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聖痕幻想 - 03

by anonymous

  • 0
  • 0
  • 0
167 views

賽凡提斯可以確定一點,他果然不喜歡那個有兔耳的男人。

半帶無奈的閉上眼,賽凡提斯多希望眼前的畫面是自己的幻覺,或者只是一場夢。

「欸、捷克……查理一直咬我的褲管耶……?」

「呼呼,那是喜歡你的證明,看吶,那充滿熱情的眼神!」

「不……我覺得那是把我當獵物的眼神……」

即使閉上了眼逃避了現實的畫面,耳朵也無法拒絕接收現實的對話聲。

於是,賽凡提斯睜開了眼。

湛藍無比的天空,晴朗的天氣,舒爽的微風吹撫過綠油油的草地──如果沒有二個人圍著一條鱷魚聊天的話就是無比美好的景象了。

「……主上。」

並非刻意也非原本如此,賽凡提斯因為無奈不自覺的壓低了聲音。

而被喚作主人的人雙肩微微一震。

「啊、咦……?賽凡?」

「賽凡提斯。」

「……?我知道你叫賽凡提斯啊,賽凡你又跌倒了嗎?撞到頭了?」

「我沒有跌倒……請叫我全名,主上。」

眼神飄移了吧?不過既然軍師不想承認就別勉強了,畢竟常踩到披風摔倒的事早已傳遍全城,不是需要太過追究的重點。

「為什麼……賽凡比較好叫耶?你不覺得嗎?」

蹙了下眉,賽凡提斯輕啟雙唇像要說什麼,但最後像是妥協的嘆了口氣。

「私下就算了,但在公開場合叫我全名,主上……捷克豪紳,你把鱷魚放進禮帽做什麼?」

在走廊上遇到農務官涅德才得知主上翹了課程,氣憤之餘便出來找差點沒翻過整座城……結果卻在草地上看見二人圍著一條鱷魚。

賽凡提斯實在無法理解,主上為何能容忍那個有兔耳的男人到這種地步而不頭疼。

「呼呼、軍師大人就不懂了,查理不是普通的鱷魚,是叫查理的鱷魚!」

「不管叫查理還是約翰,把鱷魚放回護城河,捷克豪紳。」

「哼哼~這就不是軍師大人說了就算,查理可是親愛的答應我養的~」

不知有意無意,賽凡提斯總覺得那個男人頭上的兔耳很刻意的折向了主上的方向,賽凡提斯頭更疼了。

不只因為和那個有兔耳的男人對話讓他很胃痛,那個獸族傭兵對主上的稱呼更讓他胃絞痛。

直到聽見主上的低語,賽凡提斯臉色才多少緩了過來。

「我什麼時候答應了……?」沒反對代表默許,是這樣嗎?

「既然主上……」

「欸、那個,反正,查理會咬壞人嘛,不是完全沒用處是吧,賽凡。」

話未訖便被主上阻斷,賽凡提斯頭更緊了。

「牠正在咬主上的褲管。」

「那、那是因為牠喜歡我!」

賽凡提斯實在很想搖搖主上的肩看主上是否能清醒一點別再替那個兔耳的男人說話,但既然主上都開口了──

「……我明白了,反正我不會讓主上為了這種小事耽誤學習,就算多了筆飼養費我也有能力負擔。那麼,請主上去找農務官上課吧。」

「唔……!別、別抓我啊賽凡,提克快來幫我──別揮兔耳跟我說再見啊捷克!」

拎著主上的後頸,聽著主上的求救,賽凡提斯果然,無法理解主上為何如此親近那個有兔耳的男人。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