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4

by anonymous

  • 0
  • 0
  • 0
139 views

李白《长干行》
1.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2.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3.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4.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5.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6.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7.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8.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
9.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10.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11.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12.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
13.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14.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
15.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

就我对杨奎松教授的质疑事简答网友
av 芦笛

我在《关于黄文治〈读芦笛大作《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一点解释》中说:

“杨教授是党史专家,《徐向前回忆录》想来一定看过,为何会看不出这简单真相来?我想,他是让自己奉行的‘深入角色治史观’给误导了。与一般经院派史家不同,他不满足于简单发掘并介绍史实,而是想深入到历史人物的内心去,重走一遍那些人物的心路历程,从而准确还原他们。因此,在《西安事变新探》中,他力图按陈寅恪的教导,刻意寻找主人公‘不得不如是之苦衷’。经过一番分析,便发现张的‘苦衷’原来是‘被蒋介石一下子逼到了悬崖边上’,却忘记了张之所以发动兵变,有着更迫切、更现实、更有力的理由:一方面,东北军将被调走与红军濒于灭亡,使得‘西北大联合’计划行将流产;另一方面,中共蓄意吞没了莫斯科反对反蒋的重要信息,误使张以为苏联还在支持原来的政变兵变计划,这才是他孤注一掷的原因与胆气所在。杨教授见不及此,是因为他过于热心去为主人公寻找‘不得不如是之苦衷’,因而为自己的思路预作定向,失去了客观全面的视角。”

此后我几次接到读者来信,谓杨教授对张学良为何发动西安事变的诠释是违心作出的。我想在此公开答复:对此说我不敢苟同,请有兴趣的读者去看我有关的旧作http://blog.boxun.com/hero/200804/ludideboke/2_1.shtml。我当然知道并体谅国内学者的处境,但我并不认为杨教授对张学良发动兵变的动机所作诠释是违心撒谎,盖他没有这个必要——若是担忧因文罹祸,那只介绍史实,不揣测人物动机不就完了?以为杨教授会因安全考虑而蓄意误导公众,个人认为是对杨教授学术道德的侮辱。

江鹤淫秽品案为什么值得关注?
(2011-12-12 12:37:23)
转载▼
标签:
杂谈
   

    昨天参加2011年度性与性别事件评选,北京江鹤淫秽品案入选。案情如下:24岁女青年江鹤自2008年至2009年间,通过互联网登录到北京广典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建立的“西陆网站”论坛,上传《兽》、《兄有弟攻》、《金玉罗刹》等数篇淫秽小说进行传播,点击量共计8万余次。法院经审理认定,江鹤触犯传播淫秽物品罪,判处拘役四个月。此案的法律依据是现行中国淫秽品法:关于网络传播淫秽物品,依据我国相关司法解释,传播淫秽视频文件20个以上、音频100个以上、文章或图片200个以上、传播的淫秽电子信息实际被点击数达到一万次以上等,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不以牟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或者移动通讯终端传播淫秽电子信息,数量达到以上单项标准二倍以上、数量达到两项标准以上或造成严重后果的,以传播淫秽物品罪定罪处罚。

    与广州孙志刚被打死、南京马尧海换偶案的三年半徒刑相比,北京江鹤的拘役四个月判决似乎相当温和,不值一提。但是根据案件情节,即使判拘役一天,问题也很严重。因为江的行为应当受到宪法关于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条款的保护,按照宪法条文,她有权利做这件事。她的判罪是宪法与淫秽品法自相矛盾的产物,她是一个法律条文缺陷的牺牲品。

    一方面打击儿童色情,一方面发展成人色情业,这是美国的做法,也是国际上的通常做法:“尽管美国打击儿童网络色情毫不手软,但对成人色情内容却任其泛滥。据统计,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色情内容生产国。2006年美国的色情产业销售额达133亿美元,其中网络色情内容销售额为28亿美元。”(管克江:美国立法打击网络色情,人民日报2010.1.5)

