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Pastehas never been so tasty!

部下們的出差之旅III

by anonymous

  • 0
  • 0
  • 0
73 views

燦爛的午后,時不時地吹來一陣清爽的微風。

夏日的艷陽在這時候也變得格外不刺眼了。

真舒服。

此時的我,真的戴上墨鏡了。

身上還只穿一條泳褲而已。

還躺在涼椅上望著前方不遠處的某一群人。

「這天氣……果然最適合來海邊玩了!」啊啊,狄歐正好把我的心聲說出來了。

此時的他身上只穿一條泳褲,額髮往後梳然後用髮夾固定,頭髮則是全紮起來,頭上還戴著泳鏡。

他看起來似乎十分開心,他跟狄斯比起來顯得好動許多,所以來海邊玩看起來十分有幹勁,手上還拿了個衝浪板。

狄斯則是坐在撐著陽傘的涼椅下塗著防曬油,雖然他也只穿著泳褲,但頭髮並不像狄歐那樣,也沒有像平常那樣整齊的髮型,只是隨意的讓瀏海爬梳至後頭,看起來是十分隨性的髮型。

「影,你要不要也來點防曬油?」狄斯將防曬油遞給躺在旁邊涼椅上的影。

「啊,也給我一些吧,謝了。」影爬起來伸手接過防曬油,雖說現在他身上不只穿著泳褲,還多穿了件短袖襯衫外,但必要的防曬還是該做。

看著他接過瓶子後倒出一些,然後將防曬油仔細的塗抹在整條手臂,接著又抹在襯衫全敞開的胸膛上……

唔……那體格還真是讓人難以想像他是個術士。

雖然他的體型算很瘦了,但那纖細的腰上卻毫無贅肉、雖沒有六塊肌但有著很明顯的肌肉線條……

明明平常穿著制服看起來就很不像是能打的幫手說。

啊啊……或許連狄斯的身材都沒他強壯?

不過比起狄歐倒是還差一些就是了。

跟犬黎比起來……啊勒?

是說,我幹嘛對一個男人的身材觀察的那麼仔細?

……我糟糕了。

抹抹臉後,我繼續偷偷觀察其他人。

「放開啦!!」一個帶著柔弱卻十分堅定的女聲,從不遠處傳來。仔細一看,只見一名女子被三個男子纏住,手還被其中一名男子緊握不放,女子貌似想掙脫卻力氣不夠大,於是只能惡狠狠地瞪著抓住她的男子。

「唷,力氣不小嘛,不過大哥哥我對比腕力遊戲沒興趣呢~」抓住女子的手的男子開口說著,語氣無比輕浮。

被抓住的女子身穿淡綠色且帶點小白點的泳衣,翠綠色的長髮用墨綠色緞帶綁成馬尾,身材看起來是顯得可愛而不是成熟女人的性感……

她,是悠依小姐。

是悠依。

......

慢著,男部下們,說好的英雄救美呢?!

還有,狄歐你那一臉看好戲的樣子是怎樣?!

狄斯跟影你們還在一旁納涼觀戰又是哪招?!狄斯你還有空閒一邊觀戰一邊幫影的背後塗防曬油?!

你們這幾個……見同伴有難不救麼?!

「啊、痛痛痛——!!妳這女人到底想做什麼?!」哀號聲傳來,原本早已預備好接下來會聽到柔弱的求救聲,沒想到聽到的卻是粗啞的語氣帶著不悅的男聲……

轉頭一看,發現原本抓住悠依小姐的手的男子,此時被悠依小姐反過來壓制住,她光用一手就能緊壓住男子的雙手,另一手則是壓住男子的頭,「不要太小看翠里昂斯的人了!」雖然聲音柔和,但語氣卻是帶著些許威嚴。

看到這,我不禁吹了一聲口哨。

悠依小姐您實在是太強了啊!!!!!!!!

我還以為您只是一介弱女子!!!!!!!

真沒想到您的身手還比想像中的還要更不凡!!!!!!!

此刻的我是真的打從心底向悠依小姐獻上至高無上的敬意啊!!

