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欸 很長的夢

by youxi50123

  • 0
  • 0
  • 0
70 views

文長注意 總之因為是有一段挺有劇情的夢,但是夢有些邏輯怪怪的。之類的(欸

  大約清晨的時候,有天我在宿舍睡覺,我們寢沒有睡覺時鎖門的習慣(在房間裡都不鎖門的),所以趁我們睡覺時闖進來其實很容易。

  只是室友多了一個阿月而已(?)

  然後我在大學那邊認識了幾個當地的朋友,其中一位(接下來簡稱A)就突然闖進我們的宿舍,他很著急地把我們五個人都叫起來。

  因為是剛睡醒,大家都處在恍惚的狀態,但是A十分的著急,一直催促著我們,甚至開始拉起他最靠近的我跟另一名室友,我們就在完全不了解狀況的情形下,默默地起來了,因為A的表現真的著急,肯定發生什麼事了。

  等我們終於認清必須起來的事實(?),我們發現門外非常吵雜,大家都在奔跑著,A也開始催促我們:「趕快逃!」所以我們也沒時間打包行李,就這樣子離開了房間,跟著人群往宿舍大廳移動。

  但是我雖然到了大廳,因為人潮的關係被沖散了,所以我跟室友們+A分開。我想起A在房間急忙的樣子,以及人群像是在逃命的模樣,我決定就先自己離開宿舍。

 

  離開宿舍後我才驚覺發生了什麼事,恩……就是我夢到殭屍了,但是不像美國殭屍一樣他們會緩慢的走動,也不像中國殭屍會一直跳,他們是在地上爬,而且速度非常快,外型有點像屍骨、幾乎沒有肉的乾掉的屍骨,他們以扭曲的模樣,往人群爬行著,有些人被他給追著,各種的尖叫聲此起彼落,害怕的、恐懼的、慌亂著,空氣中瀰漫著血腥味,地上有著各種碎肉、跟殘肢。

 

  因為混在人群之中,暫時還沒有事,但是一到空地大家在情急之下都為了避免被殭屍給逮到,所以開始四散逃難,我很快的也成為了其中一隻殭屍的目標,就在我拔腿狂奔的同時,我的弟弟(夢中的我有弟弟^Q^)在一個車子的駕駛位上搖下車窗大喊我的名字,於是我奔向那台車的後座,趕緊關門,就在那瞬間我的腳差點就被殭屍給咬到。

 

  在後座,我驚魂未定,而弟弟也安靜地開著車,一開始什麼也沒說,任何一句安撫的話都沒說,只是默默地開著車。後來我口袋裡的手機響了,我才意識到原來我在慌亂離開的同時有順手抓了手機塞進口袋裡,來點顯示是A。

 

  A是我少屬幾個會開車的朋友,原來他發現事情不對勁,很講義氣的馬上開了車來到了宿舍找我們,但是只有我被人群衝散,而其他人(包括阿月)都在A的車上,大家都很安全沒事,一瞬間安心下來,所以我也開始跟弟弟恢復正常的談話。

 

  我弟他表示他也是發現事情不對勁所以開車來找我的(但是他沒駕照欸),然後我爸不管怎樣都連絡不上,所以我們兩個開始有點不安,但是至少還活著,這種安心感,而現在他開離市區道路,我們正在一條寬大的馬路上,沒有其他人也沒有車。

 

  忽然間,我弟他把車子給停下,我大喊著:「你幹嘛啊!」我弟叫我看前面,就在這條寬大的馬路上前方有幾個趴在地上的殭屍,他們似乎還沒發現我們,所以還沒往我們這爬行。

 

  而我幾乎想都不想的說:「輾過去。」但是怕事的弟弟(都敢開車了欸)卻掉頭就走,害我在後座有一句沒一句的罵他。我們往剛才的路反方向走,但是卻反而到了目前已經雜亂的市中心。車子、市民、殭屍、屍體都在路上,我弟只好不斷的繞路。

  但是好景不常,繞著繞著我們卻遇上了更大的危機、一大群的殭屍就在前面,而且已經發現我們了,而後方已經沒有了去路,我當時感受到自己快死了忍不住尖叫:「我剛剛就說你直接輾過去啊啊啊啊啊!」我弟也硬是回嘴:「我怎麼知道這裡會這樣子啊!!!!」接著大概是情急之下他就踩下油門往前衝撞。

  那一大群殭屍只有前面幾隻被輾斃,後面一點的殭屍雖然有被沖擊到,但是他們幾乎沒什麼大礙,更後面點的似乎完全沒事,他們開始爬上車子,開始對著車窗不斷的狂擊,眼看著車窗就快破了,我完全可以確定我跟我弟一定死定了。

 

  我醒來了(欸),但是我很快的又睡著了,並沒有任何意識的又回到了夢境裡,我甚至不明白那個「醒來」是夢、還是我真的醒來過。

 

  我在一個廢棄的百貨公司醒來,正確來說是「剛廢棄沒多久的百貨公司」,我很確定這次夢到的「我」跟剛剛的我是同一個人,在思緒慌亂中的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只有我活了下來,但現實不允許我繼續沉靜在瀕臨死亡、失去親人的哀傷中,我開始檢查周圍,以及打電話給其他人與A。

 

  但是只有A的電話打的通,A要我告訴他我在哪裡,但是對於室友與阿月的事卻不願多談,甚至開始兇我,讓我對A有點疑慮,但現在我只能相信他,而我不知道我在哪間百貨公司,我已害怕搜索的同時會遇上殭屍,A安撫我表示:我們這市區只有幾間百貨公司,所以他可以一家一家看,很快就可以遇上了,要我好好的在原地等他。

 

  等了一陣子、我覺得我不能只靠A(況且我對他有著些許的疑慮),我決定至少在附近晃晃,看見廣告單什麼的還可以確定是在哪一家。但就如同我的預感一樣,我雖然搜索了知道了事哪間百貨公司,但是我卻沒有時間告訴A——因為遇上殭屍了!