欧盟国家也遵循统一的原则,不反对成年人网络色情,只反对儿童网络色情:“在欧盟国家,色情行业每年的营业收入约达500亿欧元。近年来,随着信息业和互联网的发展,色情之手不可避免地伸到了连接千家万户的互联网上。在欧盟国家,由于性观念开放,成人性场所和性交易在不少国家都得到默许,因此,成年人色情网站的存在就毫不稀奇了。欧盟国家比较担心、并着力打击的是那些以不满16岁青少年为对象的色情网站。据不完全统计,在欧盟国家,教唆、引诱并组织儿童进行色情交易的网站约在2万至10万家之间,数目之大不能不让欧盟国家的家长们忧心忡忡。对那些故意传播儿童性犯罪内容的网站,刑法第383条也规定了严格的惩处措施。所有出售、出租、批发、播放带有儿童色情内容的人或网站都将受到严惩,其中当事人将受到5年到10年的监禁,同时处以0.25万至5万欧元的罚款。不仅如此,那些容忍公司职员观看网上儿童色情节目而知情不报的雇主同样也要受到法律制裁。”(姚立:比利时  让色情网远离青少年,人民日报2004.8.10)

    世界上许多国家控制网络色情的原则都是这样的:不干涉成年人的色情消费,只干涉青少年接触淫秽品:

英国:《英国关于手机新形式内容的自律执业条例》规定,可以采取“年龄确认”方式控制手机用户可访问内容的范围。手机用户只有在购买手机卡时出示年龄证明,才能获取那些受限内容的访问权。

韩国:韩国电信部专门采取措施,规范使用手机的青少年,新规章要求,青少年在获取手机服务商服务前,要单独签署协议。

意大利:意大利是欧洲首个采用微软互联网儿童色情屏蔽系统(CETS)的国家。CETS是微软投入700万美元开发的一个安全增强型数据库。意大利警察特别通信部表示,微软的这款CETS儿童色情追踪系统可以把对网络色情案的调查效率提高80%。

瑞典:瑞典政府近日向国会递交提案,要求对与青少年和儿童有关的网络色情犯罪加强打击力度。政府的新法案若能得到批准,不仅是那些传播色情和以网络色情谋利的人将被处罚,而且通过互联网付费观看青少年和儿童色情图片及视频的人也将受到法律制裁。瑞典网络公司也积极开展自律行动。

美国:美国从1996年到2000年先后出台了4部法律,其中最新出台的《儿童互联网保护法》规定所有公共网络资源必须安装色情过滤软件,否则就无法获得政府提供的技术补助资金。

    新加坡:新加坡政府成立“互联网家长顾问组”,由政府出资,通过举办培训班等方式,帮助家长指导孩子安全上网。传媒发展局还设立了500万美元的互联网公共教育基金,用于研制开发有效的内容管理工具、开展公共教育活动和鼓励安装绿色上网软件。(以上牛瑞飞:保护孩子 多头并举,人民日报2010.1.11)

    法国:法国专门制定了《未成年人保护法》,对传播污秽内容的网站和对利用网络腐蚀青少年的犯罪行为从重处罚。除了强调“堵”以外,法国还特别注重“疏”。法国的儿童非常快乐:在学校受到平等、多面的教育,校外活动也丰富多彩。法国的儿童娱乐场所和设施到处都是,骑车、滑板、攀岩、爬绳、游泳、滑雪、打橄榄球……让孩子们玩儿出智慧、自信和开心,这对抵制网络有害内容的入侵尤显重要。

西班牙:随着互联网和手机的普及,西班牙网络儿童色情犯罪也猖獗起来。西班牙当局对此类犯罪加大了打击力度。在立法方面,西班牙对刑法不断完善,加重了对儿童色情犯罪的定罪量刑。现在的刑法将拥有儿童色情制品也定为犯罪,可判处一年监禁。出售儿童色情制品者可判处入狱8年。国家网络犯罪技术侦察局自2001年组建以来,抓获网络儿童色情犯罪分子近600名。

日本:日本有应对网上涉黄内容的法律,名为《关于处罚致使儿童卖春、儿童涉黄相关行为以及儿童保护法律》。该法律中定义的“儿童”是指未满18岁者。对于在互联网等媒体上散布有害信息者,视情节轻重给予判刑3年、罚款300万日元或判刑5年、罚款500万日元的处罚。警方2009年6月制定了“根绝儿童涉黄信息的重点程序”。

