候,承担了很多灾民的需要。矿泉水甚至在很多地方都囤积了。这些都是民间功劳。因为药物比较轻,可以一次背更多,而且可以救人,所以我们几人在徒步去送药的时候,喝完了所有的水,到达目的地,甚至有灾民问,你们要水吗?

四川的确是天府之国,而四川人似乎天生也非常乐观。在过程中,甚至很多灾民叙述甚至还带有幽默,我想,这会帮助他们更快从灾难中走出。

而地震的威力的确巨大,有灾民对我说,你爬到我的屋顶上,看眼前的山。本来站在这里是看不到这座山的。有两个老太婆在山上对话,地震一过,两人就隔开一百米了。

部队和救援者也要比我想象的条件艰苦,甚至海军陆战队的装备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充裕。他们的确把这里当作战场,很多医院接受的都是军人和救援者,因为工作强度太大,他们甚至都开始抽搐,而军车和警车的喊话也会在最后加一句谢谢,这是我在北京听了至少一万次的特权车喊话中所没有听到的。

具体的我就不说了,CCTV会说的。地震中的确大家都很尽力。相比之下,我们几人是非常轻松的,至少大部分时间中,晚上还可以在酒店里睡觉。而真正前线的人工作强度和态度已经仿佛有宗教信仰。我是一个经历过长途拉力赛和很长时间体力死扛的人,我也是长跑运动员和职业车手,而我这几天吃喝睡觉基本能保证,光是接受物资,已经觉得非常累,所以很多在第一线的志愿者和工作者,大家都可以想象。

我的朋友老罗也非常的辛苦。我和牛博网的老罗他们一起来的成都,第一天到四川,我上海的朋友说有一个作家被困,希望我去救援,有具体的位置,所以我们就从此分开行动了。我虽然不认识他,我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有具体坐标的需要救助的人。赶到那里前那人已经被救出。但老罗一行等人一直在购买各种物资直接设立发送点,那些地方都在深山里,政府部门的物资救助力量还没有具体到达到那里,那里很多人甚至一家人一天只有一瓶矿泉水。老罗等人把捐款都转化为直接需要的物资,通过当地的村长发送。但是前天他们的帐号被公安部门封了,他们中有些人也直接被带走审问了。虽然很多人借机诈骗,但按照我的认识,他们完全把所有钱都花在灾民身上了,机票都是自费的,而且不收管理费。我完全信任他们,所以也作为了发起人之一。希望他们的事情早点解决。我也看到很多人对他们冷言冷语,我想,这些都是对好人的打击,欲加之罪可以加在敌人身上,不要加在好人身上,如果敌人是好人,也不要加这些。我们的社会氛围总是乐于摧毁和改造好人。希望他们早点解决这个麻烦。因为里面也有人因为信任我而捐款。包括那些说他们——或者我本人,会拿回扣或者私拿物资的笨蛋,我的确会私拿物资里的卫生巾塞他们嘴里,还是用过的。你们有这么多的闲置力量,怎么就不出力呢?

另外,我还想继续说一个事情,我依然坚持我的向有关部门捐款为0,这是我个人的选择。我也依然非常反对逼捐和搞捐款的排名,很多人在背后冷言冷语,有些个人和公司出于善心,追加了捐款,那些人就自以为是自己的功劳,并把这些钱下意识记在自己的账上。他们都是道德的小人,自己制定道德的准绳。在大家都忙着做善事没空的时候,他们闲着,指指点点,我朋友说,他发现这些人都喜欢重复发言,反复变换马甲,在各个地方说一样的风凉话,足以见得他们是闲到一种什么样的程度。他们体力和脑力都非常充沛活跃,网监部门应该把他们登记在案,以后有灾难的时候派他们上场。

前一阵子盛传的肯德基没捐款,麦当劳没捐款,我当时就和朋友说,首先,他们如果没捐款,也不应该受到指责,这是他们的权利,其次,肯德基可能是以百胜的名义捐的。因为这些我么熟知的国际快餐都属于百胜集团。事实证明,的确是以百胜集团的名义捐款了一千多万,而麦当劳也是。但是,一些丐帮人员居然在某一个城市,去肯德基麦当劳门前闹事,这才是添乱和丢脸。

一旦捐款变味,会让做善事者心里很不舒服。比如这次地震,第一批捐款的人应该是最积极的,但到最后,他们都会因为数额少而被人骂。很多人也会借机对自己不喜欢的人传播谣言,这些都是对好心人的打击。

等下次有大灾难的时候,当大家惊奇的发现,所有明星的捐款和所有企业的捐款都是一个统一的数字的时候,逼捐者就知道自己当年的傻逼了。

做善事者,内心一定要得到宽慰,如果做了善事还要备受一些什么都没做的人的指责,好人会越来越少,做事会越来越谨慎。

在成都已经将近一周了。我想说,我几乎把成四川当作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家乡。四川人都很乐观可爱,也都很热心。四川姑娘也很漂亮,但这次实在没空深入的了解。虽然是大灾难,但他们的乐观都是我所喜欢的。所以他们能更快的振作。

到时候学校或者我朋友们捐的学校建成后,希望有读者可以志愿担任教师。这个地方其实不像大家想象那样,所以不要叫“希望小学”,在地震前,这里是很闲适的。

希望聚源镇中学的废墟不要拆除,直接改为地震纪念馆,这是离成都最近的悲惨地方,高速公路下来直接就到了。这里裸露的偷工减料的钢筋和水泥和违章加盖一层以及建筑中的我们不知道的层层回扣是我们这个国家很多事情的缩影。这就是结果。

这里已经渐渐安全了,我相信后期会像这里的人一样乐观。很多问题会被算账,很多问题也会慢慢久病床前无孝子,但总是比国家其他悲惨的地方会被重视很多。而且,这始终是一场巨大的悲剧,事实上,情况要比CCTV说的悲戚很多,CCTV的现场记者想必自己也清楚,也没有那么多的温馨和感人,更多的是凄惨。我想,我们再不能用胜利来形容大规模死亡的灾难了。胜利是用于战役的,伟大的胜利是用于战争的。这些自然灾害,除非一个人没死,要不然就不能叫胜利。

今天,我居然在XXX地区和XX地区看见了XXX,XX和XX,旁边也有记者,还好我戴着口罩。我想,时候差不多越来越多的社会名流们要到这里来演出和慰问了,我也该走了。

回到上海后,本人不接受媒体关于此行的采访,也不写任何相关文章和作品。谢谢大家。

另附资讯一条,现在需要大量的志愿者了,各地的各行各业的有一技之长的人,可以联系你们当地的民政部门。谢谢。

演唱会
(2008-05-26 00:18:01)

昨天我看了范晓萱的演唱会,这是我第一次去看演唱会。因为以前从来没有看过,所以,对我来说,看演唱会的第一次献给一个男歌手是不能容忍的。说起来实在很巧合,那是我在初二的时候,作为一个体育不合格的学生被逼着参加校运会,结果跑800米和1500米不光拿了第一,还破了校记录,班级动用了班会费奖励了我两张专辑,一张是范晓萱的《你的甜蜜》,还有一张是张信哲的《挚爱》,当时的口味由负责买专辑的班长决定。这也是我最早接触流行音乐,我还在追我隔壁班级的第一个女朋友,如今事隔十三年,看了范晓萱的演唱会,嘉宾还是张信哲,真是十分轮回。

我决定
(2008-05-27 03:44:46)

这周是今年的拉力赛第一场,下周是场地赛,然后所有的比赛就要避运了,9月以后重新开始。我昨天也开了朋友的N组赛车,觉得适应起来没什么问题,甚至觉得挺慢的,我相信我如果驾驶N组车,在柏油路和砂石路我应该都可以进到国内车手的前三,在柏油路上应该有能力去争夺全国冠军。如果明年没有SUPER 2000组别的赛车,我想今年应该是我最后一年驾驶自然吸气的赛车了,明年我一定会驾驶涡轮增压的N组的赛车。
其实这个是小事,我真正决定的事是,在下一次夺得汽车的年度车手锦标以后,我将计划开始参加摩托车比赛。趁我还没老,我要去赢得全国摩托车的比赛,那是17岁时候的理想,若不去做,我会很遗憾。

她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媒体说……
(2008-06-01 01:31:21)