  好險我就在電梯附近,而且電梯也在跟我同一層樓,我很幸運地按了按鈕他沒多久就開了,剛剛我提到了殭屍速度真的很快,我進了電梯馬上按下關門的同時也有一隻殭屍的手迅速伸進了電梯,而他的手就在那瞬間被夾斷。我隨意按了樓層,但是開門的同時卻出現了另一隻殭屍,但他距離電梯有一點距離,所以我按下關門後,電梯門關上他才剛到電梯前而已。

  我幾乎死心的直接按了頂樓,因為殭屍速度實在太快,下次開門要是遇上門前的殭屍我一定會在死在電梯哩,比起被殭屍一邊咬,一邊痛苦的死去,不如自我了斷,反正屍體被吃掉我也感受不到。

  但是到了頂樓,電梯門也有個殭屍在前面一段距離啃食著一個人類,我馬上下意識的狂按關門好幾次,門關上那瞬間直接想都沒想的按了1樓,我無力的癱坐在電梯裡,完全想不到任何方法可以逃命。

  而因為我剛才一直站在門邊注視著按鈕與上面到哪個樓層,還有不斷地注視著電梯門,所以我並沒有好好注意到電梯內部,攤坐的那瞬間我的手碰到了一個皮製公事包,這時我才好好注意著電梯內,這裡除了我還有個公事包。

  我打開公事包,一些文件還有一把手槍,我忍不住吐槽遊戲裡都可以隨意撿到槍跟子彈,但事實上我本人撿到槍其實沒什麼用。殭屍移動速度太快、除非靠近我我根本打不倒他,還有更重要的是:我根本不會用槍。

 

  但我還是以自保為目的把槍藏在身上。而這時門打開了,這次我不在控制板那,甚至癱坐在地上,而且這次的殭屍是靠近門,他就要衝進來了!就在快死的瞬間,一輛車突然衝了進來剛好把他隻殭屍給撞飛,而副駕駛座的車窗搖下,是A!

  是A!我幾乎快哭了出來,我想都沒想的上了車,儘管這車不是A的車而且剛剛窗撞進來車子前面整個歪掉,勉勉強搶的上路。而車子內的駕駛座上是個不認識的大叔,副駕駛座是A,後座除了我外還有一個小男孩。

  等車子非常不穩的開離了市區,一路上非常安穩(除了車子),沒有其他人沒有殭屍沒有其他車子,我才開口問A關於其他室友的事。A說,在他的車子壞的徹底後,他跟其他人衝散散了,現在大家都凶多吉少。我說了聲,喔表示理解後,車內開始陷入了安靜。

  後來大家開始躊躇著開怎麼辦,大叔說他在深山那邊知道個地方,但是有一段路,而且車子感覺快掛了。A馬上表示同意,而我則害怕山裡也有著殭屍,我堅持不要去路可能封死的深山內,但是兩票勝過一票,大叔依然將車子往深山裡開。

 

  在某條山路,大叔忽然把車子停下,所有人都錯愕的往前方看去——是個要塞。雖然不知道裡面情形如何,但是看著他就給了一種安全堅固的感覺。我們想要往前但是車子似乎已經無法發動。我們下了車開始往要塞狂奔,到了要塞我們不斷地拍打鐵牆。

  要塞的門口緩緩打開了個縫隙,有個人掃視了一眼我們所有人後讓我們進到要塞,而我們才知道這個要塞就只是個牆包圍住棟豪宅。那個人笑著說:「總要確認你們是真的人才能放你們進來。」(我夢裡的殭屍明明跟人類差很多不會認不出欸

  我們進到豪宅裡面更是錯愕,這裡與外面完全是另一個世界,所有人穿著打扮票漂亮亮,吃著美食,屋子裡面也裝潢非常的高級……就像電視裡的有錢人的趴踢一樣!

  跟我們這些剛逃命的人簡直是不同世界的人,有些女士甚至是撇了一眼我們對著我們指指點點,一臉不屑的表情,我們完全傻在那裡,而剛才那位讓我們進來的人表示:似乎有個生化實驗(老梗),反正外洩了,但是這個計畫實施的同時,為了確保「一部份的人」的安全,所以把所有貴族政治名流知名藝人全部都帶在這邊,這裡安全且奢華。

  在錯愕與聽著那個人的解釋的同時,我想起外面的世界……在眼前死掉的人、突然死掉的親人、親身感受到死亡的恐懼、生死未卜的親友們……我像是抓狂的亂吼著——不可原諒不可原諒不可原諒!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憑什麼他們要死而你們卻在這裡安全的度過啊!

  在他們愣住即開始呼叫保全的同時,我想都沒想直接把藏在身上的槍拿出來胡亂的發射,也不偏奇異的打中了一兩名女士。在旁邊看著我抓狂的A與大叔完全沒有要阻止我的意思,因為他們也用著仇恨的眼神看著前面這群貴族。

  之後手槍很快就沒了,一群保全衝上前壓制了我們,我開始狂亂的掙扎,抓狂的亂吼

 

  然後我醒了w(欸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