德国:为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德国对利用互联网和手机传播青少年(14至18岁)色情和儿童(14岁以下)色情内容均已立法追究,特别是对后者打击力度更大。根据德国刑法第184b条,拥有儿童色情内容者,可判处最多2年徒刑或处罚金;传播上述内容者,可处3个月至5年徒刑,并且不得以罚代刑;如果是出于商业目的或者团伙犯罪,则可加重判处6个月至10年徒刑。这是目前德国打击网络色情运用最多的法律依据。

澳大利亚:根据澳法律,拥有儿童色情图片和音像资料者,最高可获10年监禁。在澳大利亚,成人色情服务或成人网站跟电影一样,是分级并纳入服务项目的。这些内容,人们可以从互联网得到,也可以从手机服务商处购买,但手机服务商会要求你证明自己年满18岁,而且是这个账户的户主。为避免青少年接触到不该接触的内容,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曾经拨出9000万澳元来协助有子女的家庭筛选网站,包括免费提供一种过滤软件。(以上顾玉清等:打击互联网和手机淫秽色情信息,多国正在积极行动中呵护孩子们清纯的目光,人民日报2010.1.11)

    从《人民日报》报道的各国扫黄策略可以看出,虽然具体做法有差异,但是一个共同的原则是:只打击儿童色情,不打击成人色情。这是中国的淫秽品管理与其他国家最大的区别。中国的成年人也是成年人,为什么在淫秽品消费问题上必须对他们使用管理儿童的标准?这是中国扫黄事业的合法性危机,也是60年扫黄拉锯战永远无法成功的根本原因。如果我们还不根据国际惯例对目前这种荒谬的、与宪法相矛盾的淫秽品法加以改造,江鹤这样的普通公民还会继续受到伤害,广大中国成年人的淫秽品消费权利还会继续受到伤害,宪法关于言论自由的原则还会继续受到伤害。

卖淫非罪化加禁止公务员嫖娼是最佳政策选择
(2011-12-14 08:46:28)
转载▼
标签:
杂谈
   

 

    有一次我在讲演中批判了现行卖淫法,有个听众说:如果卖淫非罪化那些官员不是会更加肆无忌惮了吗?我听了感到很意外,因为我只是从保护性工作者角度来关注这个问题的,从来没有从官员腐败的角度想过这个问题。据说,胡锦涛最近批示要严厉打击卖淫,就是从防止腐蚀干部、干部搞腐败的角度提出的。

    其实我们可以用对官员实行与一般公民不同的政策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在澳门,有规定公务员不许涉足赌博色情场所,可是一般老百姓可以。这就可以一方面防止腐败(因为官员嫖娼很多是权色交易或者收保护费性质的腐败),另一方面满足老百姓的需求了。

    提出这个思路的依据在于,老百姓对于卖淫有刚性需求:在超过一亿的流动民工中,性需求无法解决;在边缘的贫困地区,由于性别比过高和女人的绝对数量减少(外嫁),男人找不到女人结婚的情况已经相当严重。最近一项在湘西农村的调查项目发现,当地的男人有三分之一打光棍,嫖妓是唯一出路(30元一次)。这个问题随着多年出生人口性别比保持120高位(男婴120个,女婴100个),将会变得日益严重。国家不得不考虑卖淫非罪化问题。

    所以,从社会学角度看,针对一般老百姓的卖淫嫖娼非罪化加上针对公务员的禁止卖淫嫖娼规定,或许是最合理也最具可行性的政策。

与电影无关
带三个表 @ 2011-12-17 1:45:33 分类: 闲扯

看完了《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这片子俗名应该叫“一个女孩和五个打飞机的男孩的故事”。这是我五年内看过的中文电影最好的一部——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间,我把国产电影戒了。别跟我抬杠,因为可能好多你们觉得好的电影我确实没看过——免推荐。

忘了是谁说的,成年人很难写好童年的故事,甚至少年的故事,人到成年一般会忘记童年的感觉,会用经验回忆整理,如果把童年的感觉写出来,那一定是假的。所以,人在成年回忆童年或者青少年的经历,多半是不真实的。《麦田里的守望者》能写到那份上,已经写绝了。