经验告诉我们,面对媒体进行自我审视和自我剖析或者自我批评的时候,别把话说的太曲折了。我以前曾对电视说:XXXXXXXXXXXXX,而我认为是不对的。结果播出的时候,最后那八个字被剪了。
当然,我没有任何宗教信仰,无论复杂的战争或者简单的灾难,我觉得所谓人道主义应该是在因果报应之上的,人道主义是实际的事情,而所谓的因果报应就是耍嘴皮子图一个口头愉快的事情。所以,我不同意萨朗斯通关于因果报应的想法,事实上,她自己最后也没有同意自己的想法,她在讲述自己如何被感化的一个过程,不过,她说的这么百转千回,而时间就是生命,所以,激情万丈众志成城的人们没有耐心听完。

以下是转发网友的翻译:
莎朗斯通说
中文大意是:“嗯,你知道,这件事(联系上下文的首先,于是,后来,就知道这件事指她改变想法的心路历程的事)很有趣(或值得关注),因为首先,你知道,我对中国人对待藏人的方式不满意,因为我觉得任何人都不能对另一些人不友善。因此,我一直就这件事在考虑怎样想,考虑做什么,因为我不喜欢他们那样做。而且,我一直在考虑怎样对待奥运会,因为他们对达赖喇嘛不好,而他是我的好朋友。然后发生了地震等等灾害。于是,我在想:这是不是就是因果报应呢?当你对别人不好,然后灾害就降临到你的头上?后来我收到了一封信,是西藏基金会发来的。他们想去(灾区)救助。我哭了。他们问我是否可以就此写点什么,我同意了。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教训(it was a big lesson to me):有时你得学会低下头帮助别人,即使是对那些对你不友善的人。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教训(that’s a big lesson for me)…… ”
虽然我不喜欢她说话的腔调,但我相信很多人没有看过原话。而这番自己的思想转变在国内被媒体概括成了“地震很有趣,中国遭报应”。

如果大家觉得自己都是人道主义者,某国或者某地区的灾难应该是全人类的,那么作为中国人,我们回想一下,美国911,日本大地震,台湾大地震,印尼海啸等灾难的时候,你是否心中荡漾起……

受到中国最有名的那句关于抗美援朝的完全不顾及前后语境断章取义的启发,我认为莎朗斯通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媒体说了一场错误的表白。其中关键是错误的媒体。

第一批的物资感谢名单
(2008-06-02 17:10:12)

这是第一批送去灾区的物资,现在已经到了需要的人手里,感谢大家的帮助。另外还有很多朋友捐献的我会统计一下再次公布。还有直接捐献物资给成都的仓库的朋友,可能要更晚的统计出来。另外,有很多朋友表示要直接捐款给我,让我转交给灾区的群众,原谅我本人不能接受,一方面有法律的问题,一方面我自己也很粗心,怕自己会弄不清账。 另外,学校会在六月份开始建造。
第一批感谢的名单如下:

不要动不动就举国暴怒
(2008-06-04 14:04:33)

今年是个是非很多的年份,我们的国民也随着暴怒了很多次。当然,因为国情的原因,我们不能对内暴怒,所以绝不放过一次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对外暴怒的机会。

当时我听到莎朗斯通的言论,也觉得没有人性,觉得她根本没有弄明白佛教里业报的意思,因为我翻开国内所有的媒体,我只能看见“我想这就是报应吧”,还有“这很有趣”。还有一张广泛流传的采访视频的截图“我想这就是报应吧”。

到后来我才在香港媒体的视频中看到了她的全文,其实根据她的原话,我们是不至于举国愤怒的。这就好比媒体问你,你对印尼的海啸有什么看法,你说“,印尼人民对我们不好,所以,一开始,我很高兴,我认为这就是报应,但是后来,我看见海啸的惨状,我的朋友也对我说,我们应该去做一些什么,我一想,然后哭了,我就认为我开始的想法是有问题的,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教训。”

结果第二天,你发现除了原始的媒体以外,其他的媒体只采摘了你的两句话,就是我很高兴和我认为这就是报应,你作何感想。

所以我认为,这其实也是一种不人道主义。首先,的确是我们国内的很多媒体只报了他的两句话,刻意引起了一开始包括我在内的愤怒。其实,我们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关注,在于她究竟说了些什么,但我们就是付出了这么大的关注,因为这是最近期间,夹杂在很多不好的消息中的唯一可以让人发泄情绪获得快感的。她究竟说了什么,这不重要了。但是,在地震中,我们那么重视生命,哪怕过了理论存活的时间也不放弃,能救一个就救一个,那么,对于这个至少还知道反思自己的外国人,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将她推向对立面去,而不是能救一个就救一个呢。

人道主义不应该只面向自己的同胞,当然,在同时受难的时候,我们应该先帮助自己的同胞,但真正的人道主义是对生命的,甚至是一条狗。说实话,当年日本和印尼受到重大灾害的时候,我也想到过“报应”一词,我相信,各位看客中想到这个词的人应该不少,包括国内的很多主流媒体面对美国飓风的时候,幸灾乐祸之情直接就溢于标题。但是很快我就觉得自己是错的,我不应该这么想。但除了印尼海啸的时候捐了一点钱以外,其他我什么都没有做。我觉得很惭愧。还好,这两个国家没有做什么“中国在日本或者印尼的企业捐款排行榜”,也没有追究不给他们捐款或者帮助的人道德责任。但我始终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问题。于是在四川地震的时候,我就直接去了灾区,尽自己的一点点力量。当然,如果我在家里,看客们可以认为我没有行动,如果我去了灾区,看客们可以认为我去添乱,可事实是,我们几人在四川的八天,没有添任何的乱,也帮上了一点小忙,也没有让媒体拍任何一张装模作样的照片。可是当我回来的时候,终于有空上网了,我发现天天有空上网的看客们似乎进行了不少莫名其妙的谩骂。说实话,这虽然不会改变我以后的想法,但这会让我很灰心。

在这场灾难中,表现最差的就是某些在网上叽叽喳喳指点江山的看客们。他们时而要封杀这个人,时而要操那个人的全家,时而向某明星进行道德勒索,时而向某企业要饭,关键是,他们还假装自己是善意的,觉得自己是在为灾区人民做事情。更关键的,他们自己还相信了。

在封杀莎朗斯通的事情中和之前的家乐福等事情中,我开始觉得,其实文革不是毛主席造成的,文革是人民心中的自然情结。现在比以前好的是,现在有法律约束了,现在要付出代价了,代价恰恰是这些伪道德人士最害怕的东西,哪怕是要付出一百块钱,就能吓退一大半人。

对于莎朗斯通,如果她说了前半部分,那只能证明她有毛病,的确该骂,但事实是,她的话还有后半部分,在国内的媒体上,我几乎没有看到过。当然,这也是大家所希望的,一方面,娱乐版都是明星义演的新闻,出来这么一条,大家就可以享受借着崇高的名义置人于死地的快感。有些人说,就冲着莎朗斯通是达赖喇嘛的朋友,怎么说都应该封杀她。但是李连杰也是达赖喇嘛的朋友。达赖喇嘛有很多朋友,里面有些人也是我们的朋友,最理想也是对国家最好的结果是,达赖喇嘛也成为我们的朋友,西藏安定。政府都一直是报以这样开放和谈判的态度。而我们的动辄举国国民暴怒,要封杀这个人,抵制这个企业,抗议那个国家的国际形象,难道就是我们认为的“强大”?

在这次灾难中,我们大部分人表现出了宽厚,善良,热心,但外国一个过气女星的一句被国内很多媒体掐头去尾的话,我们顿时变得面目狰狞,杀,奸杀,封杀。尤其在这个非常时期,事半功倍。翻一翻一些论坛里几年前关于别国海啸和地震的帖子,说这是报应的网友占据了绝大部分,到处都是“才死六千人,怎么不死六十万人”的言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中的很多人离开真正的人道主义还很远,很多面对国外灾难一样幸灾乐祸连称报应,但到现在还没有反思过的中国人,你们岂不是连莎朗斯通都不如,而你们现在正享受着骂她和封杀她的快感,但她至少还知道反思自己的想法,并觉得不对,你们呢?不要太严于对人,宽于对己了。经过这场灾难,希望我们能否进步,体会到灾难中人类的痛苦,从民族人道主义提升成无前缀人道主义。

