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sanchongmen 1

by anonymous

  • 0
  • 0
  • 0
136 views

三重门

本书来自大学生小说网www.dxsxs.com ,本网站提供免费txt小说下载,欢迎下载。本站去除糟粕,留取精华,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但求最经典最完整。

.1.

  林雨翔所在的镇是个小镇。小镇一共一个学校,那学校好比独生子女。小镇政府生造的一些教育机构奖项全给了它,那学校门口"先进单位"的牌子都挂不下了,恨不得用奖状铺地。镇上的老少都为这学校自豪。那学校也争过一次气,前几届不知怎么地培养出两个理科尖子,获了全国的数学竞赛季亚军。消息传来,小镇沸腾得差点蒸发掉,学校领导的面子也顿时增大了好几倍,当即把学校定格在培养理科人才的位置上,语文课立马像闪电战时的波兰城市,守也守不住,一个礼拜只剩下四节。学校有个借口,说语文老师都转业当秘书去了,不得已才……林雨翔对此很有意见,因为他文科长于理科——比如两个侏儒比身高,文科侏儒胜了一筹所以他坚持抗议。
  林雨翔这人与生俱来有抗议的功能,什么都想批判——"想"而已,他胆子小,把不满自放在肚子里,仅供五脏之间的交流。
  小镇还有一个和林雨翔性格雷同的人,他叫马德保,马德保培育成功这性格比林雨翔多花了三十年,可见走了不少冤枉路。马德保没在大学里念过书,高中毕业就打工,打工之余,雅兴大发,涂几篇打工文学,寄了出去,不料编辑部里雅兴发得更厉害,过几个月就发表了出来。马德保自己吓了一跳,小镇文化站也吓了一跳,想不到这种地方会有文人,便把马德保招到文化站工作。马德保身高一米八五,人又瘦,站着让人担心会散架,天生一块写散文的料。在文化站读了一些书,颇有心得,笔耕几十年,最大的梦想是出一本书。最近整理出散文集书稿,寄出去后梦想更是鼓胀得像怀胎十月的女人肚子,理想中的书也呼之欲出。后来不幸收到出版社的退稿信函,信中先说了一些安慰话,再点题道:"然觉大作与今人之阅读口味有所出入,患无销路,兹决定暂不出版。"马德保经历了胎死的痛苦,只怪主刀大夫手艺不精,暗骂编辑没有悟性驾钝未开,决心自费出书,印了两百本,到处送人。小镇又被轰动,马德保托书的福,被镇上学校借去当语文老师。
  有人说当今学文史的找不到工作,这话也许正确,但绝不代表教文史的也找不到工作。那几个出走的语文老师一踏入社会便像新股上市,要的单位排队,顿时学校十个语文老师只剩六个。师范刚毕业的学生大多瞧不起教师职业,偶有几个瞧得起教师职业的也瞧不起这所学校,惟有马德保这种躲在书堆里不谙世道的人才会一脸光荣地去任职。他到学校第一天,校领导都与他亲切会面,足以见得学校的饥渴程度。
  马德保任一个班级的语文教师和文学社社长。他以为现在学生的语文水平差,把屠格涅夫教成涅格屠夫都不会有人发现,所以草草备课。第一天教书的人都会紧张,这是常理,马德保不知道,以为自己著作等身。见多识广,没理由紧张。不料一踏进教室门,紧张就探头探脑要冒出来,马德保一想到自己在紧张,紧张便又扩大多倍,还没说话脚就在抖。
  一个紧张的人说话时的体现不是忘记内容,而是忘记过渡,马德保全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两句毫无因果关系的句子居然能用"所以"串起来。讲课文失败,掩饰的办法就是不断施问。毕业班的林雨翔看透了马德保的紧张,又想在听课的教师面前表现,连连举手胡诌,马德保本来是在瞎问,和林雨翔的答案志同道合,竟可以-一匹配。渡过难关后,马德保对林雨翔极为贊扬,相见恨晚,马上把他收进文学社。
  林雨翔老家在农村,这村倚着一条铁路。前几年火车提速,但那里的孩子却不能提速。一次在铁路上玩时一下被轧死两个,亏得那时五岁的林雨翔在家里被逼着读《尚书》,幸免于难,成为教条主义发展至今惟一成就的一件好事。林父先是恐惧不安,成天让林雨翔背《论语》、《左传》。但那两个为自由主义献身的孩子在人心里阴魂不散,林父常会梦见铁轨边肚子骨头一地都是,断定此地不可久留。正好区委里的一个内部刊物要人,林父荣升编辑,便举家搬迁。不幸财力有限,搬不远,只把家挪了一两公里,到了镇上。离铁轨远了,心里踏实不少,每天早出晚归工作也挺顺心。
  林父这人爱书如命,可惜只是爱书,而不是爱读书。家里藏了好几千册书,只作炫耀用,平日很少翻阅。一个人在粪坑边上站久了也会染上粪臭,把这个原理延伸下去,一个人在书堆里呆久了当然也会染上书香,林父不学而有术,靠诗歌出家,成了区里有名气的作家。家里的藏书只能起对外炫耀的作用,对内就没这威力了。林雨翔小时常一摇一晃地说:"屁书,废书,没用的书。"话由林母之口传入林父之耳,好比我国的古诗经翻译传到外国,韵味大变。林父把小雨翔痛揍一顿,理由是侮辱文化。林雨翔那时可怜得还不懂什么叫"侮辱",当然更别谈"文化"了,只当自己口吐脏话,吓得以后说话不敢涉及到人体和牲畜。林父经小雨翔的一骂,思想产生一个飞跃,决心变废为宝,每天逼小雨翔认字读书,自己十分得意——书这东西就像钞票,老子不用攒着留给小子用,是老子爱的体现。
  没想到林雨翔天生——应该是后天因素居多——对书没有好感,博大地也想留给后代享用,他下意识里替后代十分着想。书就好比女人,一个人拿到一本新书,翻阅时自会有见到一个处女一样怜香惜玉的好感,因为至少这本书里的内容他是第一个读到的;反之,旧书在手,就像娶个再婚女人,春色半老红颜半损,翻了也没兴趣——因为他所读的内容别人早已读过好多遍,断无新鲜可言。林雨翔竭力保留书的新鲜,弄不好后代困难时这些书还可以当新书卖呢。林父的眼光只停留在儿子身上,没能深速到孙子的地步,天天死令林雨翔读书,而且是读好书。《红楼梦》里女人太多,怕儿子过早对女人起研究兴趣,所以列为禁书;所幸《水游传》里有一百零八个男人,占据绝对优势,就算有女人出现也成不了气候,故没被禁掉,但里面的对话中要删去一些内容,如"鸟"就不能出现,有"鸟"之处一概涂黑,引得《水讲传》里"千山鸟飞绝",无奈《怵济传》里鸟太多,林父工作量太大,况且生物学告诉我们,一样动物的灭绝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所以林父百密一流,不经意留下几只漏网之鸟,事后发现,头皮都麻了,还好评患及时,没造成影响。
  林父才流,只识其一不识其二,把老舍《四世同堂》里的"属"错放了过去。一天偶查字典,找到"属"字,大吃一惊,想老舍的文章用词深奥,不适合给小雨翔看,思来想去,还是古文最好。
  然而古文也难免有这类文字。堂堂《史记》,该够正经了,可司马迁著它时受过宫刑,对自己所缺少的充满向往,公然在《史记》里记载"大阴人",这书该禁。《战国策》也厄运难逃,有"以其辟加妾之身"的描写,也遭了禁。林父挑书像拣青菜,中国丰富灿烂的文献史料,在他手里死伤大片。最后挑到几本没理疵的让林雨翔背。林雨翔对古文深恶痛绝,迫于父亲的威严,不得不背什么"人皆有所不忍,达之于其所忍,仁也;人皆有所不为,达之于其所为,义也",简单一点的像"无古元今,无站无终"。背了一年多,记熟了几百条哲理,已具备了思想家的理论,只差年龄还缺。七岁那年,林父的一个朋友,市里的一家报社编辑拜访林家,诉苦说那时的报纸改版遇到的问题,担心众多,小雨翔只知道乱背"畏首畏尾,身其余几",编辑听见连小孩子都用《左传》里的话来激励他,变得大刀阔斧起来,决定不畏浮云,然后对林雨翔赞赏有加,当下约稿,要林雨翔写儿歌。林雨翔的岁数比王勃成天才时少了一倍,自然写不出儿歌。八岁那年上学,字已经识到了六年级水平,被教师夸为神童。神童之父听得也飘飘然了,不再逼林雨翔背古文。小雨翔的思想得到超脱,
  小鸭子嘎嘎叫
  不吃饭不睡觉
  到底这是为什么
  原来作业没有交
