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同人】聖痕幻想 - 06.秋收活動 兔耳萌少年

by anonymous

  • 0
  • 0
  • 0
170 views

繼上次殲滅盜賊團以軍的協助才免除己方被滅的危機後,指揮官有了改變。

例如,常跑得不見蹤影讓軍師眉間皺紋加深的指揮官,此刻正埋首於成堆的書籍中。

不過即使如此,聽聞了某個傳聞的指揮官仍好奇的抬起了頭。

「兔耳……萌少年?」

「你也不知道嗎?」

「嗯……不知道呢。」最近根本埋在書裡了,「是說迪里亞斯你居然有興趣,是和藍斯洛特皇先前派的調查任務有關嗎?」

「不……不是!」否認後發覺自己反應有些太過激烈,迪里亞斯咳了聲,「回來的途中聽到很多居民在講而已。」

「啊……這樣啊。是說兔耳……會不會和捷克有關?捷克在廣場變魔術很有名,說不定是外號?」

「我覺得……不是。」

很難形同說出「兔耳萌少年」五個字的居民的表情,就像是集厭惡、恐懼之類的情緒為一體而複雜,和那隻無厘頭的獸族傭兵在廣場帶來的感覺很不相同。

「是嗎?那去問問賽凡好了。」

看著指揮官爽快的丟下手中的書籍去找軍師,迪里亞斯總覺得指揮官心情似乎特別愉悅,就像是有什麼企圖一樣。

※ ※ ※

「賽凡,你知道兔耳萌少年嗎?」

指揮官近期的改變很令賽凡提斯感到欣慰,他所認定的主上不只該有外貌也該有實力,而指揮官正在加強與外貌相應的實力。

但剛一進來劈頭就問的問題令他頭疼,而且不顧他反對硬要撿回來的騎士正在主上身旁。

「主上……該不會想讓『他』加入我們?」

「咦?他是傭兵?兔耳?」

指揮官突然高亢的反問令賽凡提斯怔了下,然後理解原來主上什麼都不知道。

「是,不過,我認為讓他加入並非明智之舉……主上!」

話未說完指揮官就奔出了房間,賽凡提斯的眉間已經不是普通的糾結了。

而站在一旁的迪里亞斯則錯愕的看著指揮官火速離去的背影。

「……指揮官的重點是兔耳?」

賽凡提斯的眉間皺紋緊得幾乎可以夾死一隻蒼蠅,「主上喜歡毛茸茸的……可愛生物。」

想起當初主上堅持讓捷克豪紳入團的原因就是「因為是兔耳!」,賽凡提斯就感到胃痛。

迪里亞斯總算明白指揮官為何和捷克豪紳特別的親近,而剛才感覺到的指揮官的興奮不是錯覺而是事實。

「迪里亞斯?快走啊,我們去找兔耳萌少年!」

不知何時指揮官又跑了回來,半拖半拉的將迪里亞斯帶離。

看著主上和騎士動作親暱的離去,賽凡提斯的神色更加複雜。

※ ※ ※

尋問了幾位居民,得到了一致的線索--煌天軍事學院。

不過居民臉上一致的嫌惡神情更令迪里亞斯疑惑與不安,指揮官則繼續沉浸在兔耳的美好期待中,換言之就是無視居民幾乎眼神死的逃避狀態。

而後來到煌天軍事學院前,尚未踏入,指揮官和迪里亞斯就僵住了,目光呆滯的隨著某個有著古銅色肌肉的人影移動。

「那是……兔耳?」指揮官極度不可置信。

「雖然是假的……不過的確是。」迪里亞斯像是提起全力氣才勉強說出的無力。

「萌少年……?」指揮官歪頭,眼神極度困惑。

迪里亞斯已經臉色慘白無法回答了,眼前的人與其說是少年倒不如說是和少年絕緣的大叔……不,根本就是大叔。

「啊啊,這麼說來,之前夏日他似乎老是穿著泳褲到處跑然後說什麼絕對領域之類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好像和衝浪有關的樣子?……嗯?迪里亞斯你沒事吧?臉色怎麼這麼蒼白……啊,吐了!是畫面衝擊太大了嗎?!」

「唔,噁……抱歉,這麼噁心又不堪入目的畫面我忍不住……」

「別邊嫌棄邊吐啊!連期待破滅的我都想吐了!好了好了快把這個畫面忘了我們回去吧……啊啊,怪不得賽凡一臉不希望我來的樣子。」

指揮官邊攙扶著迪里亞斯邊嘆息,賽凡真是白擔心了,他就是再怎麼喜歡毛茸茸的可愛東西也不會飢不擇食啊……何況還是假兔耳。

欸欸,真是白期待了。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