另外,我所奇怪的是,怎么别人就不把我们当时的网友发言整理出来当成典型来举国对我们进行反对和抵制呢。哦,是人家的凝聚力不强,发不出这么整齐的声音。

一个国家也需要朋友,但我们的国民似乎只需要说我们好话的朋友。别到了真正需要朋友的时候,我们发现都被我们抵制完了,国际上剩下的朋友们都是比我们黑的。虽然莎朗斯通只代表个人,我们抵制她也不代表我们抵制美国,但是,因为她的全文,我觉得她是不应该被我们如此的责难的,我们对她的责难远远超过了地震中那些豆腐渣学校和医院工程的幕后人的责难,这再次说明了我们是忍辱负重的,我们可以承受自然灾难的痛苦,可以承受人为灾难的苦果,但我们不能承受外人说我们。我们是一个讲究家丑不可外扬的国家,自己扛着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赞美,当别人没有赞美的时候,那扛着的压抑就都要发泄到别人的头上。

其实,我最希望看到的是,当某天,某外国人,真正说了几句伤感情的话,侮辱我们的话,我们整个国家也不用上到外交部下到小卖部都要表示一下态度,然后国民更是鸡飞狗跳炸开了锅。我还是这个态度,人家跟你争的都是实际的利益,你只会跟人家争一口气。什么时候我们能不要那口虚无缥缈的气了,也不鸟人家怎么说你,我们就可以了。

转一些我们的正式媒体对于美国飓风的报导,:

从双子塔到新奥尔良美国安全神话破灭(组图) (20050911 05:49)
  飓风扯下美国的遮羞布(20050906 08:35)
  飓风吹破美国神话(20050906 06:09)
  飓风卡特里娜教训“文明冲突论”(20050906 05:11)
  飓风撕破美国的脸(20050906 04:44)
  飓风刮起美国政治风暴(20050906 04:13)
  美国应该自省?"卡特里娜"飓风与二氧化碳政策(20050905 10:30)
  飓风过后美国人为何要趁火打劫(20050905 10:22)
  卡特里娜飓风简直是天灾版911(组图) (20050905 10:22)
  布什可以占领伊拉克为何难救新奥尔良(20050905 10:22)
  飓风为何向布什施威(20050905 10:22)
  政治飓风或将袭向小布什(20050905 00:00)
  新奥尔良在暴行中绝望(20050903 05:32)
  是什么让超级大国如此脆弱(20050903 05:32)

2002年,大陆媒体《信X时报》倒是说过台湾
地震“是对陈水扁当局的一种报应,陈水扁上台后,做了太多违背天理和民众意
愿的事,搞得天怒人怨。”还看到2005年《新X报》说美国卡特里娜飓风是大自
然的报复。《新X报》还说“我们今天所面对的自然灾难,越来越多是由于人类
过于 “快乐”地“征服”自然所引起的”。《X快报》说造成巨大人员伤亡的
卡特里娜卡飓风是向布什施威。《上海青年X》则认为卡特里娜飓风是人类自吞
苦果。

(感谢网友整理)

另外,上篇文章刚说完一些国内媒体断章取义,马上就有人冲上来根据自己的需要断章取义。这次为了免得让网易之流还要费脑筋来断章取义,我自己先给自己断章取义取几个劲爆讨骂的标题。他们借着为灾区人民愤怒的名义,内心满心欢喜的想又可以揪你小辫子。其实我也是可以干文革的人,我们大家都是,我梳理出的供网易使用的小辫子有:

韩寒——印尼海啸,我觉得是报应。

韩寒声称达赖是我们的朋友,网友纷纷划清界限(网易也宣布于其划清界限)

韩寒再次力挺莎朗斯通,说中国媒体不人道主义。

韩寒说网友暴,网友建议封杀。

韩寒侮辱非洲友人黑,专家称是种族歧视。

网易调查,韩寒是否脑残,百分之九十四的网友表示同意。

网易括弧再次强调,第二条仅代表嘉宾意见,不表示网易赞同其意见。如有问题,直接找他,网易与此无关。网易只是取了个标题。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