  林父看了大喜过望,说是象征主义,这首诗寄给了那编辑,不日发表。林父在古文里拣青菜有余暇,开讲西方文学,其实是和儿子一起在学。由于林雨翔的处女作是象征主义的路,林父照书大段解释象征主义,但没有实人,只好委身布莱克,由唯美主义摇身变成象征主义,讲解时恰被林母听见,帮他纠正——林母以前在大专里修文科,理应前途光明,不慎犯了个才女们最易犯的错误,嫁给一个比她更有才的男人。家庭就像一座山,双方都要拼命往上爬,而山顶只容一个人站住脚。说家像山,更重要的是一山难容二虎,一旦二虎相向,必须要恶斗以分伯仲。通常男人用学术之外的比如拳脚来解决争端,所以说,一个失败的女人背后大多会有一个成功的男人。林父林母以前常闹矛盾,几欲离婚,幸亏武松诞生。林南翔天资可爱聪颖,两人把与对方的恨转变成对孩子的爱,加上林母兴趣转移——完成了一个女人最崇高的使命后,老天赏给她搓麻将的才华,她每天晚出早归搓麻将。这样也好,夫妻口角竟少了许多。个中原因并不复杂,林父想骂人时林母往往不在身边,只好忍住、久而久之,林父骂人的本能退化——这话错了。对男人而言,骂人并不是一种本能,骂女人才是本能。
  由于林雨翔整天在家门口背古文。小镇上的人都称之为"才子"。被允许读其它书后、才子转型读现代小说,读惯了古文,小雨翔读起白话小说时畅通顺快得像半夜开车。心思散极,古文全部荒废,连韩非子是何许人都不记得了。中国的长篇小说十部里有九部是差的,近几年发展得更是像广告里的"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只可惜好莱坞的"金酸梅"奖尚没涉足到小说领域,否则中国人倒是有在国际上露脸的机会。所以,读中国长篇小说很容易激起人的自信,林雨翔读了几十部后,信心大增,以为自己已经饱读了,且他得厉害——不是人所能及的他,而是蛙蛇过冬前的饱,今朝一饱可以长期不进食。
  于是林雨翔什么书都不读了,语文书也扔了。小学里凭他的基础可以轻松通过,升了中学后渐渐力不从心,加上前任语文教师对他的孤傲不欣赏。亟采用苟子劝他,说什么"君子务修其内而让之于外",见未果,便用庄子吓他"不能容人者,无亲;无亲者,尽人"。依旧没有效果,只好用老子骂他,说雨翔这人"正复为奇,善复为妖",预言"此人胸襟不广,做而无才,学而不精,懦弱却善表现,必不守气节,不成大器"。万没想到这位语文教师早雨翔一步失了节,临开学了不翼而飞,留个空位只好由马德保填上。
  雨翔得到马德保的认可,对马德保十分忠心,马德保也送他的散文集《流浪的人生》给林雨翔,林雨翔为之倾倒,于是常和马德保同进同出,探讨问题。两人一左一右,很是亲密。同学们本来对林雨翔的印象不好,看见他身旁常有马德保,对马德保也印象不佳——譬如一个人左脚的袜子是臭的,那么右脚的袜子便没有理由不臭。
  其实林雨翔前两年就在打文学社的主意,并不想要献身文学,而是因为上任的社长老师坚信写好文章的基础是见闻广博,那老师旅游成癖,足迹遍及全国,步行都有几万里,我红军恨不能及。回来后介绍给学生,学生听她绘声绘色的描述,感觉仿佛是接听恋人的电话,只能满足耳癌而满足不了眼病,文章依然不见起色。社长便开始带他们去郊游。开始时就近取材,专门往农村跑。头几次镇上学生看见猪都惊喜得留连忘返半天,去多以后,对猪失去兴趣,遂也对农村失去兴趣。然后就跑得远了些,~路到了乡里,回来以后一个女生感情迸发,著成~篇《江南的水》,抒情极深,荣获市里征文一等奖。这破文学社向来只配跟在其他学校后面捡些骨头,获这么大的奖历史罕见,便把女学生得奖的功劳全归在旅游上,于是文学社严然变成旅行社,惹得其他小组的人眼红不已。
  林雨翔也是眼红者之一。初一他去考文学社,临时忘了《父与子》是谁写的,惨遭淘汰。第二次交了两篇文章,走错一条路,揭露了大学生出国不归的现象,忘了唱颂歌,又被刷下。第三次学乖了,大唱颂歌,满以为入选在望,不料他平时颂歌唱得太少,关键时刻唱不过人家,没唱出新意,没唱出感情,再次落选。从此后对文学彻底失望。这次得以进了文学社,高兴得愁都省略掉了。
  那天周五,下午有一段时间文学社活动。路上林雨翔对马德保说:"马老师,以前我们选写文章的人像选歌手,谁会唱谁上。"
  马德保当了一个礼拜老师,渐渐有了点模样,心里夸学生妙喻盖世,马上替老师叫冤:"其实我们做老师的也很为难,要培养全面发展的学生,要积极向上,更主要是要健康成长。"言下之意,学生就是向日葵,眼前只可以是阳光,反之则是发育不佳。
  "那最近有什么活动呢?"