古尔布兰生在他的《童年与故乡》中有句话:“我四岁的时候,草比我高得多,别的东西我看见的很少,草里面确实很好玩的。”这就叫童年视角。有一次采访罗大佑,谈到了那首《童年》,他说:“像最后一段‘阳光下蜻蜓飞过来,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我花了很多时间。虽然那段并没有把童年里最有趣的事情写出来,但是这一段里有童年里的一种视野,是长大以后去看,比稻草更高一点点,好像能够看到山的感觉。是人经过长大以后比较能够看到多一点点的世界的感觉,是稍微比六七岁更宽一点的视野,看到颜色,可以分辨天空了,我想把那种感觉写出来。”

有时候,仅有视角,没有那种早就消失的体验,还是不行的。作家尽可能用还原真实的感觉去描述过去,可以写得逼真,但未必真实。即使是成年人看到这样的描述,也未必认可,更何况小孩呢。

去香港出差,正好电影院里放《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香港的朋友建议我去看看。我当时正感冒,没心思去看,直觉中那一定是一部散发着荷尔蒙气味儿的青春片。后来看完,发现确实是这样。后来看到网上有人讨论,说咱们怎么拍不出这样的电影呢,进而谈到电影局审查制度。我觉得,即使没有电影审查,我们也一样拍不出来。每次听到台湾人写的歌曲,或者看到台湾人拍的电影,让人联想到青春或者励志,我总是会想,为什么我们大陆的人就写不好这类题材呢?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答案:我们没有青春,也没有励志。

如果说创作源于生活,我们可以看看我们的生活环境,一种是余华写的那种《活着》,讲的是苦难,台湾人写不出来;一种是石康写的《奋斗》,讲的是人际关系的故事。我们一直活在由人际关系构成的苦难生活环境中,在这样的环境中,任何纯粹的东西都会被扼杀掉。所以,苦难与人际关系方面的题材特别好写。

如果再分析一下,人际社会关系又是怎样形成的,那一定是最基础的东西——制度决定的。据说,过去到北上广找机会,发现人满为患,逃离北上广,回到家乡,发现你有多大本事也不如有个有势力的爹妈。

尼尔·邮差先生没有来过中国,没有研究过中国人的生活环境,不然他的《童年的消逝》一定会重写。邮差认为,儿童不该过早接触成人世界的信息,那样对他成长不利,会让童年顷刻消失,长大后人格缺失,会在网上变成一个傻逼。中国人的习惯是让孩子早点长大,五六岁能变成小大人是懂事的表现。我没有分析这种现象是为什么,但直觉中觉得生存环境糟糕,父母都希望孩子翅膀早点硬起来。所以,中国历史上少年英雄故事很多。现在,好像很多做父母的意识到不该这样,但是发现学校就变成了一个复杂的小社会了,你还敢让自己的孩子这样,那不是害他吗。所以,还是从了吧。

垂直的社会制度,扁平的社会关系,让人没有童年,用《红灯记》里的一句唱词就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或者,看看中国古代文化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大多与智谋有关,证明中国人非常聪明,谋与策一向是传统文化的精华部分,一个有知识的人辅佐没文化但有权力的人,必定形成一种权力结构关系。从孔子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四处奔波,到后来刘墉、纪晓岚与皇帝斗智的传说,都围绕着这层关系进行。要学会揣摩别人,比如揣摩电影审查条例,然后再去写一个剧本。以后会不会有人拍一部《那些年,我们一起讨好的电影局》?

大概很多人看完《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都会有被拉回到少年的感觉,这里面有艺术的因素,但是如果没有那种没消失的直觉,九把刀大概也写不出这样的东西来。再看我们写青春理想,基本上作者的署名都是二把刀——他真能写啊。

孕妇要不要防辐射?
科学松鼠会 @ 2011-12-18 22:38 阅读(500) 评论(0) 推荐值(10) 引用通告 分类: 未归类

我家“领导”孕时最为她的同事所惊讶的两件事:第一,每天挺着大肚子坚持游泳,比没怀孕的时候都勤快;第二,居然不穿防辐射服。

不知不觉的,要发觉朋友和同事有喜,不用再盯人家的腰围,也不用看人家犯恶心。只要发现平时臭美的不行的姑娘们套上了那件亮闪闪的衣服而不怕撞衫,真相就大白了。不过,很多人也不禁起了一丝疑惑——这既不舒适也不美观的倒霉玩意儿,到底有用没?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复习一下中学物理课。辐射是啥呢?课本告诉我们,任何温度高于绝对零度的物体都会产生辐射。不幸的是,至今人们还没有发现任何等于或者低于绝对零度的物体,所以我们的世界里充满了辐射。无比虚空的宇宙够冷了吧?大爆炸的热度“消散”了百亿年之后,至今还有3K,也就是高于绝对零度3摄氏度。当然,辐射跟辐射不一样,就其与健康的关系来说,有些辐射威力大,能破坏分子的化学键,称为电离辐射,比如我们熟悉的X光。别小看这电离辐射的本事,由于生物体都是由无数分子构成的,生物体的各种复杂生命活动都有赖于分子层面的稳定。这些电离辐射造成的伤害有时可以直接杀灭或损伤细胞,有时则能改变了DNA的结构,造成遗传上的影响。

除此之外的辐射都是非电离辐射——从红外线、可见光到各种无线电波。这些非电离辐射作用于生物体上最显著的效应就是加热,比如烤箱主要利用的就是红外辐射,而微波炉则是微波辐射。(关于微波炉致癌说,推荐阅读《微波炉的那些传言》。)

人们最早认识到辐射的威力,并且特别在意不过是百十年内的事。1895年,伦琴发现了X射线。次年,就有医生发现有销售X射线仪器的商人出现了脱发和皮炎,怀疑与X射线有关。更著名的居里夫人,她同丈夫发现的钋和镭两种放射性元素给她带来了无比的名声的同时,也给她带来了终生的伤害。由于缺乏防护意识,居里夫人在工作中遭受了大量的电离辐射,最终结束她生命的严重贫血据信与之有关。

此后,原子弹一度成为全世界人民几十年挥之不去的噩梦,谈核色变的人们捎带把“辐射”一起列入敏感词名单了。然而,长久以来,辐射只是跟医院的X光机或是核电站这些“强力部门”有关,因为只有这些地方才可能集中出现大量电离辐射。对于一般人,除了防护一下紫外线,别晒太多太阳,别拿紫外灯当日光灯使,一向不用太过担心。(参见《辐射伤害知多少(上)》《辐射伤害知多少(下)》)

这一情况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出发生了一些变化。在1988年6月出版的《美国工业医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Industrial Medicine上,来自一家名叫Kaiser Permanente的非营利医疗组织的三位医生发表了一篇名为《孕期女性使用视屏终端与流产和新生儿出生缺陷发生概率的关系》的文章。所谓视屏终端(VDT video display terminal)就是各种电脑和电视屏幕。这三位医生在1981-1982年间统计了1583名来自美国北加州的孕妇的情况,发现在怀孕头三个月每周使用VDT超过20小时的孕妇的流产率比不接触VDT的孕妇高。这个研究成果在今天演化成了许多版本出现在各种“防辐射服”的产品宣传里。但是这些宣传材料无一例外的自动忽略了原文作者的一句话:“我们的研究结果并不能证明VDT产生的电磁辐射与流产率提高之间有直接联系,较差的工作条件和较高的工作压力也是可能的因素。”

迄今为止有关VDT和孕妇的最为广泛引用的大规模研究发表于1991年3月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nal of Medicine)》上。以特蕾莎·施奈尔Teresa Schnorr为首的科学家对2430名女接线员进行了四年的跟踪,这些女性一半工作在显示器前,一半不在。在这四年里,有730人出现了882次怀孕。科学家们发现,与不工作在显示器前的女性相比,与显示器打交道的女性接收到了较多的频率为15KHz的甚低频辐射,而其他辐射的情况则没有区别。最终的结果是在显示器前工作和不在显示器前工作的两组妇女在流产率上没有明显的不同;不管妇女每周在显示器前工作多少小时,甚至整个孕期都这样工作,调查研究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科学家们的关注并没有到此结束,由于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与前辈相比,当下的人类接触人工电磁辐射的机会大了很多,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然而截至目前,对包括电脑和手机在内的研究都没能给出日常生活中的电磁辐射伤害健康的可靠证据。

与美国的情况相比,我国的女性生活中充满各种VDT还要晚十多年,然而与他们相比,我们的辐射恐惧症有过之而无不及。众多防辐射食谱不提(参见《那些食物真的能防辐射吗?》),各种防辐射的秘籍更是充斥在生活的角角落落。比如著名的“仙人球吸收辐射说”就让这种浑身是刺儿的植物成了办公室里最常见的盆栽。(参见《洗脸+仙人掌,防电脑辐射?》)如果仙人球能吸走电脑的辐射,那在点亮的台灯下放一片黑布一定会使得灯光暗淡几分。至于市售防辐射服,由于电磁波完全可以从没有包裹住的部位长驱直入,所谓的“防辐射”效果自然也大打折扣。(参见《白衣防辐射》)说到底,这些热卖的“防辐射系列”,不过是恐惧驱使下的一场成功的商业推广而已。

本文经网友讨论后有修改,谢谢大家的指正。

医生需要打领带吗?
科学松鼠会 @ 2011-12-18 12:15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值(0) 引用通告 分类: 未归类

我有一位医生同学,他的主任规定,上班必须衬衣领带。若是公司职员坐格子间,这倒也稀松平常。但对国内不少公立医院而言,这种现象却不多见。至于理由,这位主任言之凿凿,领带是树立医生自身专业形象,更是对患者的尊重;都说与国际接轨,这也是国外医生的标准行头嘛。殊不知,不少研究却表明,医生或许该让脖子解放了。这块只有装点作用的布条,还是不戴为好。

美国医生在诊室会见病人,通常是衬衣领带、白大褂,脖子上挂一副听诊器。我曾问过身边不少美国人,医生为什么要戴领带。他们常是一脸惊讶,觉得这是无需回答,极为自然的事情。一般说来,西方国家的医生和律师常受人尊敬,他们怀揣一般人绝不具备的专业知识和技能,而领带正是塑造正式庄重和专业严肃的最佳代表物。

领带虽让医生更体面更精神,却可能使病人利益受损。这是近十年相关研究,得出的结论。近年来,随着医院内感染率的上升,人们想尽各种办法,诸如加强清洁和监测,严格相关规章,改善医院布局结构,甚至使用抗菌床单。有一个明显的地方却被人们忽略掉了,答案正是医生的领带!

医生的领带,是否会增加医院内感染率呢?这是以色列的史蒂文·努尔昆(Steven Nurkin)一直想弄明白的问题。2003年前后,他还是一名四年级医学生。来到纽约后,他终于将这一问题付诸实施。42名外科医生的领带,被他送进了实验室。结果发现,几近一半的领带,携带可导致感染的病原体。那么,这是不是医院的普遍现象吗?他又找来10名医院保安,却只在一条找到病原体——还是较为常见、通常无害的皮肤表面细菌。答案不言自明,医生领带上的问题,真的比一般人多。

努尔昆的发现,让不少医生大吃一惊。不过,他的发现也仅仅表明,医生的领带携带病原体,而且比一般人多。至于医生的领带是否助长医院内感染率的升高,这项研究却不能给出答案。当然,这个结果足够使习惯内着衬衫领带、外套白大褂、脖梗上搭着听诊器的医生们,在面对和接触病人时,至少会小反思一下。

医生若不戴领带,病人会有什么反应呢?有数据显示,有三到五成的病人在走出诊室后,压根想不起医生是否佩戴过领带。医生是否佩戴领带,也不会影响病人对他们的印象和评分。换句话说,病人其实没那么在意领带,他们还是对真功夫更为关注。今年1月,《医院感染杂志》发表来自英国剑桥大学的研究,更是对这一点的佐证。通过对前往英国斯温顿一家医院的75名病人进行调查显示,他们并不在意领带这事,就连医生是否穿白大褂也不在乎。

医生的看法呢?有调查显示,在二十年前约有七成医生认为,面对病人时需要佩戴领带;相较而言,高年资医生比刚摸进医学大门的小年轻们,更喜欢戴领带。2008年一项针对耳鼻喉科医生的调查显示,近八成医生认为没有必要佩戴领带。时过境迁,观念更迭。在部分老派医生眼里,那些“领带反对派”大多是年轻医生,他们本来就想穿的轻松适宜、无拘无束,认为领带携有病原体,只是一个幌子。

综上看来,医生是否戴领带倒真需要研究一番。医生的领带,是否间接传播了病原体,继而助长了医院内感染发生率,也亟须研究。对我而言,眼下的问题是,我的那位同学看后有何感想?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