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101,重訴,120

by anonymous

  • 0
  • 0
  • 0
196 views
【裁判字號】 101,重訴,120
【裁判日期】 1011024
【裁判案由】 返還不當得利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01年度重訴字第120號
原   告 王豫屏
樓
訴訟代理人 周欣穎律師
      蕭嘉甫律師
被   告 吳玉珍
訴訟代理人 沈孟賢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返還不當得利事件,本院於民國101年10月9日
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應給付原告新臺幣參佰貳拾萬伍仟參佰參拾柒元,及自民國
一百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百分之五計算之利
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三分之一,餘由原告負擔。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以新臺幣壹佰零柒萬元供擔保後,得假執行
。但被告如以新臺幣參佰貳拾萬伍仟參佰參拾柒元預供擔保,得
免為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之聲請駁回。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起訴主張:
  (一)伊於民國77年10月1 日與被告結婚,婚後育有一對兒女王歡
    、王達樂。王達樂於出生時即患有軟骨發育不全之罕見疾病
    ,伊遂於87年間結束經營多年之公司,全心在家照顧兒女。
    嗣99年間王達樂發現自己兩造之遺傳血型有誤,經伊向被告
    詢問後,被告始坦承兩名子女均非伊所親生,伊乃於100年6
    月17日向鈞院家事法庭提起否認婚生子女之訴(案列100 年
    度親字第76號)業獲勝訴確定判決在案,兩造並於100 年11
    月28日經鈞院裁判離婚(案列100 年度婚字第32號)。
  (二)被告身為王歡、王達樂之母親,本應對子女善盡扶養義務,
    然在兩造婚姻存續期間,不論是家庭生活支出或是子女之教
    養費用皆由伊支付,被告每月薪資則多用來添購衣物、皮鞋
    等個人用品,伊多年來代被告支付王歡、王達樂女之扶養費
    用,使被告受有免履行扶養義務之利益,致伊受有損害,伊
    自得依民法第179 條之規定請求被告返還不當得利。
  (三)伊於兩造婚姻存續期間,為求給予子女最好之教育環境,將
    彼等之學區、課後補習及才藝班均安排在台北市,且伊安排
    每年全家旅遊,每月支出之費用約新臺幣(下同)4、5萬元
    。依行政院主計處公佈之歷年「平均每人每月消費支出」表
    ,並以台北市為計算基礎,計算出被告所受不當得利之金額
    為:
    1.王歡部分,自80年起至86年止共1,361,844元。
    2.王歡加王達樂部分,自87年起至100年止共7,900,008元。
  (四)聲明為:
    1.被告應給付原告9,261,852 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
      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
    2.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則抗辯:
  (一)原告自88年起已無薪資收入,自97年後更連利息收入都沒有
    ,連扶養自己都有事實上之困難,更遑論扶養兩名子女,反
    係伊任公職之薪水幾乎全部用以支付家庭費用及兩名子女之
    教養費用,堪認伊已依其經濟能力分擔對此兩名子女之扶養
    義務,故伊未受有不當利益,原告係代此兩名子女之生父支
    付扶養費用,其向伊請求返還不當得利,洵屬無據。
  (二)又原告主張自80年至86年間,王歡之扶養費每月為16,212元
    ,惟兩造結婚以來均住在新店,80年台北縣平均每人每月消
    費支出為8,714 元,至86年台北縣平均每人每月消費支出為
    14,308元,均較原告所提16,212元低;且王歡出生於80年5
    月19日,原告卻以80年整年度計算不當得利,顯不實在。另
    原告主張自87年至100 年養育王歡及王達樂之費用每月高達
    23,511.9元,但87年台北縣平均每人每月消費支出為14,756
    元,至99年所示之每月消費支出為18,421元,亦遠低於原告
    所提之金額,此外,王達樂生於87年5月9日,原告仍以87年
    整年度計算王達樂之扶養費用,顯不可採。
  (三)且王歡自上大學後,自己半工半讀幫助家計,原告無須負擔
    其生活費用,而伊任公職子女皆有教育費用之補助,亦無須
    原告負擔。而原告發現該兩名子女非其親生後,又怎有願意
    再負擔彼等之生活費用,但原告卻仍以擬制方式推論100 年
    全年之不當得利金額,顯與法未合。
  (四)又原告曾向伊友人即訴外人高郁玫借款,伊代原告向高郁玫
    清償借款50萬元,使原告受有債務消滅之利益,致伊受有損
    害,伊得依民法第179 條規定請求原告返還不當得利,並以
    此債權主張抵銷等語。
  (五)聲明為:
    1.原告之訴駁回。
    2.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三兩造不爭執之事項:
  (一)兩造於77年10月1 日結婚,嗣經本院於100年11月28日以100
    年度婚字第32號判決兩造離婚(見本院卷(三)第63-64 頁)。
  (二)被告於兩造婚姻存續期間之80年5 月19日、87年5月9日分別
    產下王歡、王達樂(見100年司店調字第154號卷第9-10頁)。
  (三)原告於100 年間向本院家事法庭提起否認婚生子女之訴(案
    列100年度親字第76號),業獲勝訴確定判決(見100年司店
    調字第154號卷第58-59頁)。
四得心證之理由:
  (一)原告有權依民法第179 條規定,請求被告返還其代為支出之
    子女扶養費:
    1.按父母對於未成年之子女,有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妻
      之受胎,係在婚姻關係存續中者,推定其所生子女為婚生
      子女,前項推定,夫妻之一方或子女能證明子女非為婚生
      子女者,得提起否認之訴,民法第1084條第2 項、第1063
      條第1、2項分別定有明文。查王歡、王達樂均係被告在兩
      造婚姻關係存續中受胎,依法推定彼等為原告之婚生子女
      ,惟原告業於100 年間提起否認婚生子女之訴並獲勝訴確
      定判決,是王歡、王達樂均非原告之婚生子女甚明,原告
      對彼等即無保護及教養之權利義務。又被告陳稱王歡、王
      達樂迄未經其生父認領,且未依民法第1067條規定向其生
      父提起認領之訴(見本院卷(三)第3 頁),是彼等法律上尚
      非其生父之婚生子女,其生父對彼等亦無保護及教養之權
      利義務。
    2.查原告對王歡、王達樂並無保護及教養之義務,僅被告對
      彼等負保護教養義務,如前述。被告雖辯稱:原告自88年
      起即無工作,無資力扶養王歡、王達樂,家庭生活費用均
      由其獨力支付云云,惟王歡到庭證稱:原告雖自王達樂出
      生後即無工作,但家裡所需費用,舉凡外食餐費、房租、
      旅遊費用、水電瓦斯費及其補習費等,大多由原告支付;
      且其曾聽原告向親戚借錢等語(見本院卷(二)第124-125 頁
      ),而原告陳稱其在95年間售屋得款約500 萬元,扣除房
      貸及清償債務後,尚有約180 萬元之款項用以陸續支付家
      計(見本院卷(二)第126 頁),被告坦認原告確有售屋之舉
      ,顯見被告雖無工作,但有售屋所得,並非全無資力可供
      支付家庭生活費用。況被告亦陳稱被告雖無收入,但其不
      會給原告錢,原告身上不會沒有錢,就算原告沒有錢,也
      會想辦法跟別人借等語(見本院卷(二)第126 頁背面),益
      徵原告實有支付家庭生活費用之資金來源。而夫妻共同生
      活,所需家庭生活費用由彼此共同支出,實為常態,原告
      雖於87年後無業,但非全無資力,其與被告共同支付家庭
      生活費用,要與常理無違,被告辯稱扶養王歡、王達樂所
      需費用俱由其支付云云,難認屬實,要非可採。至原告雖
      以卷附之被告信用卡帳單為據,主張被告每月支付信用卡
      帳單之金額近3 萬元,並無資力負擔家計云云,惟細觀被
      告使用信用卡之消費明細,大抵為購物、加油等日常生活
      支出,惟並無證據顯示被告所購買者皆為其個人物品,而
      無原告或王歡、王達樂所需之物;又被告雖有使用信用卡
      預借現金之記錄,亦無證據顯示被告借得之款項,皆供其
      個人消費之需,要難執此遽認被告全未支付家庭生活費用
      。況原告亦陳稱:被告曾在孩子出生後標一個會,並給其
      40萬元支應家計,其付了一年會款後無力續付,剩餘會款
      應是被告繳納等語(見本院卷(二)第125 頁背面),尤證被
      告亦有支付家庭生活費用,是原告主張被告並未負擔家計
      ,亦與事實不符,誠無足取。兩造於婚姻存續期間,雖均
      有支付家庭生活費用之實,然無足夠事證證明兩造負擔之
      費用比例,應推定兩造係各負擔半數家庭生活費用,始為
      公允,併予指明。
    3.又按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
      其利益。雖有法律上之原因,而其後已不存在者,亦同,
      民法第179 條著有規定。原告於兩造婚姻存續期間,與被
      告共同扶養王歡、王達樂而各支出半數費用,即屬代被告
      支付扶養費,被告應履行之債務因原告之代為支付而得不
      履行,享有債務免除之利益,且因此致原告受有損害,原
      告自得依前開規定,請求被告返還所受利益。
  (二)被告於80年5月19日至100 年5月18日期間,應返還原告之不
    當得利數額為3,205,337 元:
    1.又按父母對於未成年子女之扶養義務,係生活保持義務,
      以未成年子女之扶養需要狀態、不可缺之需要為標準,即
      父母以其子女之生活為自己生活之一部而保持。另當事人
      已證明受有損害而不能證明其數額或證明顯有重大困難者
      ,法院應審酌一切情況,依所得心證定其數額,民事訴訟
      法第222條第2項定有明文。子女之扶養費雖非損害,但其
      不能證明其數額或證明顯有重大困難之性質相同,故應類
      推適用該條規定。原告就其請求返還之扶養費用,雖未提
      出事證證明,惟按家庭生活費用除舉凡應用於家庭開銷之
      水、電、瓦斯、食、衣、住、行等費用外,尚包括子女之
      教養費用,衡諸此等日常生活支出甚為瑣碎,少有收集或
      留存證據,即應以日常生活經驗、情理,作為判斷依據,
      不能以未提出逐筆收據或發票,即認沒有支出,而構成原
      告向被告請求返還子女扶養費之障礙,故本院應審酌一切
      情況,依所得心證定其數額。
    2.又支付扶養費之目的,本在使受扶養人得以維持通常之生
      活,關於扶養費計算基準,法無明文規定,則只須所採用
      之標準得以真實反應受扶養人實際生活所需,即無不可,
      本院認為行政院主計處所公佈按區域別之「平均每人月消
      費支出」,統計出平均收支數額,所得結果堪稱客觀公允
      ,且能接近實際生活需求,故原告主張以此作為扶養費數
      額之判斷基準尚屬適當。經查:
      
王歡與王達樂分別生於80年5 月19日、87年5月9日,彼
        等在80年5月19日至100 年5月18日期間均未成年,應無
        法維持生活且無謀生能力,而有受扶養之必要。另王歡
        到庭證稱其與王達樂在100 年底之前均與兩造同住在新
        北市新店區(見本院卷(二)第123-124 頁),顯見該處為
        彼等之生活重心,被告辯稱前開期間其應負擔之扶養費
        ,應以台北縣(即新北市)每人月消費支出為計算標準
        ,尚無不合,原告主張應以台北市之每人月消費支出為
        計算標準,則為本院所不採。
      
又台北縣(即新北市)在80年至100 年間之平均每人月
        消費支出詳如附表「月消費支出欄」所示,而原告表示
        針對王歡、王達樂,其係分別請求被告返還80年5 月19
        日至100年5月18日期間、87年5月9日至100 年5月8日期
        間之扶養費(見本院卷(三)第2 頁),依前述標準計算,
        被告於前開期間應負擔王歡、王達樂之扶養費計為6,41
        0,674 元(計算式詳見附表「年度扶養費」欄),而原
        告為其支付半數扶養費,如前述,原告即得請求被告返
        還所受利益3,205,337 元。
  (三)按二人互負債務,而其給付種類相同,並均屆清償期者,各
    得以其債務,與他方之債務,互為抵銷。但依債之性質不能
    抵銷或依當事人之特約不得抵銷者,不在此限;抵銷,應以
    意思表示,向他方為之。其相互間債之關係,溯及最初得為
    抵銷時,按照抵銷數額而消滅,民法第334條第1項、第 335
    條第1 項分別定有明文。被告另辯稱:其曾代原告清償其對
    高郁玫所負借款債務50萬元,得依民法第179 條規定請求原
    告返還不當得利,並以此債權主張抵銷云云,原告則否認被
    告對其有前開債權存在,經查:
    1.高郁玫雖到庭證稱:88年9 月間原告透過被告向其借款50
      萬元,因其手邊沒有那麼多現金,即將其參加之合會標下
      ,標得款項借給原告,不足部分其再拿錢補,並約定死會
      之會款以後按月由原告還;但原告只繳了10期就還不出來
      ,後來剩下的死會會款是其在繳。前開借款原告只還了10
      期的死會會款10萬元,餘款40萬元是被告陸續清償,到94
      年間還清等語(見本院卷(二)第122-123 頁),惟其坦認在
      洽談借款事宜時,其從未與原告本人接洽,故原告是否曾
      授權予被告,代理其與高郁玫成立前揭消費借貸契約,尚
      有疑義。
    2.而原告雖坦認被告曾給其會款40萬元,並由其繳納10期死
      會會款(見本院卷(二)第125 頁背面),惟其陳稱:當時被
      告係稱會是被告標的等語,本件既無積極事證顯示原告確
      實曾授權被告代其向高郁玫借款,亦無法排除被告係以原
      告要借錢為名義,向高郁玫借用款項之可能性,要難認為
      原告與高郁玫間確有消費借貸契約存在,則縱使針對高郁
      玫貸予之50萬元中,有40萬元係由被告清償,亦難認為原
      告因而受有債務免除之利益,而致被告受有損害,原告即
      無返還被告40萬元不當得利之義務。被告對原告既無此項
      債權存在,則其以此主張抵銷,自非有據。
  (四)綜上所述,原告依民法第179 條規定,請求被告給付3,205,
    337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翌日即100年12月25日起至清償
    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法定遲延利息,為有理由,應予准許
    ;逾此數額之請求,則屬無據,應予駁回。
  (五)兩造各陳明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及免為假執行。就原
    告勝訴部分,經核於法均無不合,爰各酌定相當擔保金額併
    予准許之;至原告敗訴部分,其假執行之聲請已失所附麗,
    應併予駁回。
  (六)本案事證已明,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舉證,核與判決結
    果無影響,於茲不贅
五訴訟費用負擔之依據:民事訴訟法第79條。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10    月    24    日
                  民事第八庭    法  官  陳婷玉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如
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10    月    24    日
                                書記官  吳鸝稻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