  "噢,就是讲讲文学原理,创作技巧。文学嘛,多写写自然会好。"
  雨翔怕自己没有闭门造车的本领,再试探:"那——不组织外出活动?"
  "这就是学校考虑的事了,我只负责教你们怎么写文章——怎么写得好。"马德保知道负责不一定能尽责,说着声音也虚。
  雨翔了解了新社长是那种足不出户的人,对文学社的热情顿时减了大半。踱到文学社门口,马德保拍拍林雨翔的肩,说:"好好写,以后有比赛就让你参加,你要争口气。"里面人已坐满,这年代崇敬文学的人还是很多的。所以可见,文学已经老了,因为一样东西往往越老越有号召力;但又可以说文学很年轻,因为美女越年轻追求者就越多。然而无论文学年轻得发嫩或老得快死,它都不可能是中年的成熟。
  马德保介绍过自己,说:"我带给大家一样见面礼。"学生都大吃一惊,历来只有学生给老师送东西的义务,绝没有老师给学生送东西的规矩。
  马德保从讲台下搬出一叠书,说:"这是老师写的书,每个人一本,送给大家的。"然后一本一本发,诧异这两百本书生命力顽强,大肆送人了还能留下这么多。社员拿到书、全体拜读,静得吓人。马德保见大作有人欣赏,实在不忍心打断,沉默了几分钟,忽然看到坐在角落里一个男生一目十页,炒咧乱翻。平常马德保也是这么读书的,今天不同,角色有变化,所以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可书已送人,自己又干涉不了,好比做母亲的看见女儿在亲家受苦。马德保实在看不下去,口头暗示说:"有些同学读书的习惯十分不好,速度太快,这样就不能体会作者着笔的心思,读书要慢。"
  这话把想要翻一页的人吓得不敢动手,只好直勾勾地看着最本几行发呆——其实不翻也不会影响,因为马德保的散文散得彻底,每篇都像是玻璃从高处跌下来粉碎后再扫扫拢造就的,怕是连詹克明所说的"整合专家"都拼不起来了。
  雨翔悄声坐到那个翻书如飞的男生旁。两人素未谋面,男生就向他抱怨:"这是什么烂书,看都看不懂。"
  林雨翔为认识一个新朋友,不顾暗地里对不起老朋友,点头说:"是啊。"
  "什么名字?"林雨翔问。
  "罗——罗密欧的罗,天——"男生一时找不出有"天"的名人,把笔记本摊过去,笔一点自己的大名。
  "罗——天诚,你的字很漂亮啊。"
  罗天诚并不客气,说:"是啊,我称它为罗体字!"说着满意地盯着"裸体字",仿佛是在和字说话:"你叫林雨翔是吗,我听说过你的名字。"
  一切追求名利的人最喜欢听到这句话。林雨翔心里回答"正是老子",嘴上窘笑说:"是吗?"