被悠依小姐所壓制的男子雖然備受屈辱,卻還是對著另兩名同伴喊:「喂!你們還站在那邊看幹嘛,快捉住她啊!!」

「啊…...是!」同伴們顯然是被悠依小姐的驚人之舉感到訝異不已,直到男子發出疑似求救的訊息才回過神來,兩人正要一人兩手抓住悠依的手臂時,忽然他們的頸部傳來一陣壓迫——像是從後面被掐住似的,兩人雖想掙扎卻徒勞無功。

「你們倆最好是乖乖束手就寢喔?不然我也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呢。」兩隻手就能緊掐著兩人的脖子,咖啡色的長髮綁成一束在後腦,不但赤腳且也僅穿著泳褲的犬黎對兩名同伴警告著。

「犬黎先生。」悠依小姐看見架住其他兩名同伴的犬黎後,放心地跟對方打了聲招呼。

「喲,悠依,妳身手也不錯呢,是誰教妳的呢?」像是初次見悠依小姐出手,犬黎讚嘆道。

「是……羽、羽祥……」悠依小姐說出對方的名字後,不知為何低下頭,臉頰逐漸泛紅,壓陣住的力氣也不自覺的放鬆了…...。

原以為這是個解脫的好機會,男子想順勢掙開悠依小姐的壓制,不料卻又有一股強而有力的力道鎮壓住他的行動,甚至比原本還更加讓他備受壓力。

一手穩穩地抓住悠依小姐一手所緊壓的雙手,頭髮依舊是隨風飄逸的狀態,精壯的身材因為沒著上衣而展露無遺,一身只穿泳褲及一腳涼鞋的羽祥,此時的表情卻是皺著眉頭,然後對悠依小姐說:「悠依,還是讓我來吧。」

悠依小姐看見自己正想著的人出現在自己面前後,嚇得連忙將雙手全鬆開,同時還很慌張地說:「對不起!剛剛有點疏忽……」

羽祥則是很順手的將另一手壓在男人的頭上,然後回答:「沒關係,下次不要大意就好了。」

悠依小姐點了點頭,然後看著羽祥跟犬黎各自架住幾個人,才像是忽然想到似的問:「那這些人該怎麼辦?」

「唔,交給我們處置如何?畢竟你們都有人出手,就只有我們沒有嘛~」狄歐走過來笑著建議。

「……只要給他們一點警告就行了吧?」犬黎不知為何汗顏的說出這句話,看來他也很清楚一旦這些人被交到我那兩個上司手上後下場會如何……。

想即此,我不禁汗顏。

因為在我加入這個新環境之前,也是經過了一番風風雨雨才得以走到這裡。

不過那又是另一段很長很長的故事了。

狄歐一副像是很可惜樣子(?),然後對著三個男人警告:「唔,好吧………喂,你們三個聽好了喔,敢再騷擾我們這群人,最好是以後走路小心點,免得明明走在人行道卻會被大卡車追撞、走在橋上橋會忽然斷裂、走在水裡被抓去當替死鬼了呢~誰叫你們一次惹上了藍斯瑟特、緋黎、翠里昂斯這三個家族的人。」

不,人家只惹上翠里昂斯而已好嗎。

有必要報仇做到人家走到哪就跟著報復到哪麼?!!!!

這也太可怕了吧!!

顯然是被這些威脅嚇到的男人們,就在犬黎跟羽祥鬆手後沒多久,就連看那些部下們連看都不敢看一眼,然後就落荒而逃了。這也證明他們也沒有多大的膽量,居然只是個口頭警告就嚇成這樣,不過實際上這些威脅也的確是會被辦到的……。

眼看他們被嚇跑後,狄歐立刻轉頭對其他人笑著說:「好了,我們總算可以放心好好玩了!不要因為這幾個小囉喽而破壞了興致嘛~」

我想此刻在場所有其他部下們跟我的感想都是一樣的。

除了……狄斯可能不是這麼認為的。

 

狄歐,根本是腹黑到骨子裡……。

 

待續 ——

Add A Comment: