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4

by anonymous

  • 0
  • 0
  • 0
83 views

[散文]落叶
带三个表 @ 2011-12-14 3:59:37 分类: 闲扯


一年前,我买了一棵银杏树,放在阳台上。春天来的时候,它和路边的银杏树一样,慢慢发出嫩芽,然后长成一整片叶子。听卖花的人讲,银杏树分公母,从叶子上可以分辨出。卖银杏树的人会告诉你,他们卖的都是雌雄同株,有一天你会看到树上结出银杏。

入秋,银杏树的叶子开始慢慢变黄,第一年冬天,当叶子变黄,我担心它第二年春天会不会在发新芽。于是就盼望春天到来。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这棵银杏树终于发了新芽,我悬着的心也落下来了。然后看着它成长。

今年秋天,出差回来,发现楼下马路两旁长的一排银杏树突然变黄了,看上去非常美。走在路边,金黄的银杏也透过阳光像发财树一样,恍惚中我仿佛看到了金钱。这要是金元宝该多好啊,随便捡一堆银杏叶,就可以拿到潘石屹任志强那里换一套房子啦。回到家里,我看到阳台角落里的银杏仍然翠绿如常。那是我细心呵护的结果,让它的凋落延后了至少一个月的时间。之后,我每天都去阳台看它几眼,它总是郁郁葱葱的。

有几天,我忘了去看它,再去阳台,发现它开始变黄,金灿灿的,虽然这几片叶子不能去买一套房子,但是,它还是让我感到些许感伤。于是我把它搬到屋子里,给它拍了一张定妆照。第二天,它的叶子便开始纷纷落下。

深夜,我在一旁写东西,偶尔,能听到极轻的“啪”的一声,一片叶子离开了枝干,落在地板上。夜晚,出奇的安静,我住的地方听不到城市喧嚣的声音,偶尔能听到隔壁赵家的狗叫几声。那么,当银杏叶子从树上脱落下来的声音就显得非常大了,那声音可能是“啪”,也可能是“哗”,或者介于“啪哗”之间的一种声音,搞不懂这是哪里的口音。

这棵银杏树上一共有四十多片叶子,最初在阳台上掉了几片,搬到屋子里,还剩下三十多片,我拾起一片叶子,想,可以把它做成书签或者别的什么,送给朋友留个纪念。后来我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现在没人看书了,总不能让他们把叶子夹在两个浏览器之间吧。

在我拍完这张照片后的第二天,我起床后来到书房,发现所有的枯叶都落在地上,这棵银杏树已经完成了一年的轮回,它的枝干又多了一圈年轮,就像你的眼角多了一道石斑鱼尾纹一样,多伤感啊,冬天确实来了。它明年还可长出新叶,而你却永不复返,多伤感啊。它明年只需要阳光、水和空气,就可以葱绿一片,而你用什么样的化妆品都没戏啊,多伤感啊。哈哈。

写不下去了,这散文写得我快笑场了。

放任自流的时光
带三个表 @ 2011-12-11 4:37:12 分类: 说书


没想到苏西·罗托洛的《放任自流的时光》这么快在国内出版了。这本书的英文名叫“A Freewheelin' Time: A Memoir of Greenwich Village in the Sixties”,翻译成中文就叫“放任自流的时光:关于60年代格林尼治村的记忆碎片”。事实上,这本书的确是一个记忆碎片式的写作,至少作者在年轻的时候没想过会出这本书,晚年的时候靠着记忆回忆出来的。

可能这边的观众不太了解苏西·罗托洛,我简单介绍一下,他是鲍勃·迪伦到了纽约格林尼治村混日子的时候谈的女朋友。可能那边的观众不太了解鲍勃·迪伦,我简单介绍一下,鲍勃·迪伦是美国60年代民谣歌手。可能前面的观众不太了解60年代,我简单介绍一下,60年代就是距今有五十多年的一个年代,那时候还没有你,甚至没有你妈。可能后面的观众不太了解你妈……那你回家问你妈去吧。

我只所以用了好几个“不了解”,主要是针对看我博客的年轻读者,或者看到这里,我相信该过滤掉一些没有意义的读者了——您该打开另一个窗口浏览了,后会有期。

得知这本书出了中文版,我还挺高兴的,作为一个60年代的爱好者,作为一个60年代音乐的爱好者,作为一个60年代音乐代表人物鲍勃·迪伦的爱好者,我知道,这本书对我意味着什么。可是,当我一页一页看下去的时候,真有点失望了,因为这本书提供的信息对我来说实在没什么新鲜。我想,对于美国读者来说,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关于那个时代、格林尼治村或者鲍勃·迪伦的书已经出的多如牛毛,罗托洛干吗还要加上一块不轻不重的砖块呢?就是因为迪伦一直像个影子一样一直跟随着她,不断出现在书、记录片中,似乎她也被放在神龛上被人供奉,她觉得有些怪异,于是有了这本书?

但是,罗托洛到底想怎样走出迪伦的阴影,或者说她没想过走出这个阴影,总之,好像是在她还没有把这件事想清楚,就写完了这本书,最后发现只是一次怀旧。当然,作为一个拥有特殊身份的人,并且经历了那个时代的人,她是有资格去写的,可是她顾忌得太多——既不想伤害迪伦,又想跟迪伦撇清,既想描绘出那个放任自流的年代那群人的生活状态,又想回避太多事实,结果……变成了格林尼治村导读手册。

出于对60年代、音乐、迪伦的敬仰以及对这位美女的好感,我还是把书看完了。我看这本书的感受是:好像隔着一层沾满雾水的玻璃看一个女人,看不清,但挺美的。

那时候的苏西·罗托洛和今天出没于文化艺术活动场合的中国女孩一样,是一个典型的文艺青年。不同的是,她出生在一个共产主义家庭,在麦卡锡时代,这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家庭环境的影响,让这个女孩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出身和在社会上的角色。她热爱各种文学艺术,积极参与各种政治活动,她是女权主义者,主张男女平等……但她一生中最大的悲剧就是遇到了一个无法跟她平等的鲍勃·迪伦。正如她所说:“不错,鲍勃才是焦点,但我未必就该围着他转……我不想成为他吉他上的一根琴弦,我和鲍勃在一起,这并不意味着我就要走在他身后,捡起他扔在地上的糖纸。”

迪伦和罗托洛一见钟情,但不能终情,他们互相爱的很深,甚至,罗托洛对迪伦的创作有很大的影响。你想想,一个从西安来的孩子,在北京遇到一个见识比他大很多的女孩子,有段时间一定会受到不小的影响。但是男人总是这样,当一个女人开启了他的智力之后,这个女人的价值也就没有了。早期迪伦的政治观点有点左翼,但随后他便与政治决裂,因为他更喜欢功名。离开罗托洛也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迪伦很聪明,在音乐上他知道如何兼收并蓄,在事业上他知道如何利用商业,他做到了很多人毕其一生也做不到的事情——成为一个文化符号。而罗托洛是在跟迪伦好上一年后,回到意大利念书时从毕加索的情人弗朗索瓦兹·吉洛的回忆录《和毕加索在一起的日子》中的到了启示,女人不过是毕加索身边的过客,最后留在他怀中的只是一支画笔。罗托洛发现,迪伦和毕加索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这让她很痛苦。此时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不过是跟一个别人眼中的符号相爱。长达八个月的分离时间,让她无法做出抉择,最终还是回到了纽约。

我相信,在罗托洛与迪伦相爱的岁月,一定有很多故事,但是她自己也说了,有些东西只能深埋在记忆深处,不能写出来,因为会对迪伦造成伤害。所以,书中叙述的内容多是适可而止。随着罗托洛的离去,这段记忆就永远尘封了。

罗托洛在书中写了很多人和事,那个格林尼治村里的形形色色的人物和稀奇古怪的事,她的确是靠记忆来回忆那些往事,有些已经模糊了,总之多是蜻蜓点水。或者她心存宽容仁爱之心,不忍写得太真实?

一般来说,一个跟名人有些瓜葛的人,出书立说总会遭到人们的质疑,贵国人民现在就学会了用这样的方式去质疑,因为这种判断最简单也最安全当然也最傻。我特意去美国亚马逊网站看了看读者评论,发现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已经差不多了,恭喜某些中国人民。

但我不这么想,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我相信罗托洛在决定写下这本书的时候一定很痛苦,她勇于把自己的态度展现出来,也一定面临非议。但不管怎么说,这本书对于她这一生,够了。

请赞美孩子
(2011-12-13 09:49:33)
标签:
杂谈
   

人民网文章:

 
 
《赞美你:奥巴马给女儿的信》推出中文版

    

 

     美国总统奥巴马初试牛刀写就的一本儿童读物,近来让中国的儿童教育专家感触颇深。

    “来自父母的由衷欣赏、赞美和鼓励能使孩子拥有自信、快乐和爱,从而自小铸就优良品质。人生竞争,拼到最后,拼的是品质。希望奥巴马这本书对中国家长有启发:多赞美孩子,国家的未来就会强大。”儿童文学作家郑渊洁为《赞美你:奥巴马给女儿的信》一书的中文版作序时,力挺奥巴马的育儿箴言。

    奥巴马出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此前他写的《我父亲的梦想》和《无畏的希望》都在中国推出了中文版。但现任美国总统写儿童书,却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意思的是,这本书其实在奥巴马就职以前,就已写完,但作者担心有反对者批评说美国不能由一个兼职当儿童作家的人领导,于是推迟到去年11月才出版。

    这部儿童读物用给女儿写信的方式,配以儿童艺术家洛伦·朗绘制的插图,以温柔优美的笔触,介绍了13位美国英雄和他们的精神气质,借此向3岁以上的儿童传达“美国精神”。奥巴马表示,这本书是为自己的女儿们撰写的,也映射了整个美国年轻一代的教育问题。该书出版后反响强烈,持续12个月占据美国亚马逊童书绘本类销售榜首,《纽约时报》、《卫报》等媒体一致给予好评。

    此书简体中文版已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引进出版。近日在北京十一学校举行的读者见面会上,“童话大王”郑渊洁、“知心姐姐”卢勤和众多学生家长一起分享了“赞美孩子”的心得与力量。

    “很多家长忙于事业,没时间和孩子相处,实属捡了芝麻丢了西瓜。”郑渊洁说,世界上最忙的人应该是国家领导人了。他们中的不少人深知和孩子沟通的重要,不光拿出时间和孩子在一起,甚至还会给孩子写书。这应该对天下的父母有所启发:多和孩子相处,这也是你事业的一部分。

吃一口苹果能有多少杀虫剂进嘴
by 科学松鼠会

流言: 【吃一口苹果,多少杀虫剂进了嘴里?】残留农药就像个隐形杀手,它能导致皮肤、眼部、肺部过敏;流产、早产,畸形胎儿;癌细胞突变等。据美国农业部、食品药物管理局在2000~2009年多达5100次的清洗、剥皮检测中,得出了一些具体数据。比如,清洗完一个苹果后,杀虫剂的残留比率竟达到97.8%。[1]

真相: 显然,这是一个根据国外报道所做的新闻。我们不清楚流言具体采用的是哪一个信息来源,不过就苹果和果蔬中的农药残留这个事情本身,不难找到许多原始的相关资料。
一、美国农业部的农药残留检测项目

流言中所使用的数据来自于美国农业部(USDA)。USDA有一个农药数据项目(Pesticide Data Program, PDP)是每年检测蔬菜水果中的农药残留量,从1991年开始进行。这个项目每年检测的样品量从最初的七千多个,到2000年超过1万,并且逐年增多。[2]

PDP检测农残的目的是为了评估美国人食谱中摄入的农药量,而不是判定食物是否合格。能否检测到农残存在与检测技术密切相关。检测到残留并不意味着这些食物就有害健康。流言列出的“农药危害”确实存在,不过离开了剂量谈危害完全没有意义。我们需要关注的是:果蔬中的农药残留,会带来多大的风险?

在美国,环保局(EPA)对各种农药在食物中的残留量制定限量标准。按照限量的定义,不超过这个标准的农残,带来的健康风险可以忽略。如果PDP的检测值超过了限量标准,或者检测到了EPA尚未制定标准的农药,PDP就会通报给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那些EPA未指定限量标准的农药,一般不是在蔬菜水果的生产中使用带来的,而是从空气或者水中漂流而来。[2]

在1993到2003年期间,检测过的样品总共有102058份,其中检测到农残的样品有58950份,大约占检测样本数的58%。其中超过EPA制定的限量标准的有158份,EPA没有制定限量标准的有2533份,分别占到0.15%和2.5%。[2]
二、被错误引用的数据

PDP的数据是两年后公布。也就是说,今年公布的数据是2009年的检测结果。根据PDP的公告,超过EPA的限量标准的样品比例是0.3%,而检测到EPA未设定标准的农残的样品比例是2.7%,跟往年差不多。[3][4]

PDP的检测是把收集来的样品按照消费者通常的方式进行处理,比如用凉水冲洗10秒钟、去皮等等,然后把样品打碎,再进行后续的检测。因为根本就没有检测处理之前的农残,也就无法得出“清洗完一个苹果后,杀虫剂的残留比率”这个数字来。而所谓的“苹果中含有多少种农残”,并不是一个苹果中含有那么多种,而是所有样品中检测到过的农药种类总数。比如,一个样品中检测到了A和B两种农药,另一个样品中检测到了B和C,那么就是检测到了“3种”农残。

只要一个样品中检测到了一种农残的存在,不管它的含量高低,都算“检测到”。确实有很高比例的苹果检测到了至少一种农残,1993到2003年的数据是93%[2],而2009年的数据则是接近98%[5]。流言应该是把这个比例理解成了清洗之后的残留比例,所以得出了“清洗完一个苹果后,杀虫剂的残留比率竟达到97.8%”的结论。
三、还要不要吃苹果或者其他“含有多种农残的果蔬”

与这个报道所对应的,还有一个“最脏的12种果蔬”以及“最干净的15种果蔬”的排名。这个排名是一个叫做EWG(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的环保组织依据PDP的数据做出来的。[5-9] EWG既不是政府管理部门,也不是一个权威的学术机构,而只是一个倡导环境保护的民间机构。

如前面所介绍的那样,能检测到农残并不等于有健康风险。EWG的排名完全忽视了这个因素,只是采用了一个“有”“无”或者“多”“少”这样的简单分类,并不能客观地反映这些果蔬中的农残与健康关系的真实情况。

“最脏的12种果蔬”这样的排名,会暗示消费者远离这些蔬菜水果,而这并非EWG的目的。在其网站上,他们通过“FAQ”进行了澄清。比如问题3, 是“这些农药是否意味着我不该吃蔬菜和水果?”网站的回答是:“不,吃你的蔬菜和水果。富含蔬菜水果的食谱对健康的益处超过农残摄入的风险。”[6] 在美国媒体在报道这一事件时一般也都谈到了这一问题。[7-9]

有关报道失实的分析就到这里,至于如何对待果蔬上的农药残留,在以前的日志 《如何去除果蔬上的残留农药》 中有更深入的介绍。

结论:谣言破解。 这篇关于农药残留的报道是选择性地摘编国外新闻,并且误读和脑补的结果。苹果等蔬菜水果中能够检测到农药残留,但是绝大多数样品中的残留都低于EPA制定的限量标准。富含蔬菜水果的食谱对健康的益处超过农残摄入的风险。学术界以及政府管理部门,依然推荐富含蔬菜水果的多样化食谱。

关于市场、政府和互联网,我们有哪些误解?(RFA)
by 不锈钢老鼠
关于市场、政府和互联网,我们有哪些误解?(刘荻)
2011-12-13

一、关于市场

    关于市场的最常见误解,是认为市场需要人们有完美的理性和充分的信息才能运转。时常会有人说:自由市场理论上很完美,但现实世界中的人们并不像理论中那样 完全理性,而且现实世界中还存在着种种“信息不对称”的现象,因此自由市场不会像理论中那样完美无缺,而是存在着种种缺陷,需要有政府或者“计划”来调 节。这完全是对市场的误解。市场不需要人们有完美的理性和充分的信息才能运转,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人们不是完全理性的,信息是分散而且并不总是容易获得 的,市场才有存在的必要。哈耶克认为,市场经济中的价格体系是一种传递和整合分散信息的通讯系统,也是一种协调机制,能够在信息由众多个人分散掌握的系统 中协调不同的个人所采取的独立行动。换句话说,市场不需要在解决了这些问题之后才能运转,市场本身就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手段。另一方面,如果人们真的能够做 到完全理性并且掌握所有的信息,那么共产主义和计划经济都是能够实现的,自由市场也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

二、关于政府

    我们对政府有很多误解。首先,我们认为政府是一个整体。其实政府和其他组织一样,是由很多个人组成的,而且每个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利益诉求。我们应该明 白,政府中的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个人利益而不是政府的整体利益行事的。而且,政府所依赖的官僚体制(也称科层制)并不利于激励其成员为了整体的利益而努 力工作。这一方面是因为,官僚体制中的每个人——尤其是基层官员——都被当作大机器上的一颗螺丝钉,他们视野狭窄,不掌握全局,因此也就不知道自己的工作 究竟有什么意义,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积极性。另一方面,由于政府不是市场的一部分,不追求利润,也不可能破产,因此也就不存在评价政府工作成效的客观标准 (在我国,政府连选票和舆论的压力都不必考虑)。官员们既无法得知自己工作的成效如何,也没有动机去加以改进。对他们来说,既然自己的工作业绩主要取决于 上级的主观评价,那么把工作干好就不如努力讨好上级更加重要。而他们的上级同样也是把个人利益置于整体利益之上的。因此毫不奇怪,很多官员都会为了追求自 己的个人利益而牺牲政府的整体利益。更不奇怪的是,官员们宁愿相互拆台、勾心斗角,也不愿相互合作。

    其次,我们认为政府能够掌握所有的信息。事实是,且不说信息数量过于庞大而且分散,也不说政府官员工作积极性不高,不会去努力搜集信息,即使我们假设所有 的信息都被政府中某些人掌握,因此而认为政府能够掌握所有的信息也是一种“合成谬误”。信息并不掌握在“政府”手中,而是分散在政府内各个成员手中。而且 政府所依赖的官僚体制也并不利于传递和分享信息。

    官僚体制的特点就是限制信息沟通,使之仅能在相邻层级间流动。官僚体制中的人们习惯条块分割,习惯互相保密、互相封锁、互相勾心斗角,而不习惯分享信息。 官僚体系中,上级不愿告诉下级信息,因为他们习惯把信息当作特权和地位的象征。他们不懂得,一条信息知道的人越多,用处就越大。官僚体系中,下级也不愿告 诉上级信息,因为他们害怕得罪上级,不愿做报告坏消息的信使。由于没有良好的传递信息的机制,绝大部分有用的信息永远也到不了需要的人手中,永远也无法得 到有效的处理和利用。

    最后,我们认为政府十分有效,能够通过“宏观调控”和“中央计划”来弥补市场的不足。而从前文中我们已经得知,政府无法有效地激励其官员努力工作,也无法 像市场一样有效地整合、处理和利用分散的信息。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说:“市场比它的大多数成员聪明,政府比它的大多数成员笨。”事实上,如果政府在整合、处 理和利用分散的信息上的能力比市场更强,那么共产主义和计划经济早就实现了。

三、关于互联网

    关于互联网,我们最大的误解就是认为政府可以完美地监控互联网上的信息。

    为什么这种看法是错误的?想一想我们是怎样上网的:我们在推特和微博上吵架散布谣言,在博客上发表文章,在豆瓣查看电影书籍,在淘宝买卖东西,用谷歌搜索 自己想知道的内容……同时我们还要收发电子邮件,用各种即时通讯工具聊天,看新闻,浏览各种网站,看电影玩游戏……总之,我们每个人都会同时在很多网站上 活动,我们甚至可能会通过很多网站来做一件事(如果想在网上卖东西,你可能需要在淘宝上开店,在推特、微博、博客等各个网站上发布广告,通过电子邮件和各 种即时通讯工具来联系买家,然后通过支付宝来收款等等),我们发布的信息分散在各个网站上。我们觉得这十分自然,没有任何奇怪之处。

    而政府是如何监控互联网上的信息呢?各个网站可能都有专人监控,但是各种监控信息分散在各个部门各种不同的监控人员手中,很难整合到一起形成整体的意义, 而且各个部门各种不同的监控人员的不同需要和不同做法往往互相拆台,“狗咬尾巴”。即使某些重要的信息被报告给“上级”,处理这些信息的也是那些可能从来 不上网,也根本不懂网络的“领导”。

    互联网使获得知识的成本降低,让我们更容易获得知识,但是并没有改变“知识由众多个人分散掌握”这一事实,因为知识爆炸式增长,每个人仍然只能掌握其中很 少的一部分。互联网上的知识仍然是分散的,而政府所依赖的官僚体制恰恰缺乏整合分散信息的能力。前文已经说过:即使所有的信息都被政府中某些人所掌握,我 们也不能因此认为政府能够掌握所有的信息。

    互联网的结构本身就是为分散而设计的,其中任何一个节点都不起决定性作用,只有这样,网络才有可能在遭受核打击之后仍然存在下去。而政府并不理解这些,他 们不理解什么是去中心、分散化、云计算。拿推特来说,推特官网和各种第三方、各种同步、各种机器人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他们无法理解,而推特的这种开源设 计恰恰反映了分散化的思想。

    他们也无法理解网络上的语言,网络语言对他们来说就像外语一样,他们根本无法分辨哪些是有意义的内容,哪些是无聊的玩笑话,换句话说就是无法区分信号和噪音。因此他们监控网络的努力就像盲人摸象一样。

    更重要的是,由于官僚体系的天然缺陷,系统中即使有人掌握这些必要的知识,也很难将其传授给其他人。另一方面,官僚体系天生反应迟钝,他们的学习速度永远赶不上网络的发展速度。等到他们完全掌握了现在的知识,网络上又会出现更多更新他们理解不了的知识。

    因此本文的结论是:政府无法战胜市场和互联网;政府在与互联网的竞争中必然失败,就像计划经济在与市场经济的竞争中必然失败一样。

小明(2012来临之前,给《时尚先生》的科幻短篇小说)
by 冯唐

小明

一.

公元3012年,在全球范围内,终于人人平等了。至少,在医疗保健这件事儿上。

二.

在此之前,人类做了很多准备。

公元2500年,在全球范围内,基本消除了语言障碍。在这一年,100亿地球人,每人都会汉语和英语,每个人都不会别的语言,至少,任何人不敢承认他们会其他语言。所有文本、音频和视频,要么是汉语的,要么英语的,汉语发音是标准的普通话,英语发音是标准的纽约美式英语。每个信息设备上都有一个国际统一的按钮,按下去,瞬间中英语互换,给每个人充分的自由。为了人类文明不被忘记,公元2500年之前的所有其他语种的文本、音频和视频也都被翻译成了汉语版和英语版,在翻译定稿之后,所有原始资料都被全部秘密封存,七重机器人把门,全球图书馆和互联网上,只有汉语和英语的信息资料供公众翻阅。在翻译史料的过程中,地球翻译局的领导层没有轻信超级计算机给出的翻译(到了2400年,超级计算机已经有了模式识别、记忆、学习等等人脑的能力,可以下国际象棋、中国象棋、五子棋,写电视剧、电影、话剧、专栏,预测下一次海啸和地震、设计宪法、调情等等更不在话下。到了2400年,超级计算机似乎只有两件事儿明显不如人脑:下围棋和写情诗),而是充分借鉴了中国魏晋初唐鸠摩罗什、僧肇和玄奘翻译天竺佛经、日本明治维新翻译西语、中国民国时期翻译日文等等历史上三次最艰难的翻译经验。全球三千个志愿者走进翻译局的大楼,献了青春献终身,多数终生没有离开,充满使命感地把全部智慧都奉献给了这一历史壮举。韩语、德语、俄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意大利语、阿拉伯语等等小语种就像梵语、巴利语、闪米特语、拉丁语、埃及语、立陶宛语、希伯来语、吐蕃语、满语、西夏语等等很久以前就消失了的小语种一样,挣扎了一阵,就很快消失了。

到了公元2500年,除了汉语和英语,在一定比例的人口中唯一残存的语言是法语。残存的这些还会法语的地球人有两个共同的特点。一个共同特点是,他们说英语的时候,极其偶尔,脸上会露出心底里掩藏不住的恶心。另一个共同特点是,他们彼此说法语的时候,特别是在法国菜馆一起吃法国菜说法语的时候,脸上会露出心底里喷发的喜悦。覆盖全球的高清卫星探头可以在瞬间捕捉到这种恶心和喜悦的表情,调动城管把他们送进语言学校,接受清洗法语的教程。

公元2550年夏至的那天,在澳大利亚的巴比伦广场,残存的会说法语的地球人举行了他们最后一次悲壮的聚会,他们用法语齐声高声漫无对象地谩骂:你妈屄,打你小丫的,和你丫死磕。澳大利亚巴比伦广场的城管用英语齐声高声地教育他们:你妈屄!打你小丫的!和你丫死磕!然后把顽固法语份子都带到了语言学校,接受清洗法语的教程。2550年那个夏天之后,在全球范围内,全部消除了语言障碍。

公元2600年,在全球范围内,消除了国家。在超级计算机和人类基因组计划XIII期成果的帮助下,各国的政治制度越来越趋同。刚刚趋同的时候,各国政府还没学会面对这一既成事实,颁布新政策之前,习惯性地互相谩骂彼此的愚蠢,白国的报纸基本论调是:“白国就是好,啥都好,这些政策是唯一的选择。黑国就是糟,啥都糟,那些政策是猪一样的政策。” 黑国的报纸基本论调是:“黑国就是好,啥都好,这些政策是唯一的选择。白国就是糟,啥都糟,那些政策是猪一样的政策。”等政策公布出来,各国人民一对比,一模一样,中文版一样,英文版也一样,各国政府和媒体都很没面子。各国政府接受这一事实之后,在颁布新政策之前,彼此互相协调颁布时间,绝不相差一分钟。其实,任何地球人都能使用超级计算机和人类基因组计划XIII期成果,在各国政府发布政策之前,如果感兴趣,任何地球人在超级计算机上输入几个限定值,什么GDP增速啊、CPI增速啊、M2供应量啊、互联网上骂街指数啊、区域人口心理平均离佛距离啊、区域妇女绝经指数啊、区域人口拧巴指数啊,超级计算机输出的政策变化和各国政府的没有两样。在那之后,无论白国还是黑国,各国人民最常用用的迎接新政策的语言是: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军队也渐渐失去了实际意义。核武器的制造方法曾经在互联网上到处都是,输入方式也从鼠标过渡到自动读取人脑信息。你对着电脑屏幕简单一想,不用说出口:“一个傻瓜如何制造核武器?”电脑屏幕上就会显示选项:“你想把地球:1. 毁灭一次?2. 毁灭十次?3. 毁灭一百次?4. 毁灭一千次?”你脑子一旦做出决定,过三个工作日,符合你需要的核武器零件就送上门了,你用一把改锥和榔头就能装好。最开始,民用级核武器和军用级核武器的打击精度不同,民用级精度是九公里,军用级精度是九厘米。后来,这条也放开了,怕民用的打偏了,误伤无辜。各国政府很快意识到,死一次和死一千次是一样了。在公元2650年冬至,各国政府在同一时间统一销毁了所有核武器。省下的核燃料,够地球人用到公元5012年。第二天,各国政府意识到没有再独立存在下去的理由了,迅速合并。合并前,地球上一百个国家,平均每个国家都有一万个左右部级以上的官员,合并后,全地球只需要一万个部级以上的官员,富余的九十九万很快通过自愿退出的方式消化掉了,自愿退出的多数当了电视剧演员,少数当了星座专家、古董鉴定师、品酒师、米其林餐厅评分员。

公元2700年,在全球范围内,消除了货币差异。全地球只剩一种货币,球币。球币没有任何一张实体钱,全是虚拟的。到了公元2700年,每个人都有一个全球唯一号码,每个人的头发、瞳孔、指纹、面容、味道以及所有个人信息终端都和这个号码相连,吹口气、拔根毛,都可以做为支付球币的认定方式。

在公元2800年,在全球范围内,消除了工资差异。每个人出生之前,超级计算机根据此人的基因计算出此人的智商和情商,将结果同全球未来工作岗位的供求关系相匹配,定出此人将来应该接受的教育、破掉处女或是处男身的方式以及毕业后的工作。因为每个人都是无辜的,工作成为一种服从,所以每个人的工资都是一样的。因为收入相同,公元2800年前,如果你是富人,你又不额外花费,你就一直是富人,你以前的财富全部在超级计算机的计算指导下换成球币。如果你是穷人,你又没能说服别人给你钱,你就一直是穷人。在公元2800年,抢劫等等暴力活动是不可能存在的,你一动抢劫的心思,城管就会在三分钟内来到你的身边。公元2800年之后,尽管依然存在贫富差距,但是大家失去了消除贫富差异的希望,过了一段时间,也心平气和了。因为吹口气、拔根毛,都可以做为支付球币的认定方式,公元2800年之后,富人非常好辨认。那些大气不敢出的人,时常留意自己是否掉毛的人,和任何人说话都时刻保持高度警惕的人,一定是富人。

在公元2900年,在全球范围内,消除了口味差异。不出意外,剩下的唯一的口味就是中餐,左将军鸡和北京烤鸭是全世界最知名的菜。英国菜没被选上,是因为英国早在1912年就已经没什么好菜可吃。法国菜没被选上,是因为怕激发极个别人没被清洗掉的法语知识。

三.

其实,到了公元3012年,已经完成了所有主要准备工作,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人人平等,没有了任何实质性障碍。但是,人人平等毕竟是件天大的事儿,人类变成人类之后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对这种理想的憧憬,如果不通过试点,一天之内宣布全面推行,即使有再多的准备和论证,地球政府也下不了这个决心。经过三周的反复讨论之后,地球政府决定从医疗开始试点:公元3012年1月1日起,人人享有完全平等的医疗保健。

选择医疗作为试点的道理很简单:从伦理上看,每个人都以出生为起点,以死亡为终点,起点和终点没有任何不同,每个人的中间过程可以不同,但是对于过程中肉体的照顾,在社会生产力极大丰富之后,应该没有任何区别。你的一条腿和我的一条腿和他的一条腿和地球总统的一条腿和基督耶稣的一条腿,本一,不二。从实践上看,这么多年来,很多地方的医院都是公立非营利性的,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把占总体不到百分之十的私立营利性医院全部改为公立营利性的,难度不大。

四.

下班之后,去食堂吃饭之前,小明畅饮了半杯啤酒,在他办公室的电脑上发了一条微博:“医疗人人平等的第十一个月十一天,依旧成功,一切都好,没有瑕疵。”

自从公元3012年1月1日起,小明每天都发一条关于医疗人人平等试点的一条微博,到今天为止,在小明的心里,试点每天都是成功,一切都很好,没有瑕疵。

在全球范围内早就实现了云计算,在任何一个终端设备输入指纹或者吹一口气,你就会进入自己常用的信息服务,你伪装不了别人,别人也伪装不了你,你创造的任何内容、甚至创造的所有过程(时间、地点、情绪、修改的节奏、使用的机器等等)都事无巨细地被记录在云端数据中心,被在实时复制到另外相隔五百公里以上的两个备份中心,保证信息绝不会丢失。这些信息高度保密,没任何人知道,除了超级计算机系统。超级计算机系统定期分析你所有的这些信息,分析结果用来调整你之后的教育培训、工作岗位、婚姻生活。超级计算机知道而小明不知道的是,每条回复小明微博的言论都由一个特别小组实时审查,任何对于试点的负面言论都不会显示。

小明是地球首席医疗总监。

小明的个体存在是个绝对的偶然,但是小明从地球政府获得这个职位绝不是偶然。基于超级计算机系统对于系统中积累的海量数据分析,在所有去世和健在的医生中间,在医生所有的生理(体重、身高、血压、血糖、体温、体毛、胸围、腰围、脑容积、肺活量、阴茎长短粗细等等)、心理(恐惧、乐观、欲望、淡定、仁义、强蛮等等)、智力(计算、规律识别、差异辨认、逻辑推理、创造、记忆、学习等等)、体力(跑、跳、投、吃、喝、嫖、赌等等)等等一万五千项指标中,按照系统优选出的权重反复计算,小明的得分是最正常的,不差一丝一毫,在正态分布的最中庸的最中间。选小明当地球首席医疗总监的指导思想非常明确:只有最正常的人,才最有可能管理整个医疗系统,为每个人提供最平均的医疗服务。

五.

小明及其团队在超级计算机系统和城管系统的全力支持下,很快做出决策,在试点的第一个阶段,把实现医疗人人平等的重点放在服务供给方,而不是服务需求方。

其实,从技术手段上来看,基因工程的进步已经能够把所有人的医疗需求在生理层面统一。蛮荒时代的欧美哲学家和政客说人人生来平等,其实远远不是真正的平等,只是说,每个人在被生出来这一动作上,是平等的,谁都是被人肏出来的、谁都是妈生的。现代的基因工程能做到真正的人人生来平等,通过人工方式,让所有出生的小孩都有完全一样的基因组。有了这个基础,再通过超级计算机系统的计算和分配,保证后天的营养和生存环境类似,每个人产生的医疗服务需求才能真正一致。有了这种一致,医疗平等轻而易举,几岁打什么疫苗、几岁割包皮、几岁切阑尾、几岁补充激素等等可以全球范围有条不紊地进行。但是,现在的人口还没实施基因组统一的生育政策,生理上、心理上、智力上、体力上还远远没做到人人平等。如果现在开始实施,基因组统一的生育政策,也要等到此政策没实施前的人类全部死去,才能做到全人类生来平等的状态。另外,小明非常担心,全体医生已经是一个相当大量的样本,他自己被测算为最正常的个体,如果在全人类范围实施基因组统一的生育政策,拿全人类范围内最正常的个体基因组作为全人类每个个体的基因组,生下来的小孩很可能全部完全像小明,男孩儿各个都像小明,一丝不差,女孩儿也各个都像小明,一丝不差。长大了,无论异性恋还是同性恋,抱在一起,睡在一起,肏别人就像肏自己,一丝不差。至于全地球的全人类长得一样有什么不妥,小明的智力水平不能完全分析清楚,但是总是内心焦虑。小明向超级计算机系统请教这种焦虑的深层原因,“为什么地球人不能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全部一样?”超级计算机系统连续运转的三天,巨大的能耗造成的全球多处工业园限电和停电,最后的结论是:“不知道。”这在近百年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在生理不平等现实条件下,另一个试点方案是改造人类的心理认知,统一人类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和审美观,坦然接受分配给他们的任何服务。这个方案的小范围试点以惨败告终。基于对于历史上所有宗教(特别是推崇对外界万物坦然接受的佛教)的充分分析,项目组很快制定并通过了人类应该具有的统一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但是,尽管集中了人类90%的计算资源和最好的生物物理家和神经生物学家,还是没能解决如何将这一套统一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和审美观完美地注入到人类脑海,成为人类唯一的信仰。
其中一个探索性试验是人工辅助生育。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参加试验的一千个三十五岁左右有阴茎勃起障碍的小伙子,在最好的神经生物干涉系统和传统政治思想教育系统的双重影响下,被灌输这套统一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和审美观。一年之后,在自由挑选毛片并尝试自摸的试验中,如果仔细分析挑选毛片的种类、观看的规律、自摸的动作、高潮来临的方式,一千个人竟然有一千种不同。试验重复了三次,一千人竟然有三千种不同,每个人、每次都不同。

六.

二百个地球科学院院士提出了另一个在需求不一致的条件下平均分配的方案:抓阄。这个方案在没有实施之前就被超级计算机系统否掉,对于设计这个方案的二百个地球科学院院士,超级计算机系统在全球所有计算机屏幕上用中英文显示了一行简单明了的话:“肏你妈,你们侮辱了我的智商。”

七.

小明领导项目组在神经科学家、内分泌学家、超级计算机系统和保险公司联盟的帮助下,很快全球范围内消除了医疗供给的差异。

项目组制定了所有疾病的代码,规定了所有代码的治疗方式、服务水平、和收费水平。

全球的医生都做了非常详细的体检。超级计算机根据体检的结果给每个医生都安装了人脑干涉仪。第一版人脑干涉仪的功能只有管理治疗方式的功能。任何不按规定的治疗方式治疗的医生,在刚刚动心思但是治疗还没开始的时候,人脑干涉仪就会发出信号,城管就会出现在他面前。第二版人脑干涉仪借鉴了治疗精神病的最新成果,功能更加强大,任何不按规定的治疗方式治疗的医生,在刚刚动心思但是治疗还没开始的时候,人脑干涉仪就会自动对此医生电击,电击的强度能让多数的医生倒地,口吐白沫。第三版人脑干涉仪添加了管理服务水平的功能。任何脑子过于聪明、手脚过于麻利的医生都会在炫技的时候被电击,脑子越聪明、手脚越麻利的,电击的强度越大,白沫吐一地板。任何脑子过于二屄、手脚过于蠢笨的医生都会在现眼的时候被电击,脑子越二屄、手脚越蠢笨的,电击的强度越大,白沫吐一地板。小明尝试带过第三版人脑干涉仪很久,没有一次被电击,说明他的确是最正常的医生,也说明第三版人脑干涉仪质量过关,值得推广。

很快,一个地球人,在任何一个地方,在任何时间,找任何一个医生看病,只要看的病是一种病,他得到的医疗服务完全一样。在全球范围内,终于人人平等了。至少,在医疗保健这件事儿上。

八.

问题在试点一年以后出现。

人脑干涉仪对于惩治脑子聪明的、手脚麻利的非常有效,尽管这些医生眼睛里常常饱含泪水,他们的服务水平越来越趋近标准。但是,对于脑子二屄的、手脚蠢笨的,人脑干涉仪的效果一直不好,越电击、越刺激,有些医生的脑子变得更二屄,手脚变得更蠢笨。

超级计算机系统全面摸查了情况,指导项目组重新规定了所有疾病代码的服务水平,用全球新的服务标准代替旧的全球服务标准。因为上述原因,新的全球服务标准比旧的全球服务标准低了一块。但是,这并不影响在全球范围内,依旧给所有人提供一样的医疗服务。

公元3012年冬至的那一天,小明被免去了全球首席医疗总监的职位,超级计算机系统最新统计显示,小明已经不是最正常的医生了。被免职的同时,小明戴上了人脑干涉仪。当天下午,小明做卵巢切除手术的时候,被电击三次,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但是,一个地球人,在任何一个地方,在任何时间,找任何一个医生看病,只要看的病是一种病,他得到的医疗服务还是完全一样,试点依旧成功。

九.

在医疗质量标准降低到一定水平之后,所有大制药公司和医疗仪器公司也先后解散了所有研发部门,严格按照越来越低的全球标准生产药品和医疗仪器。

在医疗质量标准降低到一定水平之后,全球范围内出现了多起病人暴打医生的事件。调动城管协调的效果也不好,多数暴打医生的病人就是城管。

超级计算机系统和项目组商量之后,强制全体医生参加在职培训,培训的内容是50米折返跑和医生防身术。医生防身术由全球顶级的武术大师集体制定,结合了咏春拳、跆拳道、搏击和散打的精华。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