  罗天诚像没在听林雨知说话。林雨翔那个"是吗"凝固在空气里翘首以待回应。
  "上面那根排骨叫什么名字?我看见他跟你挺好的。"林雨翔不愿和排骨苟活一起,不屑道:"他是我一个老师,看我将来会有大出息,故意和我套近乎。"
  "我看是你和他套近乎吧?"罗天诚冷眼看他,拆穿谎言。雨翔苦心经营的虚荣感全部被反歼灭掉,痛苦不堪,硬笑一下,懒得和罗天诚这怪人说话。
  马德保终于开讲。第一次带一大帮文学爱好者——其实是旅行爱好者——他有必要先让自己神圣,昨晚熬到半夜,查经引典,辞书翻了好几本,总算著成今天的讲义,开口就说:
  "文学是一种美的欣赏美的享受,既然如此,我们首先要懂得什么是美。研究美的有一门学问,叫美学——研究丑的就没有丑学,所以可以看出美的重要——"马德保顿了顿,旨在让社员有个笑的机会,不料下面死寂,马德保自责讲得太深,学生悟性又差,心里慌了起来,脑子里一片大乱,喝一口水稳定一下后,下面该说的内容还是不能主动跳出来。马德保只好被动搜索,空旷的记忆里怎么也找不着下文,像是黑夜里摸寻一样小东西。
  马德保觉得学生的眼睛都注意着他,汗快要冒出来。万不得已,翻开备课本,见准备的提纲,幡然大悟该说什么,只怪自己的笨:
  "中国较著名的美学家有朱光潜,这位大家都比较熟悉,所以我也不再介绍了——"其实是昨晚设找到资料,"还有一位复旦大学的蒋孔阳教授,我是认识他的!"真话差点说出来"我是昨晚才认识的",但经上面一说,好像他和蒋孔阳是生死至交。
  马德保为证明自己的话,不得不窃用蒋的学生朱立元一篇回忆恩师文章中的一段话:"我当时去拜访他时,他问得很仔细,他问到狄德罗的'美在关系'说内容时,我举了狄德罗对高乃依悲剧《贺拉斯》分析的例子,说到老贺拉斯的一句关键性台词'让他去死吧'时,我的先生轻声纠正说:'是让他死吧',这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情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说别人的话能做到像马德保一样情真意切着实不易,但一切初次作案的小偷花不义之财时都会紧张,马德保念完后局促地注意下面的反应,生怕听到"老师,这个我读过"的声音,调动全身一切可调动的智慧准备要解释,幸好现在学生无暇涉猎到考试以外的书籍,听得都像真的一样。
  马德保再阔谈希腊神话与美学的关系。
  罗天诚推几下林雨翔,问:"你听得懂他在讲什么?"
  "讲故事吧。天知道。"
  罗天诚变成天,说:"我知道,他这是故意卖弄,把自己装成什么大学者,哈……"
  林雨翔听得兴趣索然。他对美的认识处在萌芽阶段,不比马德保的精深。百般无聊中,只好随手翻翻《流浪的人生》,看到一篇《铁轨边的风》,想起儿时的两个伙伴,轻叹一声,看下去。马德保开头就装神扮鬼,写道:"我有预感,我将沿着铁轨流浪。"预感以后,大作骄文:
  两条铁轨,千行泪水。风起时它沉静在大地暖暖的怀里酣睡着,酣睡着。天快亮了。千丝万缕的愁绪,在这浓重的夜空里翻滚纠结;千疮百孔的高思,在这墨绿的大地中盘旋尽。
  沿着她走,如风般的。这样凄悲的夜啊,你将延伸到哪里去?你将选择哪条路?你该跟着风。蓝色的月亮也追寻着风向。在遥远的地方,那片云哟……
  雨翔想,这篇无疑是这本书里最好的文章,他为自己意外地发现一篇美文欣喜不已。其实他也没好好读过《流浪的人生》。当初的"倾倒"只是因为书而不是书里的内容,这次真的从垃圾堆里拣到好东西,再一回被倾倒。
  马德保第一堂课讲什么是美,用了两个钟头,布置议论文一篇,预备第二堂讲如何挑选苦苦众生里的美文,懒得全部都写,只在讲义上涂'如何选美",第三堂课要讲找到美文以后的摘录感悟,当然叫"选美之后",第四堂终于选美完毕,授怎样能像他一样写文章。一个月的计划全部都订好了,想天下美事莫过于去当老师,除了发工资那天比较痛苦外,其余二十九天都是快乐的。
  林雨翔回到家,向父亲报喜说过了文学社。林父见儿子终成大器,要庆祝一下。只是老婆不在,无法下厨——现在大多家庭的厨房像是女厕所,男人是从不入内的。他兴致起来,发了童心,问儿子:"拙荆不在,如何是好?"
  林雨翔指指角落里的箱子,说:"吃泡面吧。"林家的"拙荆"很少归巢,麻将搓得废寝忘食,而且麻友都是镇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比如该镇镇长赵志良,是林母的中学同学,都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磋跎岁月嘛,总离不开一个"磋"字,"文革"下乡时搓麻绳,后来混上镇长了搓麻将,搓麻将搓得都驼了背,乃是真正的磋跎意义的体现。另外还有镇里一帮子领导,白天开会都是禁赌对人民群众精神文明建设的意义,一到晚上马上深入群众,和人民搓成一片。林母就在麻将桌上建立了与各同志之间深厚的革命友谊,身价倍增,驰名于镇内外。这样林父也动怒不了,一动怒就是与党和人民作对,所以两个男人饿起来就以吃泡面维生。可是这一次林父毅然拒绝了儿子的提议,说要改种花样,便跑出去买了两盒盒饭进来。林雨翔好久不闻饭香,想进了文学社后虽然耳朵受苦,但嘴巴得福,权衡~下,还是值得的。
  两个男人料不到林母会回家。林母也是无奈的,今天去晚一步,只能作壁上观。麻将这东西只能"乐在其中",除外去当观众是一种对身心的折磨,所以早早回来——自从林母迷恋上麻将后,俨如一只猫头鹰,白天看不见回家的路,待到深夜才可以明眼识途。
  林父以为她是回来拿钱的,一声不发,低头扒饭。林雨翔看不惯母亲,轻声说:"爸,妈欠你多少情啊。"
  "这你不懂,欠人家情和欠人家钱是一回事,她心里也不会好受的。"
  林母竟还认得厨房在哪里,围上兜去做菜,娇喷说:'你们两个大男人饿死也活该,连饭都不会做,花钱去买盒饭,来,我给你们炒些菜。'
  林父一听感动得要去帮忙——足以见得欠人钱和欠人情有很大的不同。比如别人欠你一笔钱,拖着久久不还,你已经断然失望,这时,那人突然还钱了,你便会觉得那仿佛是身外之财,不是你的钱,然后挥霍花掉;但若是别人欠你一份情,也久久不还,待到那人还你情时,你会备加珍惜这情。
  雨翔心里笑着。林父帮忙回来,想到正事,问:"那个赏识你的老师是——"
  "马老师,马德保。"
  "马德保这个人!"林父惊异得要跳起来。
  林雨翔料定不会有好事了,父亲的口气像追杀仇人,自己刚才的自豪刹那泄光,问道;怎么了?
  林父摇摇头,说;'这种人怎么可以去误人子弟,我跟他有过来往,他这个人又顽固又呆板,根本不是一块教书的料。'
  林雨翔没发觉马德保有顽固的地方觉得他一切尚好——同类之间是发现不了共有的缺点的。但话总要顺着父亲,问:'是吗?大概是有一点。'
  林父不依不饶:'他这个人看事物太偏激了,他认为好的别人就不能说坏,非常浅薄,又从没上过大学只发表过几篇文章-一'
  '可爸,他最近出书咧。"
  林父一听大声喝斥道"这是什么世道,他写出来的书都是害人的!"铲平了出版界后,觉得自己也有些偏激,摆正道:"书呢?有吗?拿来看看。"
  林雨翔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和老师有积怨,诚惶诚恐地把书翻出来递给父亲,林父有先知,一看书名便说:"不行",看了略要更是将头摇得要掉下来。
  林母做菜开了个头,有电话来催她搓麻将,急得任那些菜半生不熟在锅里。林父送她到了楼下,还叮嘱早些回来——其实林母回家一向很早,不过是第二天早上了。
  林雨翔望着父亲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哈,赌场出疯子,情场出傻子。"
  马德保的理论课上得人心涣散,两个礼拜里退社的人数到了十五个。马德保嘴上说:"文学是自愿,留到最后的最有出息。"心里还是着急,暗地里向校领导反映。校方坚持自愿原则,和马德保的高见不谋而合也说留到最后的最有出息。又过半个礼拜,没出息的人越来越多,而且都退得理由充足,有自己写条子的,说:
  本人尚有作家之梦,但最近拜谒老师,尊听讲座,觉得我离文学有很大的距离,不是搞文学的料,故浅尝辄止,半途而废,属有自知之举。兹为辞呈。
  这封退组信写得半古不白,马德保捧一本字典翻半天,终于搞懂是要退出,气得撕掉。手头还有几张,惶恐地再看,下封就有了直奔主题的爽快:
  马老师,您好。我由于有些事情,想要退出文学社。祝文学社越办越好!
  马德保正在气头上,最后一句祝福读着也像是讥讽,再撕掉。第三封就文采飞扬情景交融了:
  我是文学社一个普通的社员,但是,最近外公卧病,我要常去照顾,而且我也已经是毕业班的学生了,为了圆我的梦,为未来抹上一层光辉,我决定暂时退出文学社,安心读书,考取好的高中。马老师的讲课精彩纷呈,博古通今,贯通中西,我十分崇敬,但为了考试,我不得不割爱。
  马德保第一次被人称之为"爱",心里高兴,所以没撕。读了两遍信,被拍中马屁,乐滋滋地想还是这种学生体贴人心。
  在正式的教学方面,马德保终于步人正轨,开始循规蹈矩。教好语文是不容易的,但教语文却可能是美事里的美事,只要一个劲叫学生读课文。"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这古训在今天却不大管用,可见读书人是越来越笨而写书人越来越聪明了。语文书里作者文章的主题立意仿佛保守男女的爱情,隐隐约约觉得有那么一点,却又深藏着不露;学生要探明主题辛苦得像挖掘古文物,先要去掉厚厚的泥,再拂掉层层的灰,古文物出土后还要加以保护,碰上大一点的更要粉刷修补,累不堪言。
  马德保就直接多了,不讨论,不提问,劈头就把其他老师的多年考古成果传授给学生。学生只负责转抄,把黑板上的抄到本子上,把本子上的抄到试卷上,几次测验下来成果显赫,谬误极少。惟一令马德保不顺心的就剩下文学社。
  这无他偶然在《教学园地》里发现一篇论文,说要激发学生的兴趣就要让学生参与。他心想这是什么歪论,让学生参与岂不是扫了老师的威风,降了老师的威信?心里暗骂是放屁,但好奇地想见识一下施放者的大名,看了吓一跳,那人后面有一大串的旁介,光专家头衔就有两个,还是资深的教育家,顿时肃然起敬,仔细拜读,觉得所言虽然不全对,但有可取之处,决心一试。
  第三次活动马德保破例,没讲"选美以后",要社员自由发挥,写一篇关于时光流逝的散文。收上来后,放学生读闲书,自己躲着批阅。马德保看文章极讲究修辞对偶,凡自己读得通顺的一律次品。马德保对习作大多不满意,嫌文章都落了俗套。看到罗天诚的开头,见两个成语里就涉及了三只动物——"白驹过隙,鸟飞兔走",查过词典后叹赞不已,把罗天诚叫过去当面指导。林雨翔看了心酸,等罗天诚回来后,问:"他叫你干什么?"
  罗天诚不满说:"这老师彻底一点水平都没有,我看透了。"
  马德保批完文章,说:"我有一个消息要转告大家,学校为了激发同学们的创作灵感,迎接全市作文比赛,所以为大家组织了外出踏青,具体的地方有两个供选择,一是——"马德保的话冥然止住,盯着单子上的"用"字发呆,恨事先没翻字典,只好自作主张,把水乡用笔抹杀掉,留下另一个选项周庄,谢天谢地总算这两个字都认识,否则学生就没地方去了——校领导的态度与马德保一样,暗自着急,组织了这次秋游,连马德保也是刚被告之的。
  社员一听全部欢呼,原本想这节课后交退组书的都决定缓期一周执行。
  周庄之行定在周日,时限紧迫,所以社员们都兴奋难抑,那些刚刚退组的失悔不已,纷得坏马欲吃,草兴许还不愿意呢。马德保对那些回心转意的人毫不手软,乘机出恶气说要进来可以,周庄不许去,那些人直诧异心事被看穿,羞赧得逃也来不及。
  学生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认识到钱的价值。以前小学里出游,总要带许多东西一点钱;现在学生已经懂得中国的政局稳定,绝无把人民币换成货品以保值的必要,所以都带一点东西许多钱。林雨翔要了三百,料想在周庄花已经够了,手下留情的话还可以用剩~些。林父对钱怜惜,转而变成对旅游的痛恨。结果旅游业步出版业的后尘,被林父否定得有百害无一利,什么"浪荡公子的爱好","无聊者的选择"。钱虽说给了,林父对学校却十分不满,说毕业班的人还成天出去玩,无理何在。
  周日早上,学校门口停了一辆小面包车。天理虽然暂时不知道在哪里,但天气却似乎是受控在马德保的手中,晴空无云,一片碧蓝,好得可以引天文学家流口水。林雨翔不爱天文,望着天没有流口水的义务;只是见到面包车,胃一阵抽搐。这才想到没吃早饭。他没有希特勒"一口气吞掉一个国家"的食量和利齿,不敢妄然打面包车的主意,只好委屈自己向罗天诚要早饭。
  罗天诚眼皮不抬,折半截面包给林雨翔。林雨翔觉得罗天诚这人的性格很有研究价值,便问:"喂,小诚诚,你好像很喜欢装深沉。"
  罗天诚低声说深沉是无法伪装的。
  "那你去过周庄吗?"
  "去又如何,不去又如何?"
  "问一下罢了。周庄那里似乎有个……大责人,后来出钱建——是修长城,被皇帝杀掉了。这个人脑子抽筋,空留一大笔钱,连花都没花就——"
  罗天诚叹道:"钱有什么意思。一个人到死的时候,什么名,什么利,什么悲,什么喜,什么爱,什么恨,都只是棺木上的一缕尘埃,为了一缕尘埃而辛苦一生,值吗?"语气里好像已经死过好几回。
  林雨翔不比罗天诚死去活来,没机会爬出棺材看灰尘,说:"现在快乐一些就可以了。"
  罗天诚解剖人性:"做人,要么大俗,要么大雅,半俗不雅是最痛苦的人,徐志摩是大雅,马德保是大俗,但他们都是快乐的人,可你却半俗不雅,内心应该十分痛苦。"
  林雨翔整理内心感受,没有痛苦。说马德保快乐是可以理解的;徐志摩除了飞机失事头上一个大洞死得比较不雅外,评上大雅是没有异议的;可林雨翔没有证据说明他不俗不雅,便问:"那你呢?"
  罗天诚被自己的问题反呛一口,看窗外景物不说话,由大雅变成大哑。
  林雨翔的问题执意和罗天诚的回答不见不散,再问一声:"那你呢?"
  罗天诚避不过,庄严地成为第四种存在形式,说:"我什么都不是。"
  "那你是?"
  "我是看透了这些。"
  林雨翔心里在恣声大笑,想这人装得像真的一样;脸上却跟他一起严肃,问:"你几岁了?"
  "我比你大。相信吗,我留过一级。"
  林雨翔暗吃一惊,想难怪这人不是大雅不是大俗,原来乃是大笨。
  "我得过肝炎,住了院,便休了一个学期的学。"
  林雨翔心里猛地停住笑,想刚才吃了他一个面包,死定了。身子也不由往外挪。
  罗天诚淡淡说:"你怕了吧?人都是这样的,你怕了坐后面,这样安全些。"
  林雨翔的心里话和行动部署都被罗天诚说穿了,自然不便照他说的做,以自己的安全去证实他的正确,所以便用自己的痛苦去证实他的错误。说:"肝炎有什么大不了的——"为了要阐明自己的凛然。恨不得要说"你肝没了我都不怕",转念一想罗天诚肝没了自己的确不会害怕被染上,反会激起他的伤心,便改口说,"我爸都患肝炎呢。"
  林雨翔把自己的父亲凭空栽上肝炎病史后,前仆后继道:"我的爷爷也是肝炎呢!"说完发现牛皮吹歪了,爷爷无辜变成病魔。轻声订正:"也患过肝炎呢!"
  "你没得吧?"
  "没有。"
  "以后会的。"罗天诚的经验之谈。
  "嗜。"林雨翔装出悲怆。
  "到你得了病就知道这世上人情冷暖了。"
  "是吗——"林雨翔说着屁股又挪一寸。
  车到大观园旁淀山湖,车里的人兴奋得大叫。上海的湖泊大多沾染了上海人的小气和狭隘。造物主仿佛是在创世第六天才赶到上海挖湖,无奈体力不支,象征性地凿几个洞来安民——据说加拿大人看了上海的湖都大Dq"Poo!Pit!",恨不得把五大湖带过来开上海人的眼界。淀山湖是上海人民最拿得出门的自然景观,它已经有资格让加拿大人尊称为"Pond"了。一车人都向淀山潮拍照。
  上海人的自豪一眨眼就逝过去了。车出上海,公路像得了脚癣,坑洼不断,一车人跳得反胃。余秋雨曾说去周庄的最好办法就是租船走水路,原因兴许是水面不会患脚癣,但潜台词肯定是陆路走不得。马德保是不听劝诫的人,情愿自己跳死或车子跳死也要坚持己见。跳到周庄,已近九点。
  周庄不愧是一个古老的小镇,连停车场都古味扑鼻,是用泥土铺成的。前几天秋雨不绝,停车场的地干后其状惨烈,是地球刚形成时受广大行星撞击的再现。一路上各式各样的颠波在这里汇总温故知新一遍。
  文学社社员们全下了车,由马德保清点人数。本想集体活动,顾虑到周庄的街太小,一团人定会塞住,所以分三人一小组。林雨翔、罗天诚之外,还加一个女孩子。那女孩是林雨翔班上的语文课代表,叫沈溪儿。她和林雨翔关系不太好,因为她常提防着林雨翔袭着丰厚的古文知识来夺她的课代表之位——她小时候是林雨翔的邻居的邻居,深知林雨翔当年的厉害。可林雨翔向来对女子过目就忘,一点也记不起有过这么一个邻居。其实林雨翔对语文课代表的兴趣就似乎是他对女孩子的兴趣,一点都没有的,只是有一回失言,说语文课代表非他莫属,吓得沈溪儿拼命讨好原来的语文老师,防盗工作做得万无一失。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